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八章 达萨比亚

第八章 达萨比亚

  “跟达萨比亚交易?

  用获得的财货,换取在周边部落为奴的莫桑族人?”

  当拖莱恩怯怯的声音在账内回响时,账内瞬间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一声敲击地面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安静。

  在与阿巴亚等人对视后,面对三人热忱的表情,吴潇豁然站立而起,高声说道:

  “阿托根!

  去马棚里将达萨比亚带上来,

  我要跟他好好的谈一谈,

  另外,把他的侍卫也带上来,

  不过先把侍卫扔在帐外吧。”

  毫无疑问,当年仅十岁的拖莱恩怯怯的说出这条想法后,瞬间在帐篷内打成了一致的共识。

  莫桑部落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不是钱币,也不是牛羊马匹,更不是什么克里米亚的金黄小麦。

  人口!

  是目前仅剩下30人的莫桑部落,最缺乏的资源。

  更何况是这些被周边部落掳走,沦为奴隶的原莫桑部落的族人们。

  虽然执行起来困难重重,但账内众人还是决定试一试。

  没有比原族人更合适的人口来源了,虽然有些是叛逃的,有些是被虏获的,有些是战败被俘的,还有些是看到莫桑部落破败后,自己跑走去寄人篱下的。

  可惜,他们忘记了在莫桑部落称霸里海之北的时候,周边那些部落是如何在莫桑的阴影下,颤颤发抖的。

  所以,除了部分叛逃的外,大部分都是沦为了最底层的奴隶,被周边部落所欺凌,奴役。

  过得片刻,身材高大的达萨比亚,被两名健壮的妇人,拖着绳索压到了吴潇面前。

  大概是想表现下自身的不屈,却被阿托根一脚踹在了地上,在膝盖接触了地面后,达萨比亚发出哀嚎的同时,磕头哀求道:

  “伟大的莫桑部落的酋长大人,我达萨比亚年轻时的小伙伴,最贵的吴潇酋长,

  请看在我们多年相识的份上,以及多年都是你的手下败将的份上,饶恕我这个可怜的人吧,

  我愿意让我的家族出三百只羊,或者一麻袋的术赤银币来给我赎身,还请伟大的吴潇酋长放过我的性命吧。”

  静静的,用缴获的不知哪个部落,献给诺盖汗王的权杖,缓慢的敲击着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吴潇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继续与阿巴亚等人喝着缴获的马奶酒。

  初始,达萨比亚除了向吴潇哀求外,还向在座的人们分别祈求,吴潇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被捆着绳索的话,达萨比亚一定会扑倒在账内所有人的脚下哀求,托莱恩也不会放过的。

  吴潇静静的看着达萨比亚,待他情绪渐渐稳定,不再哀嚎后,吴潇示意阿托根给他松绑。

  望着被解除的绳索,达萨比亚轻轻活动下红肿的手腕后,就要向吴潇扑去,但是被阿托根用弯刀挡住了去路。

  见状,吴潇笑笑说道:

  “阿托根,让我的小伙伴过来吧。”

  重新拿了只杯子,给两只杯子都倒满马奶酒,吴潇端起杯子递给迎上来的达萨比亚。

  “嘿,儿时的伙伴,

  放下恐惧,一起喝一杯吧,

  来,为友谊干杯。”

  欣喜的达萨比亚用还在颤抖的双手接过吴潇递过来的酒杯,嘴中说着友谊万岁,一饮而尽。

  看着达萨比亚由于过于颤抖,而洒落在地面的部分马奶酒,吴潇仰头将杯中的马奶酒一饮而尽。

  将手中的酒杯随意的扔在地上,吴潇伸出双臂拍了拍达萨比亚的肩膀,直视着达萨比亚因恐惧而躲闪的眼睛,郑重说道:

  “达萨比亚,

  我的小伙伴,

  不要紧张,放轻松,

  我会放你回去的,

  先坐下来,我们慢慢聊。”

  示意达萨比亚坐下后,吴潇面对面的与达萨比亚盘腿而坐。

  盯着达萨比亚的眼睛,吴潇亲切地说道:

  “达萨比亚,将你的心脏放回你的胸腔吧,

  放你回去不会要你一只牛羊、一只马匹,甚至一枚术赤银币,

  相反,我还要回馈给你牛羊、马匹和术赤银币,

  让你的家族在莱恩部落中,变得更加强大,

  更加有掌控力,甚至最终你会成为莱恩部落的大酋长,

  而我,未来将对里海北侧的草场没有任何野心。”

  听完吴潇的话,达萨比亚张着他那可以塞下一枚鸡蛋的嘴巴,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说什么?

