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五章克制

第三百四十五章克制

  听到这句话,将臣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他有想过像叶南这样的神魂在之前的位面会是什么样级别的实力,可是却没有想到过会是位面顶尖的实力。

  在远古时期,这个位面也有很多强身选择去空间游历。

  也有听说过一个说法,就是一般位面顶级实力的人,或多或少拥有着那个位面气运的眷顾。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害怕域外天魔,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撞上了气运之子,遇到这样的人等于跟整个位面做对,基本上胜的可能会相当的小。

  当然,如果两个人都是受到位面气运眷顾的人就得看是谁的主场。

  如果都不是大家的主场,那比拼的就是位面实力。

  犼没有被封印以前也只不过是这个位面的强神之一,要说气运之子的话还轮不上。

  不用考虑主场,甚至位面实力的原因,光是这一点自己的胜算就要少很多。

  后面,如果想要处理叶南,还必须在其实力没有恢复之前才可以。

  将臣也能看出来!

  叶南的神魂极强,可是肉身相比起来就偏弱了许多。

  纵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叶南的力量应该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现在,要么跟叶南握手言和,不要跟这样的人做敌人。

  要么就还有一种结果,在叶南彻底恢复好之前将其彻底的解决掉。

  正常人考虑的话,选择握手言和的情况概率会比较多。

  可是犼不是正常的人,是魔神,是兽!

  这一刻,觉着又紧张又充满了好奇,似乎内心深处特别的想要去挑战一下这个所谓的位面之一。

  当即,也只是浅浅的考虑了一下,就在心里默默选择了第二种。

  现在不是适合动手的机会,将臣自然不会在这会儿动手,很快恢复过来眼底充满了跃跃欲试地光芒,“真的吗?那我就更加好奇了。”

  其实,关于自己身份出处的事叶南并没有想过要告诉谁。

  只是现在外域天魔的身份已经被座实了,再隐瞒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何不亮出自己的底牌,至少可以震慑一下对方。

  可是叶南没有想到,将臣反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充满了兴趣的样子。

  不过,心里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轻蔑地看了将臣一眼,紧接着视线慢慢移动到了始终站在石棺后面的手札上面,“话说回来,你也是本尊的。”

  绿衣少女闻言,瞳孔剧烈地收缩,“你……你认出来了……”

  从第一次进到这里,叶南就没有再看见过手札一眼,本来以为是被将臣藏在衣服里面了。

  没想到突然会跳出这个灵动的绿衣少女……

  当时进入这个山洞的就那么几个人,除了将臣这个地方还能有谁。

  而且,叶南是吞噬过手札灵气的,自然对这个味道比较熟悉了。

  几乎是绿衣少女出现的那一刻,叶南就已经认出来了。

  “手札!”

  叶南也没卖关子,而是直接了当地说道,“从来,已经吃到本尊嘴里的东西,从来没有能跑走的可能。”

  刚才考虑再三,觉着要想弄清楚将臣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破点就是这个行为有些反常的手札了。

  叶南第二次选择进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要把手札也带回去。

  当然,可能会遭到将臣的拒绝,但就算是试探也要这么做一次。

  手札因为以前吃过叶南的话,听到这话就想起自己差点被吞噬的画面。

  整个人害怕到下意识地后退……

  叶南试图绕过将臣,直逼手札而去。

  “你最好别蹬鼻子上脸!”

  脚步才抬起来,就被满脸怒气地将臣堵住了去路,“手札是本祖的东西,今天如果你再过分一点,那咱们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叶南知道,这个家伙是真的生气了,是真的如果自己敢把手札带走就立马打一架的样子。

  说起来,之前不管自己怎么挑衅,也没有听到将臣要鱼死网破的这种地步。

  甚至是摄灵如此威胁自己性命的东西,这家伙也只是表现的有点儿不甘心而已。

  那,看得出来,将臣至少是很需要手札的,毕竟能为了手札跟别人去拼命。

  “哦,看来这个小东西对你很重要。”

  叶南停住脚步,盛满笑意地眸子看了看怒不可遏的将臣。

  接着,又抬头看了一眼缩在后面一脸惊悚地绿衣少女,“你已经认出来这不是真正的将臣了吧?”

