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六章惊讶

第三百四十六章惊讶

  离开山洞,叶南压制着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息赶紧回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时候没有手札来解答疑问,就只有回家找刘承祖了。

  在不知道此股气息是什么的情况下,还是不可以贸然行动。

  回到家,叶南直奔自己的二层小楼。

  现在因为叶南搬进这个小楼里,刘承祖也没事就待在这里,人少住着也舒服。

  平时,这个小楼是不需要别的阿姨保安来管理的。

  卫生也就都刘承祖一个人管,这老东西也乐得没人打扰,接受了处理卫生的安排。

  所以,叶南回去的时候,也就没人看到什么情况。

  因为整个二层小楼也没有什么佣人在。

  叶南一进屋,就往刘承祖住的卧室跑。

  推拉门,刘承祖此时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一手拿着张符纸对着手机直播呢。

  “不是老夫吹牛,一张只要188,保你家里干干净净,妖魔鬼怪不敢上门呐……”

  说的正起兴,听到门被人推开的动静,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叶南,感觉气色好像有点儿不对,当目光在移动到叶南肩膀上的伤时,更是连忙把正在直播的手机给关掉了,“老夫现在有点儿事就先挂了,各位粉丝朋友们,咱们下次再见。”

  手机上的直播一挂,刘承祖就赶紧丢到一边起来去扶叶南,“哎呀,老大,怎么搞的还受伤了呢。”

  叶南摆摆手,顺势坐在床上说道,“肩膀的地方是将臣所伤,现在有股怪异的气息侵袭入身体内部,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未可知。”

  “老夫来看看。”

  刘承祖闻言,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

  然后,将叶南肩膀处的衣服撕掉,一瞬间那块隐隐散发着黑气的溃烂伤口就出现在了二人视线之中。

  才多长的时间,指甲抓出来的洞已经溃烂不已,并且伤口那里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叶南倒是只觉着比平日受伤更疼,没注意到自己的伤口已经溃烂如此。

  看到这样的伤口,立马表情变的严肃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不出老夫所料的话,这伤口上应该是尸气。”

  刘承祖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表情严肃地说道,“老大,您刚才所说的那股窜入身体的气息应该也是尸气!”

  说罢,刘承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紧张地询问出声,“对了,话说回来,您应该有阻挡这股气体进入身体的吧?”

  尸气?叶南想到了那些被赢勾杀死的人,好像也是说感染到了尸气会产生变化还是什么。

  原来,进入自己身体的气体竟然是尸气。

  叶南点点头,配合地回答道,“嗯,已经压制了,没有让其蔓延入身体。”

  “那就好,还来得及。”

  刘承祖闻言,狠狠松了一口气,然后着急忙慌地交代了一句,“您稍微等小老儿一下,那股气息先尽量压制住。”

  “小老儿马上回来。”

  一边儿说,一边儿往屋子外面跑。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扛着一麻包鼓囊囊的东西回来了,直接往卧室里面的卫生间里面走,“老大,过来这边儿。”

  叶南跟着走进去,纳闷儿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糯米,去尸气的,您待会儿躺进去。”

  刘承祖把身上的麻包拿下来,口子对着浴缸一股脑地都倒了进去,很快糯米就填满了一整个浴缸。

  “好了,您先躺进去。”

  把糯米都倒进浴缸后,刘承祖坐了个请的姿势,说道,“可能会有点儿疼,但是稍微忍着点儿,需要泡到您感觉身体里的那股气息彻底消失才可以出来啊。”

