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五章 兵法有云

第五章 兵法有云

  莫桑部落东北方向5公里处,一片半人高的小土坡后面,身穿破羊皮大袄的吴潇,头上戴着用青草胡乱编成的草帽,伸出半个脑袋,望着草坡对面的方向,正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天霸,他们走到哪了?”

  “把你耳朵贴在地上,

  听到马蹄声了吗?

  肥羊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但是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啊。”

  “动霸,你身为一个部落酋长,

  怎么连这么点的忍耐力都没有!

  真是丢统治阶级的脸面!”

  “丢毛线啊丢!

  人有三急知道不?

  而且我这可是大号!

  不跟你扯了,我速战速决!”

  如果系统有脸的话,吴潇相信,天霸的脸现在一定是绿色的,没办法,屎可忍,尿可忍,屎尿不可忍啊。

  说时迟,那时快,草坡后面传来几声卟卟的声音,并伴随着吴潇发出满足的啊啊声。

  过得片刻,听着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吴潇苦着脸说道:

  “天霸,

  给变一卷卫生纸出来吧,

  忘了带树叶了...”

  “卫生纸变不出来的,

  随便用啥都行,

  赶紧的吧,

  对面的前锋还有五百米就到了。”

  “卫生纸也算是军用物资吧,

  你咋就变不出来呢,

  我出金币还不成啊。”

  “别墨迹了,

  我看你脚下的土疙瘩就不错,

  再磨蹭,肥羊就从你身边跑走了!”

  “算你狠!

  干完这票,

  说啥我也得去买上一帐篷的纸当厕纸!”

  “智障!

  一帐篷的纸比眼前的肥羊贵得多了!”

  “哼!”

  逼不得已,吴潇只好捡了两块土疙瘩来解决个人卫生问题。

  正当吴潇擦拭完毕,随手将土疙瘩扔到外面,站起来穿裤子时。

  却听到了土坡前传来了一声惊呼:

  “是谁!敢袭击达萨比亚大人!”

  望着土坡前的两位骑士装扮的人,吴潇脸色尴尬的打招呼道:

  “嗨,达萨比亚,万分抱歉,

  这是一个误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了看手中抓住的一块土疙瘩,达萨比亚愤怒的吼道:

  “吴潇!

  我要杀了你!”

  达萨比亚抽出佩戴的大弯刀,狠狠的向吴潇砍去,堪堪躲过达萨比亚的第一刀,吴潇撒腿就跑,气急败坏的吼道:

  “天霸,我差点被人砍死!

  我花钱雇的雇佣军呢!”

  “...”

  得不到系统的回应,吴潇不敢回头,使出吃奶得劲向前奔跑着,跑着跑着,却发现达萨比亚并没有追上来。

  扭头看去,正有一群手持刀、盾的队伍,将达萨比亚两人围了起来,在外围,更是浮现了大队的人马。

  吴潇明白,他的雇佣军到了。

  “天霸,丫丫呸的,

  你差点吓死我!”

  “这只是对你身为酋长,却毫无自制能力的小小惩罚。”

  “我要求你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呵呵,你认为可能吗?”

  “算了,我先去会会这具身体的旧识,这个莱恩部落的傻大个,达萨比亚吧。”

  昨天在与系统达成一起干一票的协议后,浑身疲惫的吴潇倒头就睡,没想到,却在梦中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完成了记忆的融合。

  今天一早醒来后,忍住头疼欲裂的感觉,吴潇掀开上衣,在身体的心脏处,发现了一处刀痕,吴晓明白,昨天晚上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根据梦中原主人的话,原主人忍受不了莫桑部落日渐削弱的情形,受够了东躲西藏四处迁移的生活,对部落的复兴感到绝望,于是,在外出放牧的时候,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巧合的是,吴潇正好穿越到这具身体上,在梦中,本打算抛弃这个弱小的部落,将部落财产打包卖给系统后,一跑了之的吴潇。

  向对方做出了将莫桑部落再次复兴的承诺,从而完成了与对方记忆的成功融合。

  面前被围住的达萨比亚,恰恰是这具身体的旧识。

  毕竟,十二岁那年,在莱恩部落前来向莫桑部落进贡时,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戏耍了对方,并让小马驹在对方的脸上留下了一排印记。

  “嗨,达萨比亚,

  你还是这么的愚蠢,

  空长了这幅高大的皮囊啊。”

  望着被解除武装,押到自己身前的达萨比亚,吴潇忍不住调侃道。

  “吴潇,你还是这么的卑鄙!

  你们莫桑部落不是就只剩下三十人了吗“

  你哪来的这么多的勇士!

  而且还是萨莱、阿姆利和彼尔姆三个部落的人!

  他们怎么可能与你这注定灭亡的蝼蚁联盟!”

  拿起达萨比亚佩带的弯刀,拍打在达萨比亚的皮甲之上,吴潇轻蔑的说道:

  “还记得草原上的一句俗语吗?

  打你准备去打猎的时候,

  要小心被看上去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将你击败,

  一切,小心为上。”

  望着不远处卷起的烟尘,吴潇并不打算对达萨比亚解释什么,示意将对方押下去后,吴潇拍了拍身上的土,手拿弯刀,迎着烟尘走了上去。

  ...

  “吁!

  全军停步!”

  看到前面黑压压的部队,正在迎着自己的队伍走来,莱恩部落的外事官比桑传令全军暂停行军。

  莱恩部落的侦察骑兵向前观察后,回到毕桑的身边惊慌的汇报道:

  “不好了,比桑大人,

  对面有整整200名彼尔姆游骑,150名萨莱草原步兵和150名阿姆利弓箭手!

  我们只有120人,是战是退,还请您尽快下令!”

  可惜,在莱恩部落中只是外事官,并不是将领的比桑,缺乏必要的决断,且仍在被眼前的一切震惊着,喃喃说道:

  “怎么会这样,昨天上午去莫桑部落的使者亲眼看到的,莫桑就剩下三十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而且还是彼尔姆等三个部落的武力!”

  由于比桑的犹豫,这只计划在莫桑部落的营地举办宴会的队伍,再也没有了后退的机会。

  见对方居然没有逃跑,暗叹了句对方的武勇后,吴潇命令手下的这只高价雇佣军们,团团围住了对方。

  150人的萨莱草原步兵方阵在前,150人的阿姆利弓箭手方阵在后,堵住了莱恩队伍前进的方向。

  而莱恩队伍的身后,200名彼尔姆游骑抽出雪白的马刀,齐齐将马头昂起,封堵了比桑等人的退路。

  孙子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在吴潇理解看来,打仗,尤其是1444年这个中世纪时代,同等的装备下,就是一句话,

  兵法有云,人多欺负人少!

  古人诚不欺我!

  对面这只肥羊,插翅难逃!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