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五十二章找到了

第三百五十二章找到了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叶南看向了笑笑,打着比方询问道,“就好比……就好比能关联到别人,或者奇怪力量的存在这样……”

  这种感知叶南并没有过,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无法形容出具体。

  只能说个大概,让笑笑自己去感受。

  “我没有注意这个,除了爆发的力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笑笑一脸天真地摇摇头,明显对这个没有什么概念。

  说罢,还一脸好奇地反问道,“那我应该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么?”

  额,问谁呢?说的好像我知道一样……

  叶南撇撇嘴,明显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这个问题。

  “这个共情可能也是有点儿方法的。”

  最后还是刘承祖,摇了摇头解围说道,“笑笑刚开始做真祖,肯定还没有很适应,之后慢慢摸索了再说吧。”

  或许吧,刚刚成为真祖,对于这个力量还不知道该如何把握。

  也许给一定的时间让这个丫头去适应适应,就能够共情到其余真祖了。

  可是……现在依旧很危险……

  如果别的真祖能共情到笑笑,可是笑笑却不能的话……

  “好,这两天照顾好笑笑,如果有什么问题就跑回来,想办法联系我。”

  叶南点点头,叮嘱了几句,转身离开卧室,“我去找人把屋子修一修,免得被家怀疑出了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将臣复苏的暗室内。

  “好像……有新的真祖临世……”

  正闭眼修炼的将臣突然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地嘟囔道,“不会啊,这个位面不会有人能有灭了真祖并且夺舍的能力……”

  说罢,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整个人“霍”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不对,还有叶南手里那份真魂的残片。”

  那个残片是会主动寻找宿主,并且无差别跟宿主融合的。

  如果是叶南手里的那个真魂的残片,一切就比较好理解了。

  “我也担心的是这个!”

  一直跪坐在将臣旁边地绿衣少女表情也十分严峻,皱眉猜测道,“那个小子,不会是把真魂的残片给别的人了吧。”

  “说不准……”

  将臣摇摇头,现在也完全摸不清叶南行事的风格,“这个人行事向来没有什么章法,很有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不过,也没有关系。”

  绿衣少女点点头,对将臣的话表示认可,不过很快便也放松了,不以为然地出声说道,“普通人类就算融合了真魂的残片,实力也会比以往的真祖差很多。”

  “不对,不是普通人。”

  然而,将臣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只有语气还能听到一些沉重地意味,“我能感觉到,这一次的真祖强大异常。”

  真祖之间的确有共情,毕竟都是来源于一个魔神的血脉,不过这种能力只有在新的真祖诞生时才会强烈一些。

  平时大家如果不用一些特殊的方法,还是比较难启用这种血脉的共情联系。

  不过,今天的情况明显是有新的真祖诞生了。

  这也就注定将臣对于这种感知非常强烈,甚至能感知到对方力量的不俗。

  的确是非常不俗的力量,那绝对不是来源于人类的。

  “怎么可能?也不会是他自己融合掉的。”

  绿衣少女愣了愣,对此显然有点儿怀疑,“因为融合掉真魂的残片对其来说的确是没有特别大的实质性帮助。”

  近几百年灵气几乎走向了枯竭,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强大的异类诞生。

  之前的异类也都渐渐走向了消弭,除了叶南外自己并没有见过更强大的异类。

  所以,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会产生怀疑。

  “或许他身边还有没有什么异类?”

  将臣表现的还算是比较冷静,思忖着问道,“你在其身边那么久,有没有印象。”

  要说叶南身边有没有什么异类,那答案肯定是有的。

  毕竟,叶南就是靠吸收灵体的力量来提高自己初步的实力。

  当然还有一只猫异……

  “有倒是有的……不过……”

  绿衣少女回忆着,脑海中走去走马灯一样闪过许多人的面孔。

  最终,这个画面停留在了一只九尾黑猫的身上,“不对,他身边还有一只拥有九命猫妖真灵的异。”

  因为笑笑还没有成长起来,所以存在感并不是很强。

  如果不是遇到了叶南,根本也不会成为比较有威胁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手札没有第一瞬间想到笑笑的原因,可也正是因为叶南的存在,这个猫异苏醒了血脉。

  九命猫异的血脉,血脉也只是一方面而已。

  现在这个位面并不缺有血脉有天赋的异类,可是很难成长起来,发挥自己的血脉。

  本来也是不用被人注意的存在,可也是因为叶南让其快速的成长,几乎已经快修炼出了黑猫的真身。

  如此想来,恐怕还真的是个大麻烦了。

  “九命猫?这就很好解释了,如果血脉激活了的话……”

  闻言,将臣的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起来,“九尾狐一个级别的天赋大妖,算得上是远古兽种,比起赢勾后卿,的确要强很多,赢在了血脉上面。”

  “融合了真魂的残片后,恐怕这个九命猫的实力已经走到巅峰了。”

  绿衣少女缓缓起身,则是表情严肃地说道,“情况的确对我们非常不利!”

  现在的情况是,叶南那里等同于得到了一个实力不差的真祖支持。

  自己这里还是孤身一人,而且最终的目标也注定让自己跟别的真祖不可能和平相处。

  如此,要得到支持就是不可能的了。

  必须快一点儿,把自己要干的事都干完。

  “可惜了,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份炼化好的真魂残片……”

  将臣心中盘算着此事,表情渐渐变地扭曲了起来,“现在只能抓紧时间恢复,先去把女魃那的事情解决了。”

  “恐怕咱们的意图已经暴露了,对方也会打女魃的主意了。”

  可是绿衣少女,对此时的情况看法显然不是非常地乐观,“到时候说不来谁赢谁负。”

  ……

  “你这屋子是遭贼了吗?怎么能搞成这个样子哦。”

  叶北透过刘承祖破碎的窗户,看到一片狼藉地卧室内部,整个人地表情都变的不是很好了,“要不要报警?”

