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冥王归来 > 第三百七十三好久不见

第三百七十三好久不见

  叶南闻言,缓缓地坐起身来。

  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树枝牢笼是从白杨树上的枝桠而来的,破灵此时也正在树中间没有动弹分毫。

  “这场孽缘并没有那么难解决,当年将臣为什么不自己解决?”

  看了一眼破灵,叶南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非得留到现在呢?”

  毕竟,自己刚才解决这件事的时候好像也没费很多力气……

  这两个人就是一个误会,只要说清楚就好了,不至于没时间吧。

  “这五支箭并没有那么好认主,前三支想来你也体验到了。”

  女魃却是轻笑,别有深意地出声说道,“心智,能力,辨别力,是否具有大爱,又或者有无耐心等等……”

  的确是不太好认主,心魔考验的是心智,善攻算是种能力的考验……

  还有后面的等等,每一个支箭苏醒的方式,好像都像是一种考验。

  叶南隐约猜到点儿什么,小声确认道,“这是场考验?”

  “是,也不是……”

  女魃含糊地回应了一句,从别的方面对这件事进行了一个解释,“极寒,诅咒二箭从另外一层意义上来说应该是馈赠。”

  “馈赠?”

  对于这个回答叶南是实在想不太明白了,这摄灵是留着对付的,跟馈赠有什么关系?

  如果来一个稍微菜点儿的朋友,估计早就在这过程中把命搭上了,也就是叶南这个域外天魔,有主角光环加成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于是,对于这个馈赠实在是想不明白。

  “当然了,如果没有实力的人,可能在认主的那一刻就死了。”

  女魃经理所应当地回应了一句,紧跟着说道,“你没有,实力很不错,一瞬间就挡下来二箭要命的攻击。”

  那这个跟馈赠有什么关系呢?实力不错才能活下来,还是考验嘛……

  叶南愣了愣,还是没有想明白其中的用意,“这算是什么馈赠?听起来还像是考验。”

  “听我继续说完……”

  女魃出声示意不要着急,接下来才慢慢说起来关于馈赠的原因,“其余三支箭都跟将臣渊源颇深,恐怕旁人要用也不可能那般得心应手,唯独这两支箭几乎跟她没有任何情感,如果将臣本身出了什么意外对后面的人来说,在实力上通过考验的人就能够通过解决这场孽缘获得终于自己的灵器。”

  好吧,是想给后面的人真正终于自己的灵器。

  这么想的话的确是馈赠,可是拿到这份馈赠也太不容易了,稍有不慎性命就得交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也太草率了。

  哪有人能像自己一样,一路过关斩将的把这几支箭收在囊下。

  就刚才认主开始的一刹那,两支箭同时对自己发动攻击,叶南敢肯定在这个位面上除了自己不会有人能抵挡的住。

  或许那些远古留下的真祖有可能,但还剩几个真祖呢?

  显然,将臣的箭,也并不是留给真祖的。

  “可是,她怎么知道后面的人一定能解决这场孽缘。”

  叶南还是想不太明白,皱眉问道,“刚刚你不是说,连将臣都觉着二人的问题很棘手么……”

  “嗯,她是这么说的,这二人仇恨太深,牵扯旁人的问题太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化解,唯有用生死考验方可解局。”

  女魃并没有否认这个问题,可是接下来的回答也叫人没有那么难接受了,“都生死考验了,那可不是很棘手的意思么……”

  事关生死的话,那变数的确就多了。

  是自己运气比较好,解决这事可能没有费很多的力气,可也不能说这事就真的那么容易解决了。

  叶南被点醒,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现在,五支箭都已经苏醒了,应该怎么样让它们合为一呢。”

  看了看手里的箭,开始询问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叶南此行最终的目的,“时间不等人,咱们最好快一点把事情搞定。”

  “我知道,把那五支箭都拿给我来吧。”

  女魃也没有再拖沓,沉声说道,“组合好母弓,分别给每个位置插上箭。”

  说话的同时,白杨树粗壮的树干从中间彻底拉开。

  犹如一个柜子一般,展开后叶南发现白杨树内竟然有符合每支箭的凹槽存在。

  显然,这颗树就是为了融合六支箭而存在的样子。

  叶南将母弓组合好背在后面,然后根据凹槽的大小将每一支符合箭身的箭插进去。

  直到所有箭都插完,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

  才对着女魃说道,“是这样吗?!”

