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四十八章解释

第三百四十八章解释

  第二天,叶南在家里稍微修整了下。

  然后抱着笑笑去到主楼吃早餐,毕竟还是要多跟叶家母女两见面,以防长时间见不到会担心的嘛。

  至于抱着笑笑,是因为接下来的日子,叶南会经常带着这只猫的,早点儿让大家熟悉一下也好,反正笑笑现在的样子跟普通的猫也差不多了。

  都说女生抗拒不了可爱的小动物,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哇,猫啊。”

  叶北看到笑笑的第一眼,就瞪大眼睛伸过来手惊喜地作出抱抱的动作,“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个小家伙。”

  丝毫不介意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个小东西,也不介意笑笑的体型比一般的猫要大一点。

  可是笑笑似乎并不喜欢被别人抱,叫了一声就钻进了叶南怀抱的更深处,“喵呜~”

  “它可能还不是很习惯被陌生的人抱,多熟悉一下先。”

  感受着怀中小动物蠕动的动静,叶南笑着将其环住,挡了挡亲姐的手。

  紧跟着绕过叶北,就直接先一步往厨房走了,“这是前两天让刘承祖弄回来的,感觉就我们两个人待着没意思,养只猫也能有点乐趣。”

  叶北纵然再喜欢小动物也是,看得出来这动物认生,就不再强求。

  “也是,刘老先生年纪也大了,没有家人陪在身边呢。”

  跟在叶南身后,还不忘逗动那只躲起来的猫,一边儿逗一边儿表示理解地说道,“养只猫的话,也能理解的了。”

  正说着,叶南已经走到了餐厅门口。

  一眼就看到满脸惆怅坐在餐桌前的叶淑仪,面前的食物明显没怎么动过,气色也不好。

  听到动静,明明抬头看了一眼,看到叶南也没有打招呼,而是直接无视继续低着头想事情。

  “妈怎么回事?感觉情绪很不高,连招呼都不跟自己的儿子打。”

  叶南停住脚步,有些看不懂什么情况,纳闷儿地回头问道,“我不记得自己什么事得罪过这位老母亲啊。”

  这明显是对自己发脾气嘛!

  要知道叶淑仪平时不管什么时候,见到自己都是一脸笑容的,今天竟然无视。

  不是发脾气,又能是什么。

  “还不是子珍的事,妈妈把盖子交给谁都觉着不放心。”

  果然,叶北在一旁小声解释道,“你又宁可带个没关系的人,也不想带子珍一起走,肯定不开心啊。”

  还真是在跟自己闹脾气,竟然是为了子珍的事。

  这个叶南是真的无能为力,那个传送阵又不是自己的,也不是自己能够催动的东西。

  要是让端家帮这个忙,自己又要欠人家一份人情。

  何况修仙界这种地方,未必适合一个小孩子,再说这个子珍的根骨也不行,去那个地方未必过的比这里开心。

  “我也是没办法啊。”

  叶南无语,看了眼沉默不语地老母亲。

  最后,还是忍不住出声,将这件事给揽了下来,“那个,子珍的事,我问问上官家愿不愿意帮忙收留,熟悉的人帮忙收留大家心里也会比较放心一点。”

  恐怕,自己如果真的执意把刘子珍送出去,这个老母亲不知道怨恨自己多久了。

  “你说认真的?”

  听到这句话,叶淑仪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赶紧站起来欣喜地确认道,“上官家,那你去说嘛。”

  “除了我,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嘛。”

  叶南撇嘴,自己不去还能有谁?反正就权当是尽孝道了。

  叶南抱着笑笑走进去,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不以为意地说道,“行了,高兴一点儿吧,跟了上官家不会亏待这个丫头的。”

  上官家这种地方,本来平时收人的条件就很苛刻,也不是什么样的人能进去的。

  何况,上官的人品值的信任,把人托付过去一定是会好好照顾的。

  未必就会比跟着自己一家人过的差劲了。

  说起来这个子珍能有如此机遇,也要多亏叶淑仪。

  否则,叶南才不愿意开这个口呢。

  “说来也是,上官家算咱们半个亲戚,托付给亲家肯定是没问题的,顺便叫王妈一起过去帮忙照顾。”

