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三章 巴图的恨

第十三章 巴图的恨

  “巴图,你快看,脚下这簇新的毛毯,摸上去是那么的光滑,舒服,这可是真正产自帖木儿帝国的产品啊。”

  一顶比吴潇的帐篷稍小一些的帐篷里,巴图的妻子正在用手不断的抚摸着地上的毛毯,开心的说着。

  “帕娜,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妇人,你懂什么,这是吴潇这小子给我的下马威!”

  巴图看着账内摆放的簇新的毛毯、新缝制的被褥、长条矮桌上的杯盘和角落里放置的布匹,将手中的马奶酒一饮而尽后,将酒杯递给帕娜,气愤的说道:

  “帮我倒一杯清水来,连马奶酒中都弥漫着吴潇那异族之子的味道!”

  “真是的,巴图,你没失心疯吧,你不去参加吴潇给予族人们的祝福,我可以理解,但是你难道认为回到莫桑的日子,还比不上在莱恩当奴仆的日子吗?”

  不得不说,巴图口中头脑简单的帕娜,其实是一位贤惠的妻子。

  虽然口中埋怨着巴图,却仍然接过杯子,盛满清水递给巴图后,双手捏着巴图的肩膀,并轻轻敲打着巴图的背部,细声说道:

  “说起来,也是好久没这样畅快的喝过马奶酒了,你看你,脸都红透了。

  你已经不再是年轻时的身体了,不要再在意阿爸的决定了好吗?放下仇恨吧,巴图,我的丈夫。”

  “放弃?

  不,那本该就是我的!”

  喝完杯中的清水,巴图将酒杯扔在地上,抓住肩膀上的双手,转过身去,嗅着帕娜头发上的芳香,贪婪的说道:

  “帕娜,

  沐浴后的你,是如此的美艳,

  但是你刚才说错了一点,

  虽然岁月的磨难,憔悴了我的容貌,

  但我的身体仍像年轻人一样健壮!”

  巴图将帕娜横抱起来,向着放置着崭新的被子的毛毯走去,帕娜知道自己的丈夫想要做什么,望着帐篷门帘轻声说道:

  “巴图,你喝醉了,现在还是白天,还不到关闭帐门的时间呢,这样不好,等到晚上吧。”

  巴图哈哈大笑着,将帕娜放在毛毯上,扭解着帕娜的外衣,贪婪的说道:

  “不得不说,吴潇的父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哈哈。”

  抚摸着帕娜光洁的脖颈,巴图深情地说道:

  “帕娜,让我短暂的忘记吴潇,忘记仇恨吧,我需要你。”

  回复巴图的,只有紧紧环绕上来的双臂,和耳边的呢喃。

  ......

  巴图,是莫桑部落前任酋长阿比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儿子。

  从小巴图从记事起,就是被整个莫桑族人们捧在手心里的明珠,更是毫无争议的继承人,莫桑的下一任酋长。

  莫桑,在当时的族人们看来,那可是强大的大型部落,是里海北侧草原的统治者。

  向西,到金帐汗国的阿斯特拉罕;

  向北,到奥达和亚伊克部落领地;

  向东,是当时还是金帐汗国王子的诺盖领地。

  莫桑,是东西三百里,南北一百二十里的草原之主。

  而莱恩,不过是众多趴在父亲阿比脚下乞食的小部落罢了,如果不是阿比的宽厚,早就应该被莫桑吞并的。

  这一切,都在十年前被打破了。

  那一年,巴图三十三岁。

  那一年,前去拜访诺盖王子,商讨解决诺盖与莫桑草场争端事宜的阿比酋长,在返回部落的路上,遇到了一只从东方来的商队。

  吴潇和他的父亲,以及许重武三人,就是当做稀罕货物,连同其他的物品一同被父亲阿比买了回来。

  巴图的噩梦,也就从这时开始了。

  那一年的吴潇,刚刚六岁,也就跟巴图最小的儿子差不多高。

  吴潇的父亲,那个叫做吴科道的男人,好像是三十岁还是三十五岁来着?巴图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的,在父亲阿比酋长将这对异族父子喊到酋长的大帐内,聊了一下午东方的事情后。