  “喵呜!”

  话刚说完,笑笑突然一声尖叫跳了起来。

  浑身炸毛的挡在叶南面前,杀气腾腾的望着笼子外面,放佛有什么很危险的东西在靠近。

  与此同时,女魃也变得非常紧张地说道,“完了,她来了,咱们必须得加快速度了。”

  白杨树干渐渐合起来,重新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一个完整粗壮的树干了。

  之前笼罩在叶南上方保护的枝桠也一点点的抽回……

  叶南心中隐约猜到点儿什么,不确定地问道,“谁来了?是将臣么!”

  “嗯,你帮忙拖著将臣,等六箭合一后会自己飞到你手里的。”

  女魃紧张地回应了一句,然后交待道,“我这里可能需要点儿时间,绝对不能被外面的因素打断。”

  这话说完,笼罩在头顶的枝桠已经全部退了回去。

  叶南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没想到在意识里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一夜。

  “好的,没问题。”

  回答了女魃后,叶南则挺直身子面对着笑笑看着的地方。

  果然,不出几分钟,将臣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叶南的视线之中。

  她已经换了现代人的装束,看起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旁边还跟着一个身着绿色连衣裙的小女孩。

  二人也看到了叶南,在那一瞬间齐齐的变了脸色,估计是没有想到叶南竟然先她们一步到了这里。

  叶南看着二人走近,然后面带微笑,礼貌地问候道,“好久不见,还真的是巧呢。”

  叶南闻言,缓缓地坐起身来。

  这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树枝牢笼是从白杨树上的枝桠而来的,破灵此时也正在树中间没有动弹分毫。

  “这场孽缘并没有那么难解决,当年将臣为什么不自己解决?”

  看了一眼破灵,叶南将自己心中的疑问说出来,“非得留到现在呢?”

  毕竟,自己刚才解决这件事的时候好像也没费很多力气……

  这两个人就是一个误会,只要说清楚就好了,不至于没时间吧。

  “这五支箭并没有那么好认主,前三支想来你也体验到了。”

  女魃却是轻笑,别有深意地出声说道,“心智,能力,辨别力,是否具有大爱,又或者有无耐心等等……”

  的确是不太好认主,心魔考验的是心智,善攻算是种能力的考验……

  还有后面的等等,每一个支箭苏醒的方式,好像都像是一种考验。

  叶南隐约猜到点儿什么,小声确认道,“这是场考验?”

  “是,也不是……”

  女魃含糊地回应了一句,从别的方面对这件事进行了一个解释,“极寒,诅咒二箭从另外一层意义上来说应该是馈赠。”

  “馈赠?”

  对于这个回答叶南是实在想不太明白了,这摄灵是留着对付的,跟馈赠有什么关系?

  如果来一个稍微菜点儿的朋友,估计早就在这过程中把命搭上了,也就是叶南这个域外天魔,有主角光环加成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于是,对于这个馈赠实在是想不明白。

  “当然了,如果没有实力的人,可能在认主的那一刻就死了。”

  女魃经理所应当地回应了一句,紧跟着说道,“你没有,实力很不错,一瞬间就挡下来二箭要命的攻击。”

  那这个跟馈赠有什么关系呢?实力不错才能活下来,还是考验嘛……

  叶南愣了愣,还是没有想明白其中的用意,“这算是什么馈赠?听起来还像是考验。”

  “听我继续说完……”

