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二十四章 多梅尼科

第二十四章 多梅尼科

  可惜,正在主帆帆脚的中部,与莫桑部落的新人水手们,研究怎么使用底部一排的帆脚索,而分外忙碌的多梅尼科,并不知莫桑部落的侍卫长大人,正准备把他剁碎了喂鱼。

  21岁的多梅尼科,来自遥远的地中海北岸,利古里亚地区那个被称作灯塔之城的热那亚,热那亚不仅仅是一个城邦的名字,更是多梅尼科心目中伟大的商业共和国。

  从记事起,多梅尼科的父亲就受雇于热那亚的羊毛商人们,乘坐着共和国的柯克船队,不断地从东部那个古老的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那里购入羊毛、羊皮等原材料。

  当满载着羊毛等原材料的船队,抵达热那亚时,都会被提前得到消息,等候在港口的商人们抢购一空。

  无数的羊毛和羊皮们,被运送到遍布在利古里亚的手工作坊内,经过像多梅尼科母亲一样的纺织工人们勤劳的双手,变成新颖的布匹、羊毛服侍和精美的地毯。

  接着,富有冒险精神的热那样商人们,将羊毛加工后的制品,分别运往地中海西部的卡斯提尔和阿拉贡王国,甚至是充满戈壁的摩洛哥和特雷姆森异族王国。

  向东销往地中海东部那日益削弱的拜占庭帝国,以及蒸蒸日上的奥斯曼和人口众多的马穆鲁克帝国。

  成船的纺织品们带回来了成船的金银和充满异国风情的物品,当然,最受上层贵族们喜爱的,还是能歌善舞、风情万种的异族少女和哗哗作响的金银币。

  共和国的贵族们,为了对抗同为商业共和国的威尼斯,铸造了热那维诺和四分之一塔罗币,来对抗威尼斯的杜卡特和格罗索。

  贵族们取得了梦寐以求的胜利,热那亚铸造的热那维诺金币和威尼斯的杜卡特、佛罗伦萨的弗罗林在兑换比例上达到了1:1:1。

  热那维诺流行在整个西欧和地中海沿岸,仅靠铸币这一点上,热那亚的商业贵族们就赚的盆满钵满。

  所以,从小时起,多梅尼科的愿望,就是成为那些热那亚商业贵族们一样的大商人。

  当多梅尼科刚刚12岁时,经不住多梅尼科的祈求,父亲就带着他一起当起了羊毛商人的帮佣,随着羊毛商人们的船队,多梅尼科走遍了东西地中海沿岸的贸易城市。

  18岁那年,多梅尼科的父亲,在一次海盗劫掠中,被海盗射来的弓弩击中,当场死亡,万幸的是商队并没有受到任何货物上的损失。

  在商队回到利古里亚后,雇佣多梅尼科父亲的羊毛商人,念在多年主仆,以及在面对海盗时的奋勇的份上,给予了多梅尼科四十枚热那维诺金币的抚恤金。

  得道金币的多梅尼科,在给母亲留下十枚热那维诺的生活费后,多梅尼科怀揣着儿时的梦想,带上6年来帮佣攒下来的佣金,一共三十四枚热那维诺,开始了自己羊毛商人的历程。

  作为最普通的微型羊毛商人,多梅尼科每次在付出船费后,搭乘着大商人们的船队,沿袭着几十年来固定的羊毛商人的贸易路线,周而复始的生存着。

  在做了两年的传统羊毛贸易路线后,多梅尼科觉得,利润实在是太微薄了,三十四枚热那维诺的本金,经过两年人挑人抗的贸易后,只赚取了四枚热那维诺。

  残酷的现实让怀揣着梦想的多梅尼科沮丧万分,在一次酒后与其他小型商人们吹牛打屁时,一个来自威尼斯的商人说道:

  “嗨,多梅尼科,我可是听说你们热那共和国去年派兵,从东方的克里米亚汗国那里抢夺了亚速、曼德拉和茶法三块领地,扼守了亚速海的出海口,准备垄断黑海的贸易。

  如果你想挣大钱的话,完全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那里靠近盛产羊毛的草原部落,从那里收购羊毛再运过来的利润,可是比现在这条商路高得多了。”

  “可惜我不是热那亚人,要是我们佛罗伦萨也能在那里占领一片领地该多好。”

  一个来自佛罗伦萨的商人,一口闷掉手中粗劣的葡萄酒,附和着威尼斯商人的话说道:

  “没错,没有了腐朽的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盘剥,正可是能挣大钱的黄金商道啊!”

  鬼使神差,多梅尼科心动了,慷慨的支付了所以酒水的费用后,匆匆回到家中,与母亲告别后,就跳上了前往亚速的船队。

  哪怕亚速那里仍然存在着战争。

  不得不说多梅尼科是勇敢和富有冒险精神的,在亚速城中收购了一些羊毛,转手卖给非热那亚的商人,赚取了丰厚的利润后。

  多梅尼科决定前往草原上碰碰运气,碰巧,正好有一只前往金帐汗国的商队,在将从亚速采购的货物,随着商队贩卖到金帐汗国的阿斯特拉罕后,多梅尼科想去看一看更东方的诺盖汗国。

  毕竟新独立的诺盖,一定充满着商机。

  可惜,这次多梅尼科的好运结束了,他跟随的商队在听说莱恩部落的内战后,恰恰选择成为莱恩部落酋长哈布的随军商队。

  前几天,多梅尼科是幸运的,低价采购了足够的物资。

  但是,第七天,吴潇的雇佣军和达萨比亚的军队,在击败哈布后,洗劫了随军商队,多梅尼科的货物被抢掠一空。

  不幸中的万幸,并非商队管理层的多梅尼科本人,没有被草原勇士们的弯刀砍掉头颅,反而因为异于莱恩人的样貌,作为被俘的代表,获得了莫桑酋长吴潇的接见。

  为了祈求活命的机会,避免被野蛮人们杀死,多梅尼科拼命的用他那不多的突厥词汇,向吴潇讲述着什么。

  可惜,吴潇听不懂多梅尼科那古老生涩的拉丁发音后的突厥语。

  幸好,称职的大管家阿巴亚发现了这一问题,从随军商队中找到了懂的拉丁语的翻译。

  在翻译的帮助下,吴潇总算与多梅尼科进行了较为流畅的交流。

  “你说你除了是一名羊毛贩子外,还在地中海上当做一段时间的船长?”

  正为系统任务赠送的船只而烦恼的吴潇,很是高兴居然能俘获一名船长。

  “是的,尊敬的酋长大人,虽然只是在正式船长生病期间,当了半个月的代理船长,但我确信,如果给我一艘船,我一定能够帮您运送您需要的货物。”

  多梅尼科回答的异常坚定,在他看来,野蛮的草原部落,能拥有一艘轻舟就谢天谢地了,航海的大船?呵呵。

  对于多梅尼科肯定的回答,吴潇非常高兴,吩咐阿巴亚给多梅尼科配上几位帮手和学徒,让多梅尼科安心为莫桑培训出足够的操船用的水手。

  庆幸捡到一条命的多梅尼科,在跟随阿巴亚准备走出帐外时,吴潇出声问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来自地中海北岸,利古里亚的热那亚?”

  “是的,尊敬的酋长大人。”

  “对了,你说你的姓氏是科伦坡?”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