  你已经认出来这不是真正的将臣了吧?

  这话语气笃定,就像是叶南已经掌握了比较可靠的信息一般。

  一句话,绿衣少女将臣二人齐齐身体一僵。

  “叶南!”

  尤其是将臣,反应过来后整个人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大叫道,“不要太过分了,不要以为本祖没有脾气。”

  说实话,在炼化赢勾的真魂之前,叶南也的确不敢如此嚣张去面对这样的存在。

  那个时候,是不懂这个位面的法则,无法对力量做一个可靠的比对。

  可是在炼化赢勾之后,叶南发现自己的神魂,比起这些因为一个犼的部分而升华的真祖要强的多。

  纵然将臣是比较特别的真祖,可叶南也能判断出来。

  如果真的打起来,大家未必都能讨到好处,何况自己现在手里有三支箭。

  这个箭本来就是为了克制犼而生,那克制一下犼的部分又怎么了?

  再加上将臣也不敢对自己动手,所以才不觉着害怕了。

  面对将臣的威胁,叶南不为所动,继续用视线对后面的手札施加压力,“不如说说看,现在的将臣是谁啊。”

  “岂有此理!”

  将臣终是忍不住了,大喊一声直接出手。

  与此同时,三枚箭齐齐射向将臣,像是早就预料到箭会射过来一般,出手的同时将臣身影突然消失。

  只是虚晃一下,下一秒人已经到了叶南的左侧。

  此时的叶南肉身还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实力,可是神魂在将赢勾真魂炼化后提高了很多。

  能够在短瞬离体去攻击别人!

  不过,将臣的速度还是更快,锋利的爪直接抓到了叶南的肩膀。

  一瞬间,那种皮肉被撕裂的疼痛在肩头炸裂。

  可是下一秒,一把虚晃的手突然搭在了将臣的抓人的手腕处。

  只听到“卡擦”一声,将臣的手腕就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了下去。

  随着疼痛感送达,将臣浑身一怔,“怎么可能?”

  这具身体可以说是这个位面最坚硬的了,从来没有人在不借助神器的作用下,能徒手将自己的身体弄伤。

  刚才那一个虚晃,应该是这小子的神魂。

  所以,刚才单单是一个神魂,就把他的手腕轻松给捏断了。

  那,这个小子真实的实力能有多强,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绝对的压制。

  将臣不敢确定这点儿,更加不敢再出手。

  叶南也只是攻了一下,将将臣的手打断就没有再动作了。

  这样的神魂攻击,还是很耗费体力的。

  刘承祖不在身边的情况下,没有那种引魂之术,为了身体还不能太冒险。

  何况,刚才将臣那一抓,似乎跟别人的攻击不同。

  疼痛感更强烈,好像有种东西顺着伤口在一点点的渗入体内。

  现在还不是很适合继续打,如果对方收手的话,自己就适当控制下。

  至于将臣,在手腕塌陷的瞬间已经收回了手。

  现在二人也就是两两对峙,谁也没有再主动出手。

  可是将臣是绝对不会让人把手札拿走的,没有了手札的指引,很多事情处理起来,都要费劲很多。

  如此,对自己最初的计划影响是非常大的。

  考虑到叶南迟迟不肯动手的原因可能是跟自己一样的,对对方有所忌惮。

  “你拿不走它的,无论如何。”

  将臣也十分坚决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果要继续的话,那本祖只能继续奉陪了。”

  “如果本祖猜的不错,你现在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的过。”

  说罢,意味深长地看了叶南一眼继续道,

  “本祖也是一样的,能不打的情况本祖也不想给自己树敌,可要是有的人太过分不考虑后果的话。”