  叶淑仪笑着坐下,对于这个建议也是比较满意的,当时也毫无顾忌地表示道,“我也考虑过这个想法,就是有点儿拉不下脸来。”

  纵然上官家算是亲戚,可是门第在叶淑仪眼里是比自己家高的。

  本来就可能被人瞧不上,现在去请上官家帮忙这种事情,以叶淑仪天生的骄傲来说是不可能办到的。

  到时候,还会让人家说叶南的母亲不懂事。

  可如果是叶南说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上官家的女婿,怎么说也是一家人。

  话语权比自己重,请自己的师傅,老丈人的父亲,帮个忙而已,无伤大雅。

  现在叶南愿意诉说,叶淑仪自然就跟高兴了。

  “没关系,我的脸不重要。

  叶南一手抱着猫,一手端起粥喝了口,简直是无言以对了,“您觉着开心就好。”

  反正,最后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叶淑仪开心。

  “嗯……如果能带上就更……”

  叶淑仪满意地点点头,话说到一半儿突然卡顿了。

  叶南还纳闷儿怎么回事,诧异地抬头发现自己的老母亲正盯着餐厅门口惊慌失措,“子珍?!”

  顺着叶淑仪的目光回头看过去,叶南这才看到站在门口那个小小的人。

  此时正穿着白色的公主裙睡衣,怀里还抱着一个洋娃娃,头发蓬松,一看就是刚睡醒。

  只是,一双大眼睛蓄满泪水,似乎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样子。

  不过,这小丫头还是在尽力忍着,装作没什么事似地跟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大姨,大哥大姐早上好。”

  到底是孩子,听语气明显有点儿哭音。

  “嗯,早。”

  叶南却是不以为然,一个无关的人而已,打了一声招呼就继续喝粥。

  与此同时,叶北已经起身招呼这小丫头上桌吃饭了。

  气氛一下子突然变得尴尬起来,没有人说话了。

  小丫头一勺一勺吃着饭,看起来特别的乖。

  如果不去看那随时都要下雨的眼睛话,还真是没有什么问题。

  很快,这顿饭安静的吃完了。

  子珍放下勺子,委屈地看了众人,最后还是没忍住哽咽地问道,“你们也不要子珍了吗?”

  “不是不要了,是我们要出个远门,所以先把你托付给亲家照顾一段时间。”

  叶淑仪一听这话心都碎了,连忙起身将小丫头抱起来轻声劝说道,“等我们回来,再把你接回来。”

  可是,这个似乎并不起什么作用。

  听到这话,子珍反而哭的更加大声了一些,“妈妈也是这么说的……可是最后就不见人了……”

  好吧,你老娘说谎话的确该委屈。

  可是现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说句良心话跟你本来不应该有这样的关系。

  只是因为这些人善良才会收留你而已,这并不能成为这丫头情感绑架的筹码。

  叶南是听不得小孩子哭,也对这个子珍向来都是无感的。

  “我吃饱了,还得去师傅家一趟。”

  当即,抱着猫起身就要往外走,“你们好好吃吧。”

  没走几步,就突然听到身后一阵惨烈地哭声,

  “大哥哥,子珍一定听话,不要把子珍送给别人。”

  “呜呜呜,子珍不想去别人家。”

  呵,送人?这丫头还真是会用词。

  话说回来,叶南根本不相信,这个子珍真的能单纯如斯。

  卖惨,装可怜,这丫头是一点儿都不收着。

  就算是小孩子单纯,可正是因为这种最原始的单纯,不可能在别人的家里感受不到不自在。

  寄人篱下,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吧?