  女魃出声示意不要着急,接下来才慢慢说起来关于馈赠的原因,“其余三支箭都跟将臣渊源颇深,恐怕旁人要用也不可能那般得心应手,唯独这两支箭几乎跟她没有任何情感,如果将臣本身出了什么意外对后面的人来说,在实力上通过考验的人就能够通过解决这场孽缘获得终于自己的灵器。”

  好吧,是想给后面的人真正终于自己的灵器。

  这么想的话的确是馈赠,可是拿到这份馈赠也太不容易了,稍有不慎性命就得交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也太草率了。

  哪有人能像自己一样,一路过关斩将的把这几支箭收在囊下。

  就刚才认主开始的一刹那,两支箭同时对自己发动攻击,叶南敢肯定在这个位面上除了自己不会有人能抵挡的住。

  或许那些远古留下的真祖有可能,但还剩几个真祖呢?

  显然,将臣的箭,也并不是留给真祖的。

  “可是,她怎么知道后面的人一定能解决这场孽缘。”

  叶南还是想不太明白,皱眉问道,“刚刚你不是说,连将臣都觉着二人的问题很棘手么……”

  “嗯,她是这么说的,这二人仇恨太深,牵扯旁人的问题太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化解,唯有用生死考验方可解局。”

  女魃并没有否认这个问题,可是接下来的回答也叫人没有那么难接受了,“都生死考验了,那可不是很棘手的意思么……”

  事关生死的话,那变数的确就多了。

  是自己运气比较好,解决这事可能没有费很多的力气,可也不能说这事就真的那么容易解决了。

  叶南被点醒,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现在,五支箭都已经苏醒了,应该怎么样让它们合为一呢。”

  看了看手里的箭,开始询问最重要的问题,也是叶南此行最终的目的,“时间不等人,咱们最好快一点把事情搞定。”

  “我知道,把那五支箭都拿给我来吧。”

  女魃也没有再拖沓,沉声说道,“组合好母弓,分别给每个位置插上箭。”

  说话的同时,白杨树粗壮的树干从中间彻底拉开。

  犹如一个柜子一般,展开后叶南发现白杨树内竟然有符合每支箭的凹槽存在。

  显然,这颗树就是为了融合六支箭而存在的样子。

  叶南将母弓组合好背在后面,然后根据凹槽的大小将每一支符合箭身的箭插进去。

  直到所有箭都插完,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

  才对着女魃说道,“是这样吗?!”

  “喵呜!”

  话刚说完,笑笑突然一声尖叫跳了起来。

  浑身炸毛的挡在叶南面前,杀气腾腾的望着笼子外面,放佛有什么很危险的东西在靠近。

  与此同时,女魃也变得非常紧张地说道,“完了,她来了,咱们必须得加快速度了。”

  白杨树干渐渐合起来,重新变成了之前的样子,一个完整粗壮的树干了。

  之前笼罩在叶南上方保护的枝桠也一点点的抽回……

  叶南心中隐约猜到点儿什么,不确定地问道,“谁来了?是将臣么!”

  “嗯,你帮忙拖著将臣,等六箭合一后会自己飞到你手里的。”

  女魃紧张地回应了一句,然后交待道,“我这里可能需要点儿时间,绝对不能被外面的因素打断。”

  这话说完,笼罩在头顶的枝桠已经全部退了回去。

  叶南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没想到在意识里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竟然已经过了一夜。

  “好的,没问题。”

  回答了女魃后,叶南则挺直身子面对着笑笑看着的地方。

  果然,不出几分钟,将臣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叶南的视线之中。

  她已经换了现代人的装束,看起来就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旁边还跟着一个身着绿色连衣裙的小女孩。

  二人也看到了叶南,在那一瞬间齐齐的变了脸色,估计是没有想到叶南竟然先她们一步到了这里。

  叶南看着二人走近,然后面带微笑,礼貌地问候道,“好久不见,还真的是巧呢。”

看过《重生之冥王归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