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四十六章 染血的桌布

第四十六章 染血的桌布

  “酋长大人,我刚才算过了,今天正是适合出海、征战的黄道吉日啊。”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克赖诺夫卡骑士领的港口内的众多船只。

  许重武看向水波平缓的海面,手里拿着几枚打磨的光滑异常的铜钱,对着站在高台上的吴潇兴奋地说着。

  被命名为莫桑号的卡拉克帆船上,抚摸着船舷围栏的吴潇,转过身去,对着已经在身后等待多时的阿托根、阿克托比等人高声说道:

  “现在,我宣布。

  征讨希瓦尔汗国的战争正式开始!”

  得到吴潇的开战命令,阿托根和阿克托比两人亲自走到桅杆处,亲自升起了船帆。

  只见素白的船帆上,写着一个巨大的‘吴’字,吴字两旁,镶有金色的圆边。

  瞭望塔上的水手,吹起了出征的号角,棋手们手中彩旗挥舞,向港内的舰队们下达了出征的命令。

  克赖诺夫卡骑士领的港口内,足足二十条大船依次排开,随着莫桑号上令旗挥舞,缓缓地向里海开拨。

  六条卡拉克帆船居中,十四条卡拉维尔帆船围绕在外侧,排成了一条长龙向着南方前进,舰队的身后,则跟随者十三条柯克船,柯克船上载满了粮草辎重。

  在与沙曼哈拉敲定了克赖诺夫卡子爵领地的范围,接收了子爵头衔和领地之后,吴潇就率领队伍返回了克赖诺夫卡骑士领,并着手组织对希瓦尔汗国的战事。

  受系统规则的限制,吴潇无法从系统出雇佣军队,去攻占那些巴库子爵领范围内的领地。

  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人员的伤亡,在扩大领地的同时,保存实力,吴潇在与沙曼哈拉协商联手进攻希瓦尔汗国时,提出了分兵合击的方案。

  协商的结果,就是沙曼哈拉率领本部及收编后的塔吉尔军队,一共四千人的队伍,沿着边界线去围攻马哈奇卡拉要塞,只有四千人的规模,才能够对马哈奇卡拉要塞形成压力,从而让希瓦尔汗国源源不断的向马哈奇卡拉要塞派遣援军。

  毕竟最初只有不到四百人的马哈奇卡拉要塞,是抵挡不住加齐库穆赫的倾国之战的,没错,就是倾国之战。

  为了营造大军压境的景象,吴潇向沙曼哈拉建议,在马哈奇卡拉要赛前建立营地后,过几日就多造些灶火,光布营帐和旗帜,营造一种加齐库穆赫全国总动员,发起倾国之战的架势。

  按照派往因都思身边的联络员的回报,担任马哈奇卡拉要塞守备的鲁斯亚吓破了胆,关闭要塞大门,并不断向杰尔宾特和首都希尔凡派出求援的使者,希瓦尔的可汗埃布拉赫果然上钩了,从首都和达吉斯坦源源不断向马哈奇卡拉要塞派遣援军。

  说起来,跟贫瘠的加齐库穆赫比起来,希瓦尔汗国虽然更富裕一些,但富裕度也是有限,加齐库穆赫倾国之战能动员7000人的话,希瓦尔也不过能够动员9000人罢了。

  从沙曼哈拉在马哈奇卡拉要塞前扎下营帐起,十几天内,马哈奇卡拉要塞内就聚集了3200人,在探得最后一支支援的1200人的队伍,在杰尔宾特休整完毕向马哈奇卡拉要塞进发后,赞叹了一句希瓦尔汗国的动员速度后,吴潇敲定了出征的日子。

  按照约定,沙曼哈拉负责在马哈奇卡拉要塞前牵制足够的希瓦尔军队,吴潇则趁机从海路出发,直接突袭杰尔宾特!

  只要攻陷了达吉斯坦酋长领的首府杰尔宾特,就能够切断马哈奇卡拉要塞内军队的后退之路,到时候,这些军队只会成为瓮中之鳖,只需要将要塞身后的道路上扎下营寨,将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困死这占据希瓦尔汗国一半力量的军队。

  到时候,除了个别据点,又将是一场武装大游行。

  “阿克托比,给各舰发信号,

  让船上的战士们今天白天可以痛饮马奶酒,然后从今晚开始禁酒休息,

  免得战士们下了船精力不足,影响我们进城的时间。

  毕竟,只需要两天就能抵达杰尔宾特,只要进了城,有的是机会让他们折腾,”

  过得片刻,得到莫桑号上发出的令旗指令后,各舰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作为舰队旗舰的莫桑号刚刚开出港口,海面上就出现了一阵东风,只见莫桑号帆船的首尾,悬挂着的吴字大旗,迎着海面上刚刚吹起的海风猎猎作响。

  站在舰首的吴潇看向各船上欢呼的人群,冲着海面发出一声长啸。

  马哈奇卡拉要塞守备府内,正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欢迎宴会,本该两天后抵达的援军,在鲁斯亚的安排下,让自己的总管专门派人将领兵的贵族们先行请到了要塞内。

  焦嫩的烤全羊,金黄的烤乳猪,新酿的葡萄酒,搭配着刚出炉的白面包,组成了要塞内难得的丰盛晚宴。

  “尊敬的殿下,作为可汗陛下册封的侍卫长,我无法认同您自封的王储头衔。

  您应该明白,可汗陛下从未册封给您王储的头衔,

  您只是马哈奇卡拉要塞的守备,无权剥夺我的兵权。”

  宴会厅内,一位中年贵族捂着被刺伤的手臂,冲着端坐着的鲁斯亚说道。

  “是吗?”

  鲁斯亚拿起餐桌上的桌布一角,擦拭着手中剑尖上的血迹,无视中年贵族坚毅的眼神,嘲讽的说道:

  “不得不承认,您真的是我的父亲最信任的人。

  但是,不光是我无法接受,马哈奇卡拉要塞内所有的贵族们,

  都无法去接受被那个流着肮脏的外族之血的孩童所领导的风险。

  希瓦尔汗国的王室,应该是纯正的希瓦尔血统,不能掺杂一丝的糟粕。

  作为我父亲的长子,更是唯一流着纯种希瓦尔血脉的王子,

  我来担当王储的头衔,并从我的父汗那里接收可汗的称号不是最应该的事情吗?”

  “不,您不能这样,您这样做是在谋划一场叛乱!”

  中年贵族挣扎着吼道。

  “好了,既然你不愿意成为我的助力,

  那么,你可以去死了,对了,临死前告诉你一声吧。

  当我击退了沙曼哈拉的军队,我就会前往希尔凡,去接收我早该拥有的头衔。

  当我成为希瓦尔的主宰后,我将改变可汗这个野蛮的称呼,

  只有国王这个头衔和制度,才能让希瓦尔变得文明、变得强大,

  而厅内的这些贵族们,将是希瓦尔王国富强的见证人。

  可惜,你看不到这一天了。”

  挥挥手,示意侍卫把人处理掉,鲁斯亚用剑割掉染血的桌布,扔到一边后对身边的总管吩咐道:

  “可以了,派人去跟沙曼哈拉联系吧,我要跟他谈一谈。”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