  在接下来的七天时间内,阿比酋长总是跟吴科道在帐篷内彻夜长谈,除了阿巴亚能够进入账内提供食物外,就连阿比的妻子,巴图的母亲都不能入内。

  当七天后阿比酋长从帐篷内出来后,就向莫桑部落的全体部族成员宣布,吴潇,将取代巴图的位置,成为莫桑部落酋长的第一继承人!

  疯了,阿比酋长真的疯了,甚至被草原上的部落贵族称他为失疯者,他也毫不在乎,仍然坚持立吴潇为继承人的决定。

  而作为阿比唯一儿子的巴图,却成为了第二继承人,并冠之以洛威尔领主的称号,那个洛威尔,只是莫桑北部的一片小草场罢了。

  望着六岁的吴潇,巴图恨不得亲手掐死他,把他绑在马尾上活活拖死!

  可惜,父亲阿比派他最勇猛的侍卫阿托根,作为了吴潇的贴身侍从,巴图亲手掐死吴潇的想法还没实施就破灭了。

  被冠以莫桑部落参议的吴科道,与那个许重武一起,制定了向东侵攻、收服诺盖、征服咸海以东,统治乌兹别克的大饼。

  面对这张大饼,父亲阿比心动了,并要求整个莫桑部落按照这张大饼的路线图去执行。

  于是,五年前,阿比将于诺盖的草场争端扩大了,向当时还是金帐王子的诺盖掀起了战争,很不幸,父亲失败了。

  计划中,作为金帐汗国大汗王子中,并不被汗王喜欢的那个,诺盖却表现出了不应该存在的实力。

  败了,父亲阿比败的很惨。

  最先丢掉的就是巴图所属的洛威尔草场,接下来就是巴衣乌勒,这个足足占据了莫桑三分之一的地盘,丢了。

  在于莫桑的征战过程中,诺盖同时发起了针对金帐汗国的独立战争。

  而诺盖,则同时打赢了这两场战争。

  阿比输得很惨很惨,在里海岸边的最后一战中,阿比仍然坚持之前的想法,从未认为自己重用吴科道这个异族的决定错误了。

  甚至变本加厉,在面对昔日向莫桑朝贡的莱恩等部落的围攻时,放弃了突围,并被莱恩部落的酋长亲手割下了首级。

  死亡前,阿比做出了自己最后的一个决定,居然将自己的姓氏改成了吴!

  将阿比·加拉德这个高贵的姓名,改成了吴蒙!

  并坚持吴潇为继承人的身份,

  甚至声称这是命运的旨意!

  巴图累了,倦了,也更恨了。

  自己在前线拼命的与别的部落拼杀,吴潇呢?却躲在最安全的地方,在众人的保护之下成长。

  里海岸边的最后一战,在目睹了父亲阿比,不对应该叫吴蒙,那无头的身躯倒下后,巴图带领着残存的族人们,选择了投降,成为了莱恩部落的奴仆,而不是再次迁移、逃命。

  所幸,在莱恩的日子里,留着阿比血脉的巴图,成为了所有被奴役的莫桑族人的主心骨和话事人。

  日子虽然过得很是困苦,但巴图找回了作为酋长继承人时的被尊重的那种感觉。

  巴图很喜欢这种感觉。

  在得知自己等人,将被达萨比亚交还给莫桑,交还给吴潇时,巴图心中的仇恨再次翻腾。

  莫桑部落的营地门口,在所有莫桑族人的面前,巴图给吴潇好好上了一课,巴图要让吴潇明白,自己才是莫桑族最有权势的那个人,才是莫桑族注定的酋长!

  ......

  面对抱紧着自己的帕娜,巴图发出了低沉的嘶吼。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