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七章 狂欢后的争执

第七章 狂欢后的争执

  “听说了吗?

  咱们的酋长大人结交了一批神秘的朋友,

  就在今天下午,全歼了来咱们部落收取诺盖汗王生辰礼品的部队呢。”

  莫桑部落的营地最中央,竖起了一口许久未曾用过的大锅,锅边站着两位粗壮的妇人。

  一人将锅内刷洗干净后,向锅内倒满清水,另一人则正在向锅下放置劈好的木柴和晒干的杂草。

  此时这两人,正在窃窃私语。

  烧火的妇人说完后,倒水的妇人随意的在身上破旧的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渍,撇嘴说道:

  “这还需要听说吗?

  阿巴亚都已经将吴潇酋长的命令传回来了,并且将部落中的男丁和健妇们都喊走了呢,

  你没见阿巴亚撵回来的那群足有100只的羊群吗?”

  烧火的妇人陪笑着说道:

  “真的不敢想呢,自从阿比酋长战死以后,

  这三年来,咱们莫桑一直是在东躲西藏呢,许久没有这么大的胜利了呢。”

  倒水的妇人神气的说道:

  “那还用说,阿比酋长的眼光那是没的说呢,

  前两年只是吴潇还小,现在他真的长成男子汉了呢,对了,吴潇酋长还没有配偶呢,

  话说,你们家的朵阿今年也有14岁了吧,正好于吴潇酋长般配呢。”

  面对倒水妇人的建议,烧火的妇人倒是面色微红,想了想正待说些的时候,被正在走进营地的阿巴亚呼喊道: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赶紧过来搭把手,把马车上的粮食搬到库房中去,这可是难得的产自克里米亚的金黄色的小麦!”

  听到阿巴亚的呼喊,两个妇人快步走到马车旁边,帮着去库房卸货。

  放眼望去,只见狭小的部落营地外面,围满了牛羊、马群,部落门口外面,是长长的车队,每辆马车上,都是沉甸甸的货物。

  因为判断起来很简单,马车的车轴转动起来吱吱的响着,车轮下的车痕压的很深。

  随着最后一辆马车停靠在营地,莫桑部落营地内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

  在人群的簇拥下,吴潇很是被人群抛向了天空,伴随的,是所有人的呼喊:

  “胜利!

  胜利!

  莫桑!

  莫桑!”

  抛在搬空的吴潇,不为人注意的,轻轻擦拭掉眼角的泪滴,在落地的一刹那,握紧弯刀的刀鞘,高声呼喊道:

  “今夜!点起巨大的篝火!

  让我们狂欢起来!

  阿巴亚!”

  噪杂的人群中,一直跟在吴潇身边的阿巴亚高声回应道:

  “酋长大人,您最忠诚的仆人,阿巴亚,等候您的吩咐!”

  吴潇在人群中看到了几位留着眼泪的中年人和残疾老人,压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呜咽的喊道:

  “今晚,宰一头牛,祭祀莫桑部落的先祖!

  杀六只羊,填饱莫桑族人空寂许久的肚子!

  蒸上三大锅干麦饭,让我们一起尝尝克里米亚的味道!”

  从马车上抓起盛满马奶酒的坛子,并将仅有的一小袋粗制麦芽糖抛向部落里仅剩的6个孩童,吴潇继续高呼道:

  “今夜!

  口中的马奶酒是醇香的!

  孩童们的麦芽糖是香甜的!

  我们莫桑部落的未来,

  将会流满蜂蜜和奶香!”

  再次被部落群众抛到天空的吴潇,觉得,对莫桑部落有了真正的归属感。

  人,在空中,心,在莫桑。

  ......

  新支起来的莫桑部落酋长大帐内,灯火通明,账内人虽然不多,却是一片喜气洋洋。

  账内,吴潇作为莫桑部落的酋长,盘腿坐在面对帐门,最北侧中央的帖木儿帝国出产的毛毯之上。

  吴潇两侧分别跪坐着四人,面向着吴潇高谈阔论。

  左手第一位,跪坐的是莫桑部落的大管家,四十九岁的阿巴亚;

  右手第一位,跪坐的是随同吴潇父亲一起,辗转到莫桑部落的,现为部落参议的,三十七岁的许重武;

  左手第二位,跪坐的是阿比酋长唯一幸存的侍卫,三十二岁的阿托根;

  右手第二位,跪坐的是莫桑部落的小勇士,拖莱恩。

  这四人,其实就是莫桑部落现存最后的可战男丁了,部落剩下的三个男丁,其中两个还不满五岁,分别是四岁的阿铭和三岁的萨坎木,另一个却是双腿膝盖以下残疾,五十七岁的姆巴。

  账外的篝火晚宴早已结束,五十七岁的姆巴正在指挥几位健壮的妇人,收拾着满地的狼藉。

  账内,吴潇专门将四人组织起来,就是为了探讨一下关于达萨比亚和他的侍卫的处置问题。

  在之前歼灭比桑的战斗过程中,为了避免分心看护达萨比亚,吴潇专门吩咐,将达萨比亚和他的侍卫脱得精光。

  用绳索将两人的手脚,捆绑的结结实实,并将二人分开五十米的距离,免得互相用牙齿咬断绳索,毕竟用麻草编制的绳索,在牙齿的撕咬下,还是很容易断开的。

  三杯马奶酒下肚,吴潇抛出了关于达萨比亚的议题。

  话音未落,左手第二位的阿托根,就激动地站起身来说道:

  “最贵的酋长大人,我请求于明日,再次点燃篝火,动用火刑,将达萨比亚和他的侍卫,全部烧死!

  剥落他们头上的头发,搓成灯线,刮下他们身上流下的油脂,做成三盏油灯,放置在阿比酋长的墓前,作为祭奠!”

  对于阿托根的建议,吴潇不置可否,示意阿托根先坐下冷静一下。

  见状,右手第一位的许重武起身说道:

  “酋长,此次您和您的神秘朋友们,歼灭劫掠了诺盖汗王的生辰礼品,首先再次向您表示胜利的祝贺,

  但是,你那些神秘朋友已经离去,接下来,我们将面对莱恩部落以及诺盖汗王的愤怒和报复,

  我个人建议,从部落的生存考虑,将达萨比亚和他的侍卫放了吧,退回部分劫掠的财货,并向诺盖汗王献上罪书,

  表明此次冲突只是因为与莱恩部落的仇怨,弱小的莫桑部落,无意与伟大的诺盖汗王为敌,请求诺盖汗王的宽恕。”

  吴潇尚未表态,阿巴亚愤怒的呵斥道:

  “许重武,这些财货是我们莫桑族再次复兴的根本!

  就算放掉达萨比亚和送回劫掠的财物,也许诺盖汗王会既往不咎,但是莱恩部落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别忘了,莱恩部落就是踩着我们莫桑勇士们的尸骨,才成为里海北侧草场的大酋长的!”

  眼看账内即将陷入互相争执的局面,却见账内传出了托莱恩怯怯的声音说道:

  “吴潇酋长,阿巴亚大管家,许重武参议,侍卫阿托根大人,是否能够与达萨比亚交易一下,用部分得到的财货,换取在周边各部落为奴的莫桑族人们呢?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