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八章 嘈杂的爱德华湖畔

第十八章 嘈杂的爱德华湖畔

  莱恩草场与洛威尔草场交界处,后世称作爱德华湖的湖畔。

  四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往年此时,爱德华湖畔早已扎满了各式各样,点缀着鲜花和彩旗的帐篷。

  脱下厚重的熊皮、羊皮的突厥族贵族小姐们,早已按捺不住,纷纷贴身穿上来自东方的丝绸内衣,外面再裹上来自西方的板式长裙。

  草原上长大姑娘们,从不惧怕寒冷,也没有东方和西方贵族的那种守旧、固化的思想,四月正是这些姑娘们展现自身完美曲线的开始。

  爱德华湖,更是众多部落青年们,相识结缘,并互相表达爱慕的最佳场所。

  此时,爱德华湖畔,仍是像往年一样扎满了帐篷,帐篷顶上挂满了象征着各个家族族徽的旗帜,放眼望去,彩旗飘飘,煞是好看。

  帐篷外,年轻的勇士们,附身擦拭着手中的长剑,长剑在落日的余晖照耀下,光彩异常。

  重甲骑士们,在仆从的帮助下,慢慢解开身上的甲衣,将战马的缰绳交给仆从们,吩咐给战马喂上最好的草料,并清洗干净马腿上的泥浆。

  帐篷外,部分轻甲骑兵们,挥舞着手中的弯刀,绕着营地在巡视。

  一切,就跟每年爱德华湖畔的大型部落聚会一模一样。

  仔细看去会发现,帐篷内缺少了贵族小姐们的身影,准确的说是,营地内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影子。

  男人,全部都是男人,全部都是拿着武器的士兵!

  爱德华湖畔北侧西部,最中央的金色帐篷顶部,悬挂着莱恩部落酋长哈布家族的旗帜。

  爱德华湖畔北侧东部,最中央的黑色帐篷顶部,悬挂着莱恩部落达萨比亚家族的旗帜。

  两处营地的中央地带,分别由两只悬挂着白旗的队伍,正在认真识别中央空地上早已死去的尸体,分别将自家营地的士兵们的尸体抬走,并收集四处散落的兵器。

  噗的一声,一头后腿被砍断的,正在嘶吼的战马,被一名收尸队的成员一剑捅死。

  没得救了,送它一程,反而是对它最好的归宿。

  爱德华湖畔,不再是春日的嬉戏,而是杀戮的战场!

  随着几声沉重的木锥敲击皮鼓的声音,场地中央双方的收尸队们,搀扶着受伤不重的伤员,背抬着死去战友的尸体,各自返回自家的营地。

  天空中盘旋已久的秃鹫群们,附身下来,肆意的啃食着死亡战马的尸体,一刻钟以后,秃鹫们扑腾着翅膀,亮出滚圆的肚皮,飞回天空。

  地上,只留下被琢啃的四处散落的马骨。

  当天空只剩下最后一丝余晖时,两处营地内,分别奔出一名手拿白头骑枪的骑士。

  在中央的空地处,两名骑士将手中白色枪头的部分,互相碰撞三次,定下了互不夜袭的协议。

  看到两名骑士顺利的达成了协议,两处营地前的栅栏后面,持刀拿盾的奴隶士兵们,将手中的木盾仍在地上。

  士兵们四目相对,长出了一口气,接着纷纷回头,望向各自营地的中央,狼狈的吞咽着嘴中的口水。

  似是在回应着这些奴隶士兵们的期许,营地的中央同时生气了袅袅炊烟,烧得滚烫的大锅内,大块大块的牛羊肉倒入锅内,溅出来不少的水花。

  “哈布酋长大人,今日一战,让达萨比亚侥幸逃脱,明日只要再给我五百人马,我一定能将达萨比亚的人头剁下来,盛到您的面前。”

  金色圆顶的大帐内,座无虚席,账内众人谈论着今日的战事,脸上洋溢着兴高采烈的喜气。

  酒过三巡,一名左边脸有道长长疤痕的将领,端着酒杯起身向端坐在金帐最中央的,莱恩部落的酋长哈布请战道。

  “好,明日战场,就由咱们莱恩的骑兵队长萨比领兵出战!

  萨比,明日,我不光要达萨比亚的头颅,还要剥去他的头皮,挖去他的颅内的一切,让部落的巫师做成酒杯!

  要让所有莱恩的族人们明白,背叛就是这样的下场!”

  话音刚落,账内就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纷纷叫嚣着,要让达萨比亚的家族,尝一尝背叛者的下场。

  酒至酣处,哈布向账内众人宣布道:

  “萨比,我的小儿子。

  明日一战,只要你能够带来达萨比亚的头颅。

  我就把巴衣乌勒,这片肥美的草场赐予你,作为你的封地!”

  短暂的安静后,账内的众人纷纷向萨比殿下表达着恭贺之意。

  反观黑色的大帐内,达萨比亚受伤的左臂上,被巫医缠着厚厚的布条,猛地喝掉为数不多的一杯马奶酒,达萨比亚面向账内的众人安抚道:

  “大家不要灰心,算算日程,莫桑部落酋长,吴潇的援兵,很快就会到了。”

  账内,没有人回答达萨比亚的话。

  这句话,达萨比亚已经说了足足七天了。

  自从派去莫桑的使者,带回了吴潇同意出兵,以及比最初低得多的领地要求后。

  当时的达萨比亚家族的成员们,纷纷称赞着吴潇的仗义,作为家族族长的达萨比亚,也是在使者汇报的那一天,正式竖起了讨伐昏庸无道的,莱恩酋长哈布的大旗!

  谁知道,计划中两天就能到的援军,迟迟不来,族长达萨比亚口中所表述的,吴潇所拥有的阿姆利弓箭手、萨莱步兵和彼尔姆游骑们,连个毛的身影都看不见!

  七天了,达萨比亚家族和一同起兵的附属小部落们,七战七败,幸好草原上的部落天性,早已习惯了打不过就跑的战略。

  从萨莱楚克开始,直到昨天,才在这爱德华湖畔扎下了营地,不再后退,其实也是无处可退了。

  再退,那就要退到亚伊克部落的领地了,而亚伊克部落,可是与达萨比亚家族没有一丝一毫的交情。

  两家的营地内,虽然一家欢喜一家忧,但是一丝也不影响爱德华东西两侧湖畔的热火朝天的气氛。

  那些悬挂着商队旗帜的帐篷内,赌博声、划拳声和喝酒声此起彼伏,甚至几顶挂着红色门帘的帐篷内,还传来了女子的轻呼声。

  严格说来,爱德华湖畔的帐篷内,并不是完全没有女人的身影,作为不善管理后勤辎重的草原部落,随军的商队,从来都是不可或缺的。

  商队中,不仅仅提供粮草,武器维护、掺水的果酒、发霉的黑面包应有尽有,当然,最不缺少的,还有需求量最大,从没人讨价还价的女士服务。

  毕竟,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军营,是这些不辞劳苦的女士们,最优良的客户群体。

  西侧随军商队的一顶不起眼的帐篷内,一名男子正在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