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七十一章误会

第三百七十一章误会

  叶南这才恍然,怪不得刚才女魃那么问,“哦?还有这样的事!”

  看起来这对箭灵之间还有一个挺狗血的故事呢……

  “要不然我闲得慌,问你知道不知道两个箭灵的脾性?当初将臣交代这箭的时候就说了最难处理的就是这两支。”

  女魃有些无奈地回答道,然而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你现在竟然一同认主……”

  因为这两支箭已经吸了叶南的血,并且成功的将叶南拉入了意境之中。

  眼看着叶南突然身子僵住,然后普通僵尸一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并且左右两边的身子,一边儿快速被冰封,另外一边皮肤上则显示出了黑色的皱纹。

  半白半黑,看起来的确是够诡异的。

  “帮忙护好法,别让陌生人,还有野兽靠近。”

  女魃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对一起来的老东西喊了一声,然后白杨树的枝桠也快速延将二人包裹在枝桠围城的笼子中。

  结束后,才有些无奈,略带生气地埋怨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初生牛犊?这您可看走眼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就不乐意了,哪儿能这么说老大呢。

  “我们老大是域外天魔,真正的年岁近万年,且拥有的神魂之力足以叫将臣忌惮。”

  当即挺着胸膛信誓旦旦地对人家保证到,“如果他没办法解决这事,那这世上就不会有人能解决的了。”

  如果叶南在,还真得夸夸这老头,这老头儿先不管别的怎么样,觉悟就是要比一般人高很多的,比如在外人面前给自己吹彩虹屁这一点就让人很满意。

  与此同时,叶南的意识回到了自己浩瀚的识海之中。

  并且明显感觉到自己神魂的左半边有种寒意快速的侵蚀上来,另外的半边则是被一些黑色的藤蔓紧紧缠住,并且神魂有种石化的迹象。

  看来左边的是极寒,右边的是诅咒了。

  “这么不友好?上来就找事!”

  叶南摇摇头,声音虽然轻,可是能听出其心底隐藏的怒意,“一看你们就是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的家伙,以为谁都是好拿捏的柿子了。”

  话音刚落,下一秒叶南的神魂发力。

  不管是冰封,还是诅咒藤蔓在一瞬间消散的灰飞烟灭。

  在外面的人看来,叶南身体的冰冷,诅咒也都消失了,再次恢复正常。

  女魃看到这一幕略有震惊,果然很厉害……

  纵然刘承祖刚才吹了一波,可是女魃并没有真的完全相信,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存点儿疑惑的。

  就在刚才一瞬间,所有的疑惑都没了。

  也许这就是天意,除了那个人以外,能拿动魔兵的就是叶南了。

  叶南破解了两支箭的力量后,很快识海中多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

  黑色的那个长发飘飘,纵然一时半会儿看不清五官,可氤氲在黑气之中的体型却是婀娜多姿的。

  另外那个白色的身影,背对着黑影而立。

  看体型也绝对是一个型男了,不过应该是个古代的型男。

  看得出来这二人的纠葛应该有一段日子了……

  这时候,黑影沉声说了一句,“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让我们一起认主那是不可能的。”

  那白影听到这话,竟然也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我也是这个意思!”

  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谈情说爱来的,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修炼,还有百姓们的安居乐业啊。

  “呵,你们可能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叶南有点儿不太喜欢别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当即冷哼道,“还轮不到你们两个在这里呼风唤雨,指东指西的。”

  本来以为用这话可以吓唬到这二人,也许能对自己态度好点儿。

  “大不了就是死!”

  可谁想到黑影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道,“死,我也不会和这个负心汉共同认一个主人的。”

  死,那肯定是不能死的,死了还怎么消灭。

  叶南刚想去劝一句,就听到白影不服气地冷哼道,“呵?我是负心汉,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水性杨花的货色。”

  互相是一个看一个不顺眼,各种怼可还行。

  黑影听到别人污蔑自己,顿时气的跳起了脚,就差指着白影的鼻子大骂人家一顿了,“你再说一遍?”

  “住口!”

  叶南听着实在头疼,最后没办法只能选择调节二人之间的关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我觉着二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解开这个误会不好吗?”

  “误会?还有什么误会。”

  黑影冷哼一声,不容商量地回答道,“我们之间没有误会,只有仇恨。”

  有仇恨,那总得有个恨意出现的理由吧?

  这一个人说对方是负心汉,一个说对方水性杨花,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有误会的啊。

  怎么这两人却一点儿都不明白。

  “犯不着吧?听你们的话,明显是有误会的。”

  叶南无语,j尽量放平心劝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深爱过,又怎么会恨的这么厉害,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说罢,稍微顿了顿,好声好气地对二人说道,“如果真的是因为误会,早点儿解开不就好了么。”

  可是这句话说出去犹如石沉大海,二人根本没有一点儿回应,更没有丁点要配合的意思。

  叶南也是醉了,这不配合光靠自己一个人说也不行啊。

  那不就成独角戏了么……

  最后,叶南只能自己找由头,去帮着二人分析其中可能出现的误会,“你说这人是负心汉?这人是怎么负心的了,咱们说清楚不迷路啊。”

  “还能是怎么负心?”

  好在能有点儿用,黑影听到这话多少也算是给了点儿回应,“跟别的女人好了呗。”

  虽然这个回应给了跟没给也没什么区别,总好过一句话也不说是不是呢。

  “你放屁,明明是……”

  这话说完,白影气愤地大叫出声,“是你!游走在男人之间,戏耍我的感情好嘛,还有脸给别人安上负心汉的称呼。”

  叶南这才恍然,怪不得刚才女魃那么问,“哦?还有这样的事!”

