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七十章破灵

第三百七十章破灵

  诅咒的力量的确是很强大,并且来的莫名其妙,很难取消。

  如果不是这个位面灵气枯竭,这个位面的此类僵尸怕是不会少。

  可是,这个跟自己想知道的阴谋有什么具体的关系呢?

  叶南没有出声,继续等待后续的回答。

  “于是,将臣便去回收了这抹真魂,并且悄无声息的放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女魃也没有卖关子,大方的解释道,“用自己的灵力净化后卿的真魂,一直努力去炼化其,最终只留一抹魂。”

  听到这里,叶南好像抓住了点儿什么线索,“这抹后卿的真魂苏醒了,想占据这个身体?”

  赢勾进入别人的身体里面潜伏多年,不就是为了夺舍么。

  那也不能排除后卿会夺舍的可能,也许现在的将臣就是这家伙了。

  “不是,苏醒的是。”

  可是女魃非常肯定的否认了,继续自己的解释,“在自己原有的身体上,拥有属于自己的真魂,想不苏醒也很难吧?”

  话说到后面,把问题重新抛给叶南去想。

  不用怀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魂魄,就算是残缺的,也比外来的魂魄更加契合这具身体。

  因此,就会有很大的概率引发苏醒……

  这种事情在修仙界也是很多见的,倒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

  只是苏醒就苏醒,只要不为祸人间就好。

  可现在叶南最无法确定的就是,苏醒之后会不会作出什么偏激的行为。

  毕竟这是个上古魔神,性格乖张。

  如果没有力量遏制的话,如此性格将会惹出很大的麻烦来。

  叶南将纠缠自己已久的问题直接问出了口,“那这家伙现在是想干什么?”

  “想拥有全部的自己,把剩余的残魂回收,不过……”

  女魃坦然回答,说到一半儿,话峰陡转,“差的远了,魂魄的残缺,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苏醒的自己是从后卿那里来的三分之一。”

  就连后面的语气明显也是轻蔑,还有瞧不起,“说不定,也还在满世界的找后卿呢。”

  哦?这几句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儿大。

  不过基本帮叶南确认了很重要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将臣现在的确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了,二是最后一个真祖的下落,后卿也知道了。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说的就是这个。

  当然,如果女魃什么都知道的话,那应该就会明白大家共同的敌人就是将臣。

  也算是找到了共同话题,不至于聊的太尴尬。

  “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事。”

  叶南微微颔首,紧跟着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们知道的不多,可也能猜到一点儿,凭着这份猜测找到了这里。”

  “我知道。”

  女魃不以为然地回答道,说出了自己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有那么一段时间,感觉赢勾将臣离的很久,按照的本性自然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人。”

  说的不错,如果不是叶南亮出了底牌,加上将臣还没有恢复好,还真是没那么轻而易举就把赢勾的真魂带出来。

  既然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也有共同的目标……

  “你知道就好。”

  叶南也就不墨迹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找上来了吧?”

  本来是想逼着女魃跟自己站一个阵线的,谁成想对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突然出声问道,“你知道魔弓摄灵吗?”

  纵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叶南还是坦诚的亮出了自己的东西,“不仅知道,这次来还专门带过来了。”

  说着,便指了指背后的箱子说道,“箭都在背箱里面。”

  不成想,女魃直接问道,“哦?五支箭都有么!”

  五支箭?女魃怎么知道自己拥有的全部也只有五支箭。

  不是四支,也不是六支,说明其打心里认定自己拿不到第六支箭的。

  能如此肯定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女魃知道第六支箭在哪里。

  “我手里有五支,不过据我所知箭应该是有六支。”

  叶南心中一动,忍住内心的激动,假装没有听明白似地继续问道,“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开口就说五支箭。”

  “能打败的,只有自己……”

  女魃依旧是那副不好好回答问题的样子,自顾自地说着,“第六支箭叫破灵,需先吸收一抹魂才能解封,那支箭的下落估计全天下只有我能知道了。”

  果然,女魃知道这支箭的下落。

  叶南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上一任将臣倾其所有弄出了唯一能对付将臣的魔弓,可惜自己始终都差一支箭。

  那样就没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将臣,因为也说不准什么办法能将其彻底消灭。

  现在最起码找到了线索,能对付全盛时期的,再也不是无头苍蝇。

  最重要的是,女魃知道这么多,也知道最后一支箭在哪儿。

  这些都是上一任将臣说的,那是不是说明了一个问题……

  叶南心中想着,试探地问道,“我想那个神树将臣应该也安排好了,谁去做这支箭吧。”

  上一任将臣没有找别人,只找了女魃。

  并且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交待了出去,显然二人是达成了共识,并且也互相信任了。

  那这个需要去灭的真祖,应该就是女魃了。

  自己甚至都不用担心笑笑会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你是个聪明人。”

  女魃闻言,大笑称赞了两句。

  “当年神树的真灵发现自己体内的有苏醒之迹,也是在压制的过程中找寻对付的办法,可惜中间受了情伤,就自我牺牲了,没想到最终,也没能成。”

  紧接着,又颇为遗憾地表示道,“将臣还是跑出来了,最后的这条路还是要走。”

  话毕,白杨树突然从中间裂开,一支足足一米五六长短的粗箭嵌在其中。

  看箭身,有着木头专有的纹路,简单朴素一看就知道是木箭。

  可是,这看起来简单的箭,却给人中极强的压迫感,与此同时叶南都感觉到自己背后的箭箱都在跟着颤抖。

  箭之间的共鸣之感,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这支箭是神树的真身所铸,有些消灭邪祟的坚定意志,不管是什么邪祟碰到这支箭后就会立马灰飞烟灭。”

  下一秒,女魃的声音再次出现,不过却不是从树中心,而是从这把朴素的箭之中,“当然,要想消灭,还需要等此箭彻底苏醒才行。”

  叶南吃惊地盯着这支箭,几乎是用肯定地语气说道,“你已经入箭了,对吧?”