  处理这种事情,刘承祖应该算是比较专业的。

  每个位面都有自己特色的法则,这种东西叶南也还是需要遵循这个位面的处理法则的。

  当然,或许自己可以用别的方式去把尸气逼除体外。

  可是要费的力气会更多一点儿,还不如听懂行的人的话。

  “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便配合地躺进了装满糯米的浴缸之中。

  起先还没什么,但随着身体渐渐没入浴缸的糯米,肩膀上的伤口开始剧烈的疼痛。

  那些靠近肩膀伤口的糯米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黑,看样子应该是起作用了。

  叶南忍受着疼痛,时不时调整一下自己的姿势,让新的糯米能够覆盖到伤口上面。

  刘承祖则坐在浴缸边缘,开始慢慢的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这几位真祖,除了后卿女魃外,剩下的两位都是吸食性的僵尸,赢勾需要饮用活人鲜血来维持自己的生机,其中对于将臣来说吸食人血不是必要的,可是这并不影响其伤害对活人身体的影响。”

  “赢勾也还好,可是将臣因为身体是犼的,可是兽类那种占有的本能也在其能力上有所体现。”

  “于是,被将臣伤到的人,都能或多或少的从中得到些许力量,可是因为人的身体并不能支撑这种神力,一旦被这种气息侵占身体就需要去吸食鲜血来维持身体的平衡。”

  “被这股力量侵占的结果就是,你会拥有认祖的本能。”

  说到这里,刘承祖长长吐了一口气,有些心有余悸地嘟囔道,“从今往后,看到将臣便会不受控制的听其的话。”

  叶南认真地听完,也还是感觉有点儿诧异的,“将臣还有这种本事?”

  在修仙界也有类似这样的修士,不过都是用摄魂的方法来驱使别人,或者是通过炼傀儡的方式达到这种目的。

  用力量的影响达到这种目的,叶南还是没有见过的,所以听到有点儿吃惊。

  “您的神魂虽然不是这个位面的,可是身体还是。”

  刘承祖点点头,继续说道,“故此还是会受到这个位面的影响,幸好及时压制住了,否则这具身体,就废了。”

  说的也是,自己的身体是这个位面的,那就还是能受到这个位面法则的限制。

  这个是不可避免的!

  “也是您!”

  看叶南半天没有回话,刘承祖觉着自己是不是说的过了,又及时补充了一句来吹捧一下叶南的应对举措比较明智,“不然,将臣的这股力量应当是十分霸道的,不至于拖这么久还能保持正常。”

  “嗯,当时感觉到就封住了其去路。”

  叶南倒是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心不在焉地点头应了一句,看了眼卫生间外面,提醒道,

  “对了,犼的残魂,又被我拿回来了。”

  “想个办法先压制起来,暂时不能交给将臣那里了。”

  都打成这样了,人家还能帮你处理麻烦嘛?

  听到这话,刘承祖倒是一点儿都不意外这罐子被拿回来了。

  只是颇有些好奇二人为什么会打起来,最后到底是谁占了上风,“你们是哪里没谈拢,才会如此大打出手的啊?”

  “哪里都没谈拢!”

  叶南摇摇头,长叹一口气,“现在的将臣,已经不是将臣了。”

  “嗯?现在的将……”

  刘承祖感觉没怎么听得懂,恍惚地跟着附和了一句,很快意识到不对,诧异道,“不对,您的意思是将臣被人夺舍了。”

  “这个还说不准,可是已经确定不是将臣了。”

  是不是夺舍,叶南还不能确定,不过关于将臣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基本上已经是确定的事情。

  将臣自己被戳破身份后,也没有再否认。

  到底是什么的原因呢?

  叶南眯着眼睛,总感觉答案其实已经就要呼之欲出了。

  刘承祖点点头,继续问道,“那您受伤了,那家伙呢?”

  不管是表情,还是语气都超紧张的。

  叶南如实回答道,“手腕儿被掰碎了,之后大家就互相没有动手了。”

  其实,叶南一直认为自己伤的更重,只是因为没有表现出来才躲过了一截。

  比起这些尸气侵体,掰了手腕那点儿伤根本不值得一提。

  可是刘承祖听到这话的时候,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您说,您把将臣的手腕儿给掰折了?”