  不光不要我的赎身费,甚至还将赠送给我牛羊、马匹等财物?”

  面对达萨比亚的迟疑,吴潇咧着嘴,给出了最质朴的回答:

  “相信我,没有一枚铜板的赎身费,

  让我说来,不应该用赎身费这个词,

  你,达萨比亚,是我吴潇从小到大的小伙伴,好朋友!

  另外,我还要纠正你另一个用错的词,

  不是赠送,而是回赠。

  你能够明白吗?”

  达萨比亚猛点着自己的头颅,生怕吴潇下一句就反悔收回,大着胆子,跟许重武讨了一杯马奶酒,一饮而尽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定般,畅快说道:

  “我的好朋友,说出你的想法吧,

  我想,我们之间能够达成愉快的交易,

  我确认这一点。”

  “哈哈,不愧是我从小到大的小伙伴,来,让我们再饮一杯香醇的马奶酒,”从许重武手中要过还剩一半的银制酒壶,吴潇再次给达萨比亚手中的酒杯斟满马奶酒,并示意一同举杯喝掉后,笑着继续说道:

  “达萨比亚,你能够看到的,

  莫桑需要人口,

  需要那些在外漂泊,

  无家可归的可怜族人们,

  身为莫桑族的酋长,

  将他们带回虽然破旧,但却温馨的家园,

  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脸上微微有些红晕的达萨比亚,点点头表示认同,吴潇满意的说道:

  “所以,我有件事情需要朋友你来帮助我,

  待你回到莱恩部落后,

  我期望你能够帮助我解救那些沉沦的莫桑族人们,

  一枚术赤金币,是我付给每名回到家园的莫桑族人的赎身费用,

  不分男女,不分老弱,更不分健康还是残疾。”

  抢过吴潇手中的酒壶,给自己斟满酒连喝三杯后,达萨比亚嚷嚷道:

  “吴潇,你真是个仁慈的领主,

  一枚术赤金币可是能换足足三十枚术赤银币的,

  一名普通的奴隶,

  不对,是普通的仆人。”

  吴潇摇摇头表示无妨,用眼神示意达萨比亚继续说下去。

  “普通的,能够放牧的健壮奴仆,也只需要十三枚银币,

  年幼的,根据性别和相貌来定价,一般也不超过十枚银币,

  至于年老和残疾的,这种拖累,更是免费的附赠品,

  一只羊羔都比他们值钱..”

  望着被马奶酒灌得面色通红的达萨比亚,吴潇握住对方的手,坚定地说道:

  “不,我莫桑部落的子民,在我眼里是无价的!

  这一枚金币的价钱,抛去赎身的费用,

  其余的,就是我给予朋友的回赠。”

  达萨比亚使劲摇头表示不需要那么多,吴潇示意稍安勿躁,让阿托根递过来一把匕首,用利刃割破小拇指,分别滴入两杯马奶酒杯中,右手手掌分别指向天、地后,说道:

  “阿巴亚,吩咐姆巴,将账外的那个侍从,拖出去砍了,

  今天的战场上,只有心生歹意,劫走诺盖汗王礼物的莱恩部落的外事官比桑,

  而我们的好朋友,莱恩部落忠诚的勇士,达萨比亚,瞅准机会,摆脱了贪婪者、叛逃者比桑的看守,回到部落报讯。”

  看到达萨比亚眼中流露出的感激之情,吴潇热忱的说道:

  “今日,我将与我从小的伙伴,莱恩部落的达萨比亚,结为兄弟!此盟约,一生不毁!”

  达萨比亚接过匕首,狠狠的划破大拇指,举起两人血液融合在一起的马奶酒,高呼道:

  “兄弟之盟,一生不毁!”

  随着马奶酒杯碰撞的声音,帐篷门口的一处缝隙,被人从外面轻轻地盖上。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