  女魃语气平静,那沙哑的音质倒是越发的清楚了,“从上一任将臣来这里那一次起,我就成了这最后一支箭,破灵!”

  诅咒的力量的确是很强大,并且来的莫名其妙,很难取消。

  如果不是这个位面灵气枯竭,这个位面的此类僵尸怕是不会少。

  可是,这个跟自己想知道的阴谋有什么具体的关系呢?

  叶南没有出声,继续等待后续的回答。

  “于是,将臣便去回收了这抹真魂,并且悄无声息的放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女魃也没有卖关子,大方的解释道,“用自己的灵力净化后卿的真魂,一直努力去炼化其,最终只留一抹魂。”

  听到这里,叶南好像抓住了点儿什么线索,“这抹后卿的真魂苏醒了,想占据这个身体?”

  赢勾进入别人的身体里面潜伏多年,不就是为了夺舍么。

  那也不能排除后卿会夺舍的可能,也许现在的将臣就是这家伙了。

  “不是,苏醒的是。”

  可是女魃非常肯定的否认了,继续自己的解释,“在自己原有的身体上,拥有属于自己的真魂,想不苏醒也很难吧?”

  话说到后面,把问题重新抛给叶南去想。

  不用怀疑,自己的身体,自己的魂魄,就算是残缺的,也比外来的魂魄更加契合这具身体。

  因此,就会有很大的概率引发苏醒……

  这种事情在修仙界也是很多见的,倒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

  只是苏醒就苏醒,只要不为祸人间就好。

  可现在叶南最无法确定的就是,苏醒之后会不会作出什么偏激的行为。

  毕竟这是个上古魔神,性格乖张。

  如果没有力量遏制的话,如此性格将会惹出很大的麻烦来。

  叶南将纠缠自己已久的问题直接问出了口,“那这家伙现在是想干什么?”

  “想拥有全部的自己,把剩余的残魂回收,不过……”

  女魃坦然回答,说到一半儿,话峰陡转,“差的远了,魂魄的残缺,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苏醒的自己是从后卿那里来的三分之一。”

  就连后面的语气明显也是轻蔑,还有瞧不起,“说不定,也还在满世界的找后卿呢。”

  哦?这几句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儿大。

  不过基本帮叶南确认了很重要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将臣现在的确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了,二是最后一个真祖的下落,后卿也知道了。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说的就是这个。

  当然,如果女魃什么都知道的话,那应该就会明白大家共同的敌人就是将臣。

  也算是找到了共同话题,不至于聊的太尴尬。

  “我们来这里,也是为了这事。”

  叶南微微颔首,紧跟着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我们知道的不多,可也能猜到一点儿,凭着这份猜测找到了这里。”

  “我知道。”

  女魃不以为然地回答道,说出了自己什么时候知道这事的,“有那么一段时间,感觉赢勾将臣离的很久,按照的本性自然是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人。”

  说的不错,如果不是叶南亮出了底牌,加上将臣还没有恢复好,还真是没那么轻而易举就把赢勾的真魂带出来。

  既然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也有共同的目标……

  “你知道就好。”

  叶南也就不墨迹了,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找上来了吧?”

  本来是想逼着女魃跟自己站一个阵线的,谁成想对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突然出声问道,“你知道魔弓摄灵吗?”

  纵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叶南还是坦诚的亮出了自己的东西,“不仅知道,这次来还专门带过来了。”

  说着,便指了指背后的箱子说道,“箭都在背箱里面。”

  不成想,女魃直接问道,“哦?五支箭都有么!”

  五支箭?女魃怎么知道自己拥有的全部也只有五支箭。

  不是四支,也不是六支,说明其打心里认定自己拿不到第六支箭的。

  能如此肯定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女魃知道第六支箭在哪里。

  “我手里有五支,不过据我所知箭应该是有六支。”

  叶南心中一动,忍住内心的激动,假装没有听明白似地继续问道,“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开口就说五支箭。”

  “能打败的,只有自己……”

  女魃依旧是那副不好好回答问题的样子,自顾自地说着,“第六支箭叫破灵,需先吸收一抹魂才能解封,那支箭的下落估计全天下只有我能知道了。”

  果然,女魃知道这支箭的下落。

  叶南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上一任将臣倾其所有弄出了唯一能对付将臣的魔弓,可惜自己始终都差一支箭。

  那样就没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将臣,因为也说不准什么办法能将其彻底消灭。

  现在最起码找到了线索,能对付全盛时期的,再也不是无头苍蝇。

  最重要的是,女魃知道这么多,也知道最后一支箭在哪儿。

  这些都是上一任将臣说的,那是不是说明了一个问题……

  叶南心中想着,试探地问道,“我想那个神树将臣应该也安排好了,谁去做这支箭吧。”

  上一任将臣没有找别人,只找了女魃。

  并且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交待了出去,显然二人是达成了共识,并且也互相信任了。

  那这个需要去灭的真祖,应该就是女魃了。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