  叶南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惊讶的,纳闷儿地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离开山洞,叶南压制着体内那股乱窜的气息赶紧回了自己的家里。

  这个时候没有手札来解答疑问,就只有回家找刘承祖了。

  在不知道此股气息是什么的情况下,还是不可以贸然行动。

  回到家,叶南直奔自己的二层小楼。

  现在因为叶南搬进这个小楼里,刘承祖也没事就待在这里,人少住着也舒服。

  平时,这个小楼是不需要别的阿姨保安来管理的。

  卫生也就都刘承祖一个人管,这老东西也乐得没人打扰,接受了处理卫生的安排。

  所以,叶南回去的时候,也就没人看到什么情况。

  因为整个二层小楼也没有什么佣人在。

  叶南一进屋,就往刘承祖住的卧室跑。

  推拉门,刘承祖此时正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一手拿着张符纸对着手机直播呢。

  “不是老夫吹牛,一张只要188,保你家里干干净净,妖魔鬼怪不敢上门呐……”

  说的正起兴,听到门被人推开的动静,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叶南,感觉气色好像有点儿不对,当目光在移动到叶南肩膀上的伤时,更是连忙把正在直播的手机给关掉了,“老夫现在有点儿事就先挂了,各位粉丝朋友们,咱们下次再见。”

  手机上的直播一挂,刘承祖就赶紧丢到一边起来去扶叶南,“哎呀,老大,怎么搞的还受伤了呢。”

  叶南摆摆手,顺势坐在床上说道,“肩膀的地方是将臣所伤,现在有股怪异的气息侵袭入身体内部,这股气息到底是什么现在还未可知。”

  “老夫来看看。”

  刘承祖闻言,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皱。

  然后,将叶南肩膀处的衣服撕掉,一瞬间那块隐隐散发着黑气的溃烂伤口就出现在了二人视线之中。

  才多长的时间,指甲抓出来的洞已经溃烂不已,并且伤口那里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叶南倒是只觉着比平日受伤更疼,没注意到自己的伤口已经溃烂如此。

  看到这样的伤口,立马表情变的严肃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不出老夫所料的话,这伤口上应该是尸气。”

  刘承祖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表情严肃地说道,“老大,您刚才所说的那股窜入身体的气息应该也是尸气!”

  说罢,刘承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紧张地询问出声,“对了,话说回来,您应该有阻挡这股气体进入身体的吧?”

  尸气?叶南想到了那些被赢勾杀死的人,好像也是说感染到了尸气会产生变化还是什么。

  原来,进入自己身体的气体竟然是尸气。

  叶南点点头,配合地回答道,“嗯,已经压制了,没有让其蔓延入身体。”

  “那就好,还来得及。”

  刘承祖闻言,狠狠松了一口气,然后着急忙慌地交代了一句,“您稍微等小老儿一下,那股气息先尽量压制住。”

  “小老儿马上回来。”

  一边儿说,一边儿往屋子外面跑。

  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扛着一麻包鼓囊囊的东西回来了,直接往卧室里面的卫生间里面走,“老大,过来这边儿。”

  叶南跟着走进去,纳闷儿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糯米,去尸气的,您待会儿躺进去。”

  刘承祖把身上的麻包拿下来,口子对着浴缸一股脑地都倒了进去,很快糯米就填满了一整个浴缸。

  “好了,您先躺进去。”

  把糯米都倒进浴缸后,刘承祖坐了个请的姿势,说道,“可能会有点儿疼,但是稍微忍着点儿,需要泡到您感觉身体里的那股气息彻底消失才可以出来啊。”

  处理这种事情,刘承祖应该算是比较专业的。

  每个位面都有自己特色的法则,这种东西叶南也还是需要遵循这个位面的处理法则的。

  当然,或许自己可以用别的方式去把尸气逼除体外。

  可是要费的力气会更多一点儿,还不如听懂行的人的话。

  “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便配合地躺进了装满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