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一章 嗨,酋长你好

第一章 嗨,酋长你好

  昏暗摇曳的灯光之下,一台产于五年前的组装电脑屏幕前,一个头发油腻,猥琐无比的中年大叔正在键盘上敲击着一段段的文字。

  只见中年大叔猛吸了一口烟,一边贱笑,一边打字如飞。

  大概是产生了幻觉,从屏幕中的WORD文档内飞出了一个小人,对着中年大叔吼叫着什么。

  “变态,你到底要换几个马甲?上本书你还叫土鸡呢!”小人跃到键盘之上吼道。

  中年大叔见状将上身靠在身后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弹了弹烟灰不屑的说道:

  “吵吵什么呢,哪个作者没几个马甲,哪个成功人士没几张身份证,这叫狡兔三窟,有备无患,明白没有?”

  “屁,人家成功人士那叫狡兔三窟,你丫的五年了,连100块钱的稿费都没挣到手过,键盘用的还是五年前买电脑送的双飞燕,说你是老扑街都是对扑街这个词的侮辱!”

  “NO、NO、NO,你不懂,据我的观察啊,那些一书封神的作者们,都有一个拉风透顶的艺名,上次那个土鸡,还有之前的笔名都太LOW了,注定扑街,所以我才新开一本嘛。”

  “你改名火鸡你就想火?成、成,你的名字我不管,但是你都换了七次笔名了,为什么我还是叫吴潇?”

  “我这次叫山鸡...”

  “你又改名了?”

  “这个嘛..”

  “说啊,山鸡!为什么我还叫吴潇!”

  “...”

  “哑巴了?”

  “...”

  “词穷了?”

  “...”

  “你不挺能编的吗?”

  “...”

  “你个老扑街!”

  “...”

  “活该你单身三十年!”

  “滚粗!我是作者,我说了算!叨叨个毛线!信不信我把你改名肖乌桂!”

  “嘿嘿,山鸡大大,别生气哈,打个商量呗,这次给我写的威风一些,牛掰一些啊,怼天怼地那种啊。”

  “就你?还怼天怼地?赶紧给我滚回文档里面去,我山鸡大神要开编了!”

  在被中年大叔一个脑崩弹回屏幕时,吴潇发出了最后的呐喊:

  “山鸡大大,这次给我多安排几个妹子啊,七本书了,我连女的都不知道长啥样啊!我不要当太监啊!”

  话音未落,只见屏幕中再次出几个人物,共同大喊道:

  “山鸡大大,这次也给我们安排妹子啊,孤独、寂寞、冷啊。”

  昏暗灯光下的房间内,气氛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将手中烟头一按,中年大叔拿起身后靠椅抡向电脑屏幕,嘴里喃喃道:

  “妹子,妹子,就知道妹子,老子至今单身,我还想知道妹子是啥样的呢,就你们,也配?”

  突然之间,屋内火花四溅,发散出一股浓浓的焦糊的气味。

  第二天,据京城TV午间新闻报道,插播了一条关于家庭用电安全的警示短消息,本市一位名叫吴潇的网文作者,因室内线路发生短路,于昨天深夜触电身亡,享年......

  ......

  “丫丫个呸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吴潇望着一望无际的草场,看了眼在身边随意游荡的牛羊马群,吐掉被北风吹进嘴中的泥沙,指着天空恨恨的骂道。

  无怪乎吴潇指着天空谩骂,此时方圆数里的草场内,只有吴潇一个人孤零零的身影。

  身穿破羊毛羊皮缝制的粗制大袄,勉强能抵消住刺骨的北风对身体的伤痕。

  手里拿着一根有很多年头的马鞭,吴潇能得出这个结论,完全是因为这个马鞭上早已经布满了乌黑的污渍,已经看不出马鞭原有的色彩。

  望着不甘于狭小的空间,从靴子破洞中漏出来透气的大拇指,吴潇无奈认清了一个现实。

  吴潇,穿越了

  没有激动,更没有冲动,有的只是无言的泪和绝望的呐喊。

  “贼老天,不带这么玩我呢吧!”

  “是,我是扑街一条,但起码我吃得饱,穿得暖吧。”

  “虽然我没有妹子,但起码我能从网上观看很多文艺片来学习怎么追妹子吧。”

  “不带这样的啊!”

  “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像我这样的老实人啊!”

  “为什么!”

  “不,我不甘心,我要回家,我要回去继续写作,我要成神!”

  “啊!啊!啊!”

  “我吴潇从小没偷看过妹子洗澡,打记事起每年压岁钱都是上交,我就连掉在地上的钱都从来不敢捡的啊!”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吴潇仰天长啸!嚎啕大哭!泪流满面!不能接受!