  在她看来,这屋子肯定是遭了贼。

  “如果真的是遭贼,前面的保安肯定知道的。”

  不过,叶南似乎并没有追究的打算,只是单纯的建议把屋子修好就行,“现在保安都说没有问题,那就是没什么问题了,老东西也不在家,也许是自己搞得,等人回来再说,先修屋子吧。”

  对,叶南把所有解释都推给了这间卧室的主人。

  这个时候刘承祖已经带着笑笑走了,反正人不在,锅随便推。

  如果刘承祖回来,叶北忘掉这件事就最好了。

  可如果忘不掉的话,就得辛苦刘承祖好好的来解释一下了。

  “你确定不需要好好的查一下?”

  叶北努了努嘴,明显不是非常赞成这个做法,“现在要是修也没问题,可是到时候就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

  现在外面危险的事那么多,还是需要好好排除一下。

  如果是往常,叶南自然觉着查一查没问题。

  可现在这件事叶南自己就是目睹的人,根本没有查的必要。

  如果真的要查,查出来点儿东西的话反而给自己添麻烦了。

  “不用查了。”

  叶南摆摆手,十分笃定地说道,“老东西也没啥值钱的物品,就这个屋子有情况,别的都没事,没问题的。”

  这么一听,好像也有那么点儿道理。

  如果真的是贼,没必要偷全家最穷的刘承祖吧……

  “好吧。”这个理由成功的说服了叶北,不过考虑到这里修理过程中会有点儿吵。

  最后,叶北还是邀请自己这个弟弟回到别墅主楼去住一段时间,“可是施工还是会有点儿吵,这两天搬到主楼住吧。”

  “知道了。”

  叶南点点头,反正也的确不是很喜欢太吵闹的环境。

  “对了,子珍的事已经跟师傅说过了,那里表示可以帮忙照顾。”

  说罢,突然想起子珍的事,给叶北稍微交代了两句,“你得空了给咱们的老母亲说一下啊。”

  这事还是叶北去说比较好一点儿,如果自己去的话反而又惹一身埋怨。

  毕竟要走的人是自己,不带子珍的也是自己。

  就算自己的这个老母亲碍于母子关系会听自己的话,可那副难过的神情自己看来还是会不忍心。

  不然,就按照之前的打算让王妈照顾子珍不是很好?

  要不是因为不想让叶淑仪难过,自己也懒得对上官开这个口。

  他现在是真的怕这个老母亲有什么别的诉求,自己又会不忍心拒绝……

  “哎,能去上官家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对于这件事,叶北也是长叹一口气,比较坚定地站在了叶南的立场,“不管是咱妈,还是子珍那丫头,都要觉得知足了。”

  当初收留子珍,是叶北最先想要做的。

  因为见不得这个跟自己有一半血液相同的小孩子流落在外,也成为这段失败婚姻的牺牲品。

  又或者是叶北同情这个孩子,跟自己一样被父母抛弃。

  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叶北收留了她。

  可这并不代表,在叶北心里面,这个孩子就能真正的成为叶家人了。

  现在,叶南明显有难处,作为姐姐肯定是向着弟弟的。

  更何况是在将子珍安顿好的前提下,自己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抛弃这个孩子。

  叶北对此没有任何愧疚,也不会有太多不舍。

  可是叶淑仪不一样,是一个做过母亲的人,也是一个极度善良的人。

  从接纳子珍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放下所有芥蒂,去照顾这个私生女。

  于是,在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想要把这个小孩子一起带走。

  因为,在其心里,这已经算是自己的孩子了。

  就算带不走,也一定要想办法给其最好的安排。

  可是这样,并不理智!

  叶南叶北作为儿女没有什么立场说,也不想让自己的母亲难过,大多数情况唯有听之,任之……

  不过,有时候还是会觉得非常无奈。

  听到有人如此说,叶南也是笑了笑,附和道,“这个家里也就你能拎的清了,但愿咱们的老母亲也能这么想。”

  是了,叶北的性格素来偏冷静理智一些,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仁至义尽了。

  “放心,在母亲眼里,咱们肯定是最亲的人。”

  叶北笑了笑,悄悄握住了叶南的手,语气十分坚定地说道,“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的,知道吗。”

  “我丝毫不怀疑这一点。”

  叶南感受着握着自己手心的那股力度,充满了坚定地感情,笑着附和道,“丝毫不怀疑,咱们三人之间的亲情。”

  “对了,蕴行打电话说,你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叶北闻言笑了笑,而后继续出声说道“不过还需要花点儿时间,可能三天左右能送回来吧。”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之前叶南最担心的就是东西找不齐全。

  三天后的话,时间应该还是能来的及。

  听到这话,叶南也是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呼,找到了就好。”

  叶南平时是很难被某些事情影响到情绪的,如今竟然松了一口气?

  说明这东西,对他还是比较重要的……

  叶北心生好奇,忍不住出声询问道,“你们找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这些就是炼丹的药材,是想送给暮婷作为结婚礼物的。

  当然,也因为叶淑仪母女两要一起去腾云大陆,所以这份礼物也有这母女两的一份儿。

  在那样的地方,人们大多都长寿,并且皮肉骨相都非常的优秀。

  有了这份礼物,至少能让这三个女人看起来跟当地土著的差距不是那么大。

  也就会比较融入当地的生活之中!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叶南故意卖了个关子,说道,“这礼物也有你的一份儿,到时候可不要惊喜过头了,毕竟能算得上是一份不错的大礼了吧?”

  说完,又自顾自地补充了一句,“至少是用钱买不到的礼物。”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