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六章 活下去

第六章 活下去

  “吴潇!

  按照草原上的习俗,

  如果你允许我们离去,

  那么,我会将所有的财物都交给你,

  作为我们这些人的赎身费用和买路钱,

  你看如何?”

  坐在马背上的比桑,拽紧坐骑的缰绳,冲着五十步外的吴潇喊道。

  将头上带着的草帽扔向比桑,感受着脑海中原主人的记忆,吴潇举起手中的弯刀,高声说道:

  “诺盖汗王的生辰使者,莱恩部落的外事官,尊敬的比桑大人,

  再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正好有一个问题请你先回答一下。”

  感觉有戏的比桑,驾驭着坐骑向前几步后说道:

  “只要能放我们离去,几个问题都不是问题。”

  吴潇咧咧嘴笑道:

  “是吗?

  那请问三年前,在里海之畔,

  阿比酋长向你提出赎身的要求时,

  你为什么要让莱恩部落的酋长拒绝呢?

  更何况,听达萨比亚说了,你不是打算在莫桑部落举办宴会的吗?

  你不是打算让我们莫桑部落的姑娘们跳舞暖床吗?”

  听罢吴潇的回答后,比桑明白谈判已经破裂,只见比桑俯身吩咐几句后,比桑队伍内的士兵们,全部亮出了弯刀和短剑,在阳光的照射下,徐徐生辉。

  望着对面逐渐抬起的马头,吴潇冷笑一声,扬起手中的弯刀,呼喊道:

  “全军出击!

  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用手中的刀拍打着手里的盾,萨莱草原步兵方阵,迈着缓缓有力的步伐,向着莱恩部落的队伍前进。

  身后是阿姆利的弓箭手们,将弓身扬起后,一一拉满弓弦,从箭筒内拿出羽箭,放置在拉满的弓弦之上。

  “放箭!”

  随着吴潇的命令,如雨的羽箭射向对面,部分没穿甲衣的莱恩部落士兵,随着噗噗的羽箭入肉的声音,倒在了通往莫桑部落的草地之上。

  比桑身边的护卫们在比桑马前形成了一道人墙,纷纷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将射向比桑的羽箭一一挡落。

  一只羽箭贯穿了没有甲衣防护的脖颈,比桑面前的骑士握紧脖颈前面的箭杆,歪着头栽了下去。

  毕竟是草原上成长的官员,虽然是文臣性质的外事官,但在目睹了脖颈被洞穿的骑士惨状后,比桑顷刻间有了决断。

  “传我命令,全军调转马头!

  向左右两侧分散突击!

  甩开这些步兵和弓箭手!

  向着部落的方向突围!”

  望着已经前进到面前三十步,正在起跑准备冲锋的萨莱步兵方阵,比桑用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拍打着身下的坐骑,补充了最后一条命令:

  “凡是突围出去的勇士,要回到部落,让部落酋长向诺盖汗王报讯,莫桑部落反了!让汗王发兵浇灭莫桑!为今日的勇士们复仇!”

  可惜,比桑的命令正常情况下本身没有错误,但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在面对包围时,四散而逃确实能够增大逃生的几率,确保有人能够成功逃出去,并将消息回报给莱恩部落。

  但是,比桑毕竟不是将领,他忘记了彼尔姆游骑的看家本领,那就是游击,缠斗,追敌!

  虽然这只是系统提供的最低级的骑兵,但游骑毕竟是游骑。

  莱恩部落的外事官,比桑却没有机会为了自己的错误命令而后悔了。

  当比桑眼睁睁看着向外突围的部族骑兵,被彼尔姆游骑一一斩落马下,面部逐渐变得狰狞,咬牙转回马头,准备找吴潇拼命的时候。

  三只阿姆利弓手射出的羽箭,分别射中了比桑的面门、脖颈和身下的马头。

  闷哼一声,比桑从马上坠落,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

  当比桑坠马死亡后,部分突围不成的莱恩骑兵们,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纷纷调下马来,跪在地上,将弯刀等兵器扔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高喊着愿意投降。

  待最后一个奋力突围的莱恩部落骑兵,被彼尔姆游骑在两里外追上砍杀后,战场之上仅剩下吴潇和他的雇佣军,以及二十四名跪地投降的莱恩士兵。

  吩咐系统指挥雇佣军,将投降的莱恩部落士兵们的武器,和马匹都收拢在一起后,吴潇为怎么处理这些人犯了愁。

  “天霸,

  你说这些人怎么处理?”

  吴潇无奈的向系统寻求处理的办法。

  脑海里只是传来系统有些冰冷的声音:

  “你觉得,

  如果是你现在正在跪地投降,

  你觉得比桑他们会放过你吗?”

  “他们会放过我吗?”

  吴潇走到比桑落马的地方,看着染血的草地上,比桑额头、脖颈仍在向外冒着血泡,而比桑倒地的坐骑,在抽搐了一段时间后,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细细看去,竟觉得眼前的这一切,有那么一丝安静和祥和的诡异气氛。

  蹲下身去,吴潇伸手去将比桑那仍睁开的双眼合上,喃喃说道:

  “比桑,你可知道?

  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父亲,就是被你的侍从的战马活活踏死的啊。”

  站起身来,吴潇指着比桑他们来时的方向命令道:

  “萨莱步兵和阿姆利弓手们留在此处,

  彼尔姆游骑们,

  消灭押运诺盖汗王礼物的队伍,

  准备收取我们此战的战利品吧。”

  目送彼尔姆游骑呼啸着战马,向东北方向疾驰而去后,吴潇吩咐萨莱步兵们,监督那些降兵们在此处的草地之上,挖一个巨大的深坑。

  并将那些战死的莱恩部落士卒的尸体,连同十二位死去的雇佣军的尸体,一同埋葬起来。

  毕竟身上流着的是华夏的血脉啊,人死安葬的观念,吴潇是深深认同的。

  毕竟无论是哪种死法,暴尸荒野,被鸟兽餐食,还是过于凄惨了些。

  万物从土中来,那就归于土中去吧。

  待亡者的尸体均埋葬完毕后,吴潇吩咐降兵们在旁边再挖一个小一些的坑。

  大概是猜到了什么,部分降兵们拒绝执行,但在被砍杀了几人后,降兵们不再反抗,反而是将坑洞挖的很是平整。

  在草场上,除了吴潇的呼吸声外,只有那些降兵们偶尔发出的哭泣之声。

  默默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吴潇没有更好的选择,部落里只剩下三十个人,而男丁更是只剩下七个人,

  这些降兵,现在的莫桑部落,消化不掉的。

  转过身去,当再也听不到呜咽声后,吴潇无奈的自言自语道:

  “谁都没有错,

  但谁也都有错,

  这一切,

  其实都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落后的生产力,

  无法供应过多的人口,

  杀戮,在中世纪的这边土地上,

  注定,无法避免。”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