  看起来这对箭灵之间还有一个挺狗血的故事呢……

  “要不然我闲得慌,问你知道不知道两个箭灵的脾性?当初将臣交代这箭的时候就说了最难处理的就是这两支。”

  女魃有些无奈地回答道,然而话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你现在竟然一同认主……”

  因为这两支箭已经吸了叶南的血,并且成功的将叶南拉入了意境之中。

  眼看着叶南突然身子僵住,然后普通僵尸一般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并且左右两边的身子,一边儿快速被冰封,另外一边皮肤上则显示出了黑色的皱纹。

  半白半黑,看起来的确是够诡异的。

  “帮忙护好法,别让陌生人,还有野兽靠近。”

  女魃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对一起来的老东西喊了一声,然后白杨树的枝桠也快速延将二人包裹在枝桠围城的笼子中。

  结束后,才有些无奈,略带生气地埋怨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初生牛犊?这您可看走眼了。”

  听到这话,刘承祖就不乐意了,哪儿能这么说老大呢。

  “我们老大是域外天魔,真正的年岁近万年,且拥有的神魂之力足以叫将臣忌惮。”

  当即挺着胸膛信誓旦旦地对人家保证到,“如果他没办法解决这事,那这世上就不会有人能解决的了。”

  如果叶南在,还真得夸夸这老头,这老头儿先不管别的怎么样,觉悟就是要比一般人高很多的,比如在外人面前给自己吹彩虹屁这一点就让人很满意。

  与此同时,叶南的意识回到了自己浩瀚的识海之中。

  并且明显感觉到自己神魂的左半边有种寒意快速的侵蚀上来,另外的半边则是被一些黑色的藤蔓紧紧缠住,并且神魂有种石化的迹象。

  看来左边的是极寒,右边的是诅咒了。

  “这么不友好?上来就找事!”

  叶南摇摇头,声音虽然轻,可是能听出其心底隐藏的怒意,“一看你们就是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的家伙,以为谁都是好拿捏的柿子了。”

  话音刚落,下一秒叶南的神魂发力。

  不管是冰封,还是诅咒藤蔓在一瞬间消散的灰飞烟灭。

  在外面的人看来,叶南身体的冰冷,诅咒也都消失了,再次恢复正常。

  女魃看到这一幕略有震惊,果然很厉害……

  纵然刘承祖刚才吹了一波,可是女魃并没有真的完全相信,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存点儿疑惑的。

  就在刚才一瞬间,所有的疑惑都没了。

  也许这就是天意,除了那个人以外,能拿动魔兵的就是叶南了。

  叶南破解了两支箭的力量后,很快识海中多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

  黑色的那个长发飘飘,纵然一时半会儿看不清五官,可氤氲在黑气之中的体型却是婀娜多姿的。

  另外那个白色的身影,背对着黑影而立。

  看体型也绝对是一个型男了,不过应该是个古代的型男。

  看得出来这二人的纠葛应该有一段日子了……

  这时候,黑影沉声说了一句,“有他没我,有我没他,让我们一起认主那是不可能的。”

  那白影听到这话,竟然也冷冰冰的回应了一句,“我也是这个意思!”

  这两个家伙,还真的是谈情说爱来的,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修炼,还有百姓们的安居乐业啊。

  “呵,你们可能忘了这里是谁的地盘。”

  叶南有点儿不太喜欢别人这么对自己说话,当即冷哼道,“还轮不到你们两个在这里呼风唤雨,指东指西的。”

  本来以为用这话可以吓唬到这二人,也许能对自己态度好点儿。

  “大不了就是死!”

  可谁想到黑影态度非常坚决地表示道,“死,我也不会和这个负心汉共同认一个主人的。”

  死,那肯定是不能死的,死了还怎么消灭。

  叶南刚想去劝一句,就听到白影不服气地冷哼道,“呵?我是负心汉,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水性杨花的货色。”

  互相是一个看一个不顺眼,各种怼可还行。

  黑影听到别人污蔑自己,顿时气的跳起了脚,就差指着白影的鼻子大骂人家一顿了,“你再说一遍?”

  “住口!”

  叶南听着实在头疼,最后没办法只能选择调节二人之间的关系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我觉着二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解开这个误会不好吗?”

  “误会?还有什么误会。”

  黑影冷哼一声,不容商量地回答道,“我们之间没有误会,只有仇恨。”

  有仇恨,那总得有个恨意出现的理由吧?

  这一个人说对方是负心汉,一个说对方水性杨花,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有误会的啊。

  怎么这两人却一点儿都不明白。

  “犯不着吧?听你们的话,明显是有误会的。”

  叶南无语,j尽量放平心劝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深爱过,又怎么会恨的这么厉害,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说罢,稍微顿了顿,好声好气地对二人说道,“如果真的是因为误会,早点儿解开不就好了么。”

  可是这句话说出去犹如石沉大海,二人根本没有一点儿回应,更没有丁点要配合的意思。

  叶南也是醉了,这不配合光靠自己一个人说也不行啊。

  那不就成独角戏了么……

  最后,叶南只能自己找由头,去帮着二人分析其中可能出现的误会,“你说这人是负心汉?这人是怎么负心的了,咱们说清楚不迷路啊。”

  “还能是怎么负心?”

  好在能有点儿用,黑影听到这话多少也算是给了点儿回应,“跟别的女人好了呗。”

  虽然这个回应给了跟没给也没什么区别,总好过一句话也不说是不是呢。

  “你放屁,明明是……”

  这话说完,白影气愤地大叫出声,“是你!游走在男人之间,戏耍我的感情好嘛,还有脸给别人安上负心汉的称呼。”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