  起先叶南看这丫头还算本分也就不说什么了,刚开始是为了知微开心。

  可是,显然这丫头在叶家过的太过顺利。

  用如鱼得水四个字来形容可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这样睿智聪敏的小孩子应该是懂得看眼色讨人欢喜的。

  现在用送人这样的话,无非是想获得同情。

  可惜用错了地方,叶南从来不是那种会同情别人的性格。

  “你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就连上官家都没得去,自己最好考虑清楚。”

  当即,停下脚步,转身不冷不热地说道,“我可不是你大姨大姐那么好说话,上官家如果再不想去,就跟王妈过吧。”

  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听到这话立马就闭了嘴。

  虽然还是在哽咽,但是已经明白在叶南面前哭是没有用的了。

  “你看看你,怎么跟孩子说话的。”

  叶淑仪看着小孩子这个样子心中不忍,连忙摆手催促道,“快走吧,我来给子珍解释,小丫头这么懂事,肯定能理解的。”

  叶南笑了,她自然是能理解的。

  现在选择愿意跟着上官家也不算差,也许上官的人不会像叶淑仪如此对待她,可要是真的再闹下去就连上官家都去不了了。

  说到底,还是该见好就收了。

  第二天,叶南在家里稍微修整了下。

  然后抱着笑笑去到主楼吃早餐,毕竟还是要多跟叶家母女两见面,以防长时间见不到会担心的嘛。

  至于抱着笑笑,是因为接下来的日子,叶南会经常带着这只猫的,早点儿让大家熟悉一下也好,反正笑笑现在的样子跟普通的猫也差不多了。

  都说女生抗拒不了可爱的小动物,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哇,猫啊。”

  叶北看到笑笑的第一眼,就瞪大眼睛伸过来手惊喜地作出抱抱的动作,“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一个小家伙。”

  丝毫不介意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个小东西,也不介意笑笑的体型比一般的猫要大一点。

  可是笑笑似乎并不喜欢被别人抱,叫了一声就钻进了叶南怀抱的更深处,“喵呜~”

  “它可能还不是很习惯被陌生的人抱,多熟悉一下先。”

  感受着怀中小动物蠕动的动静,叶南笑着将其环住,挡了挡亲姐的手。

  紧跟着绕过叶北,就直接先一步往厨房走了,“这是前两天让刘承祖弄回来的,感觉就我们两个人待着没意思,养只猫也能有点乐趣。”

  叶北纵然再喜欢小动物也是,看得出来这动物认生,就不再强求。

  “也是,刘老先生年纪也大了,没有家人陪在身边呢。”

  跟在叶南身后,还不忘逗动那只躲起来的猫,一边儿逗一边儿表示理解地说道,“养只猫的话,也能理解的了。”

  正说着,叶南已经走到了餐厅门口。

  一眼就看到满脸惆怅坐在餐桌前的叶淑仪,面前的食物明显没怎么动过,气色也不好。

  听到动静,明明抬头看了一眼,看到叶南也没有打招呼,而是直接无视继续低着头想事情。

  “妈怎么回事?感觉情绪很不高,连招呼都不跟自己的儿子打。”

  叶南停住脚步,有些看不懂什么情况,纳闷儿地回头问道,“我不记得自己什么事得罪过这位老母亲啊。”

  这明显是对自己发脾气嘛!

  要知道叶淑仪平时不管什么时候,见到自己都是一脸笑容的,今天竟然无视。

  不是发脾气,又能是什么。

  “还不是子珍的事,妈妈把盖子交给谁都觉着不放心。”

  果然,叶北在一旁小声解释道,“你又宁可带个没关系的人,也不想带子珍一起走,肯定不开心啊。”

  还真是在跟自己闹脾气,竟然是为了子珍的事。

  这个叶南是真的无能为力,那个传送阵又不是自己的,也不是自己能够催动的东西。

  要是让端家帮这个忙,自己又要欠人家一份人情。

  何况修仙界这种地方,未必适合一个小孩子,再说这个子珍的根骨也不行,去那个地方未必过的比这里开心。

  “我也是没办法啊。”

  叶南无语,看了眼沉默不语地老母亲。

  最后,还是忍不住出声,将这件事给揽了下来,“那个,子珍的事,我问问上官家愿不愿意帮忙收留,熟悉的人帮忙收留大家心里也会比较放心一点。”

  恐怕,自己如果真的执意把刘子珍送出去,这个老母亲不知道怨恨自己多久了。

  “你说认真的?”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