  “你要知道,本祖也不是那种怕事的人。”

  的确,将臣的猜测没有错,刚才抓出来的伤口越来越疼,体内的灵气也有混乱的迹象。

  叶南现在需要全力的控制灵气稳定,也不敢贸然出手。

  并且刚才将臣的速度的确很快,自己出手至少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

  这场计较是没有意义的,不过手札自己还是要的。

  纵然不是现在,以后也一定要拿到手里。

  “我说了,本尊吃到嘴里的肉不可能飞走的。”

  叶南心中衡量过后,决定先回去做个计划再说。

  说着,略带笑意地眼凉凉地扫过了手札,“今天就这样,下次……”

  手札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后面那半句话是什么,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说完,叶南就抱着铁罐子准备离开了。

  “等等!”

  将臣突然出声阻拦,等叶南停住脚步后,苦口婆心地说道,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咱们两个人不一定要成为敌人的。”

  “外域天魔,最好的归宿总是回去,这个位面的生死于你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想了想,将臣还是不想跟这种气运之子有矛盾。

  如果对方之后不针对自己的话,或许大家可以和平的相处。

  毕竟,外域天魔,不可能永远待在不属于自己的位面里。

  大多数外域天魔都是已经处于自己位面的巅峰,在没有上升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去别的位面游历来寻找新的机会。

  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位面的,如此大家其实没有什么矛盾冲突的。

  “你说的对。”

  叶南闻言,也点头表示同意,不过下一秒话锋一转直接说道,“如果是本尊刚到这个位面,或许会同意这个要求,可现在不行。”

  这话说完,把剩下的交给手札去解释,“至于为什么,你可以问问手札。”

  自己则直接跳进了潭中,离开了这个暗室。

  看起来,好像不太想跟将臣继续探讨这个问题的样子。

  实际上,不是叶南不想继续沟通,是从伤口进入的那股气攻击性越来越强。

  继续待下去势必要漏出破绽了,必须得赶紧走了。

  “为什么?他对这个位面有如此深的羁绊。”

  看着渐渐平静地潭面,将臣有些不太能理解地嘟囔道。

  手札知道是在问自己,便跟着解释道,“他在这个位面已经有了亲人朋友,这具身体也属于本位面,说起来是比较特别的天魔。”

  “哦?拥有本位面的肉身。”

  听到这话,将臣双眸一亮,心里似乎是有别的考虑,“那,他是只有神魂来此的。”

  只有神魂来此,实力必定打折很多,将臣心里重新对此燃起希望,“或许,有别的办法能对付这类型的天魔。”

  思忖着转身,一边儿走一边儿念叨,“本祖需要好好想想。”

  “主人,还有一个事我之前没来得及说。”

  这时手札突然出声,说道,“现在感觉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

  语气明显要严肃一点儿,表情也是特别沉重的。

  将臣回过神来,蹙眉问道,“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犹犹豫豫的。”

  “他并不是从位面中吸收灵气的,修炼功法似乎有点儿特别,可以从生魂中吸走灵气,甚至是拥有灵气的物什。”

  手札则是把自己跟着叶南这段时间看到的,详细的给将臣表述道,“这个位面的修炼法则对其没有限制,反而有加强。”

  说完,非常诚恳地提议道,“如果可以,我并不想要主人与此人为敌。”

  “看来,是真的很特别的一个人啊。”

  听到这话,将臣的表情也开始变的复杂起来,异端位面对其的修炼还有加强的作用,这种情况简直可以说是少之又少了。

  本来就已经是天之骄子了,在自己位面走到了巅峰,无法获得进步。

  换了个位面法则相似就算了,竟然还有加强?

  这只能说明叶南这个人更难对付了,比自己想象中的要难对付多了。

  将臣摇头,也觉着此事应该好好的去衡量一下的了,“本祖好好想想。”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