  哭累了,哭饿了,吴潇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望着天空中围着自己不断盘旋的秃鹫,吴潇知道,该吃点东西了。

  挣扎着爬起身来,吴潇慢慢走向一直待在旁边的一头枣红马,吴潇知道,食物就在马背上的布袋里面。

  虽然心情是无比的沮丧,吴潇还是强迫自己从布袋里面拿出食物,吴潇知道,如果自己不吃些东西补充能量,自己熬不过今晚的,草原的夜,太冷,会死人的那种冷。

  不吃食物补充能量的话,那样明天早上,在这片草场之上,只会留下一具被正在天上盘旋的那些秃鹫们,啃食的一干二净的尸骨。

  坐在身边草地里唯一的石头上,吴潇望着手中的食物两眼发呆。

  这是一块带着血红色,尚未完全风干的牛排。

  说牛排并不准确,其实是一整块完整的牛肋骨切割而成的肉干。

  吴潇不甘的将布袋翻了个底朝天,除了这块肉干和水袋外,没有别的任何食物。

  再次用尽全身力气,狠狠的冲着天空中的秃鹫竖了竖中指后,吴潇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从石头上滑落下来,瘫坐在草地之上。

  摇摇头,从脚上靴子的内层处抽出一把匕首,吴潇决定按照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藏民坐火车吃肉干的方式来完成这顿午餐。

  万幸的是,这把匕首算是把上等货,轻轻一削,吴潇就从肉干上切下了一片薄薄的牛肉片。

  小心翼翼的将肉片放进嘴中咀嚼,虽然没有完全风干,肉片有一股血腥的味道,但勉强还算可以忍受。

  连吃了五片牛肉后,吴潇拿起水袋唆了一口,不敢多喝,因为不知道这片草场有多大,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家在何方。

  继续吃了几片牛肉,勉强填饱肚子后,吴潇开启了对天空的再一次问候。

  “贼老天,不长眼啊,专坑老实人啊。”

  “别人穿越都是什么王公大臣,公子哥土老财,为什么我就得是一个放羊的?”

  不是穿越在繁华的首都,就是在地方的府县也好啊!

  “扑街就得是这个待遇吗?啊啊啊!”

  “......”

  当吴潇口干舌燥,决定结束今天的问候时,脑海里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嗨,酋长你好,您骂够了吗?”

  “谁?出来!”吴潇浑身一颤,向四周望去,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吴潇不禁紧握住手中匕首,冲着周边空气厉声喝问道:

  “你到底是人是鬼,敢不敢出来跟我吴潇比划比划!”

  “......”

  “老子穿越了还是个扑街仔,还有什么怕的,出来呀!”

  “真TM智障!”

  “谁!缩头缩尾的家伙,敢骂人就得有胆现身啊,藏着掖着算什么好汉!”

  “智障!不愧是扑街!老子就在你的脑子里面!”

  “啥?”吴潇觉得脑子有点短路,继续攥紧匕首说道:“别拿老实人开涮,赶紧出来!”

  “智障,我就在你的脑子里啊,认真听好了,我就是无所不能,毁天灭地的系统大人,也是你口中不断问候的老天爷派我过来的,现在,听明白了?”

  “what?真的?感谢老天爷!我吴某人也有扑街翻身的一天啊,老天爷待我不薄,吴潇向您深刻道歉,哇哈哈!”

  吴双手猛搓,饱含期待的说道:

  “这个,系统大人,貌似开始的时候你是喊我酋长吧,那个,我是不是很有钱?花不完的那种?手下有很多马仔?宫殿里有很多妃子的那种?对不对?”

  吴潇深情的望着四周那成百上千的牛羊马群,喃喃自语道:

  “看这样子,我貌似是个草原部落的酋长啊,貌似部落应该很富有吧,我这是直接人生巅峰啊,我回去后要喝马奶酒,喝醉的那种,哈哈。”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系统不屑地说道:“尊敬的吴潇酋长大人,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您的各项数据吧,我已经按捺不住要帮着您一起去争霸天下了!”

  只见吴潇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面数据图表。

  宿主:吴潇

  性别:男

  年龄:16

  头衔:酋长

  财富值:0金币

  时间:公元1444年

  势力:华夏人,莫桑族现任酋长,部落现有领民三十人,领地1.5平方公里,无具备特殊技能的领民。

  综合实力评分:噩梦级,G—级,简称战五渣。

  友情提示:根据该势力情况,预计将于两星期后被现在所依附的莱恩部落吞并灭亡。

  备注:鉴于宿主第一次接收系统,财富值有限,未避免收到差评,本次友情提示免费赠送。

  ......

  在静默了半小时后,吴潇犹豫的说道:系统,能问个问题吗?”

  “说吧,听着呢。”

  “就是...那个...财富值有限是啥意思?”

  “你真的是智障吗?就是字面意思。”

  望着数据图上,突然间加粗、涂黄、不停变色的财富值:0金币这几个字,吴潇摸索着从破羊袄的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问道:

  “喏,这不是金币吗?”

  脑海里传来系统的一声长叹:“那是假的,这具身体之前被骗了,智障。”

  “......”

  “吴潇”

  “在呢,说吧。”

  “你能把你之前问候老天的话再说一遍吗?”

  “为什么?”

  “我想学!”

  “....好吧,你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大声说。”

  “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贼老天!我XXXXXX”

  “贼老天!我XXXXXX”

  “非得坑我这老实人吗?”

  “非得坑我这老实系统吗?”

  “......”

  “......”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