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二十二章 祭祀

第二十二章 祭祀

  夜袭哈布营地成功的当天,在掠夺那些被冠之以肮脏、贪婪的随军商队之后,达萨比亚将分得的缴获,打包出售给自己的随军商队后,就急不可耐的前往哈布的老巢,去取的自己那份最丰厚的战利品去了。

  目送达萨比亚离开后,吴潇命令将随军商队中存活的管事人员全部处决,裹挟着从哈布营地解救出来的奴隶们,以及随军商队中的所有人,吴潇踏上了返回部落营地的路途。

  迎着晚霞的余晖,吴潇在返回部落的路上,自是少不了对哈布和萨比两人的问候,继承了这具身体记忆的吴潇,每当想起阿比和吴科道的惨状,就禁不住怒火中烧,恨不得直接在路上将两人串成串。

  正当吴潇快要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打算提前让哈布和萨比两人解脱时,天霸在脑海中的一句话,将吴潇直接拉回了现实。

  “酋长大人,还有八个小时,

  今日的雇佣时间就到期了哦,

  如果您不尽快支付今天的雇佣费用话,

  明天的利息将会在今天的基础上,

  继续上浮10%哦。”

  “what?

  FXXX!”

  想起天霸之前的警告,吴潇忍住脱口而出的国骂,不甘的说道:

  “10的日利率,本身就是3650%的年利率了!

  放在前世,你这根本就是非法的,

  别说利息了,本金我都不需要还给你!”

  脑海中传来天霸“哼”的一声,吴潇立马笑着说道:

  “我付,我马上就付钱,

  不过,你总得先给我个账单吧”

  只见脑海之中,迅速浮现出一个表格,清晰地记录着各项费用,吴潇不禁念道:

  “阿姆利弓箭手200人,0.5金币一天,合计100金币;

  萨莱草原步兵300人,1金币一天,合计300金币;

  彼尔姆游骑300人,1.5金币一天,合计450金币。

  阵亡阿姆利弓箭手17人,抚恤金20金币每人,合计340金币;

  阵亡萨莱草原步兵54人,抚恤金50金币每人,合计2700金币;

  阵亡彼尔姆游骑8人,抚恤金100金币每人,合计800金币,

  借贷本金共计4690金币,利息469金币,连本带利,5159枚金币。”

  吴潇的脸色瞬间变得紫黑,不可思议的喃喃说道:

  “找你的算法,雇佣金850金币,要是全部阵亡的话,得花49000金币?我的天!

  你这里提供的雇佣军居然还要抚恤金?”

  天霸淡淡的说道:

  “因为你的雇佣而阵亡,难道不需要付出抚恤金吗?

  虽然这些雇佣军们只会安静忠诚的执行你的命令,但是,他们其实也是活生生的人啊,战死了付出抚恤金不是很正常的吗?”

  “你说什么?”一直认为这些都是系统变换出的假人的吴潇,不敢相信的说道:

  “他们居然是真正的人?”

  “没错,但是你不需要去细究他们来自哪里,你只需要明白,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就可以了。”

  听到天霸回复的残酷现实,吴潇本因为缴获丰厚的心情,瞬间跌入了低谷,意兴阑珊的说道:

  “算了,给我留下50名萨莱步兵和50名彼尔姆游骑,我需要雇佣他们直到回到莫桑,其他的人你都收走,让他们回家吧。

  今天的费用,你自己从我的这些缴获里面收取吧,另外把这100人的费用也提前付了吧,利息我可真掏不起。”

  “战争,本身就是这么的残酷无情,那我就在今天晚上扎营以后,自己从缴获中取走了。”

  回应吴潇的,只有系统冰冷的声音。

  拿起马鞭狠狠的抽打着马屁股,吴潇拉起缰绳使劲的向前奔跑着。

  ......

  “苍天呐!

  大地啊!

  作为您最忠诚的子民,

  莫桑部落的酋长,吴潇!

  在今日此时,

  率领全体族人向您表示最真诚的敬意!

  请您享用莫桑族为您准备的卑微的贡品,保佑莫桑族重新富强起来吧!”

  异常晴朗的天空下,莫桑部落临时搭建起来的祭坛台下,九个巫师打扮的人正在围着祭坛转圈跳舞。

  在从哈布那里解救回来的部落巫师莫兰达的帮助下,吴潇的脸上涂满了色彩,头上插满各色羽毛,穿着各种颜色的布料做成的衣服,跪在祭坛的最中央,主持着莫桑部落五年来的第一次祭祀大典。

  说完祭祀天地的祷告词,随着莫兰达的手势,台下的阿托根等人抬上来两只鲜活的羔羊和牛犊,刚在祭祀台上的一张大木桌上,羔羊和牛犊的足部都被用产自东方的红布绑的结结实实。

  九位巫师走上祭祀台,口中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并在留有圆孔的木桌之下,放置好一把木桶。

  走到羔羊和牛犊的面前,从阿托根的手中接过尖刀,阿托根和几名侍卫按住羔羊和牛犊的四只腿,吴潇尖刀向下,分别划开羔羊和牛犊的脖颈。

  羔羊和牛犊发出临死前的挣扎,却被阿托根等人按压的死死的。

  在鲜血流满木桶之后,海面上吹拂来一阵风,将祭台上的旗帜高高的吹起。

  将尖刀插在木桌之上,两名巫师端起木桶,将桶中的鲜血倒到吴潇身上。

  听着鲜血滴到木板上发出的滴答的声音,祭祀台下,包括阿托根和巫师等人,莫桑部落全体869人,跪伏在沙滩上,向着吴潇的方向高呼着:

  “莫桑!

  莫桑!

  吴潇!

  吴潇!”

  接受完祭祀台下部落全体族人的呐喊,吴潇冲着台下高呼道:

  “将莫桑的背叛者与死仇,哈布和萨比两人押过来!”

  远处,两辆马拉的简易囚车,缓缓的向祭祀台处走来,莫桑族人们自觉将道路分开,留给囚车通过。

  囚车上,哈布头伸在车顶,手脚带着木质的枷锁,萨比则直接双手带着枷锁坐在囚车之内。

  前往祭台的路上,莫桑的族人们纷纷将仇恨的口水吐到哈布和萨比身上,更有小孩子们从沙滩上捡起卵石,狠狠的投在两人的身上。

  阿托根等人将两人的囚车分别放置在祭台两侧,并将两人从囚车内拖出来,按在铺有红布的地面上。

  巫师们则脱去身上的彩袍,拿起匕首,将两人团团围住。

  浑身鲜血的吴潇,转过身去,面向大海吼道:

  “阿比酋长!

  父亲大人!

  莫桑族忠诚的勇士们!

  枉死的族人们!

  今日,替你们报仇了!”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