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五十一章 马梅德卡拉的腰刀

第五十一章 马梅德卡拉的腰刀

  “快,快放吊桥!

  敌袭!敌袭!”

  伊兹别尔巴什城堡的吊桥处,杰拉比疯狂的向城内跑去,并狂吼着让城墙上的守兵放下吊桥。

  作为上任达吉斯坦酋长留给马梅德卡拉的领地,伊兹别尔巴什城堡修的很是坚固。

  平常的同级别的贵族,也就是修一座四面围住的城墙,再加上几座简单的塔楼,就是一座最标准的贵族城堡。

  但是毕竟是前任达吉斯坦喜欢的儿子,为了补偿不能继承酋长头衔的遗憾,专门为马梅德卡拉的伊兹别尔巴什城堡外,挖了一座护城河。

  不仅仅是使得城堡的防护性能更加出众,也是为了避免当马梅德卡拉与他那心量狭小的兄长发生冲突时,能够保证自身的安全。

  可惜,喜欢幼子的前任酋长,却没想到为小儿子修的城堡最终却便宜了别人。

  对伊兹别尔巴什城堡的防护力非常了解的杰拉比,自信只要能够将吊桥收上来,哪怕城外的人马再多,城内也能有自保之力。

  虽然受支援马哈奇卡拉要塞的缘故,城内的大部分军队都被抽调到了要塞中,但城内还有将近五十名士兵。

  只要再加上城内的奴仆和健壮的妇人们,坚守两天还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尽在咫尺的首府杰尔宾特那里,就会派来援军,一切都将毫无问题。

  可惜,杰拉比高估了守兵的反应能力,也低估了城外骑兵的速度。

  本以为城外的军队也是跟前段时间一样情况,都是支援马哈奇卡拉要塞的援军,城墙上的守兵根本没当回事,一直在聊天打屁。

  当听到杰拉比的惊吼声,并做出反应时,城外端紧骑枪的骑兵们,已经冲到了吊桥前,并像疾风一般冲进了城门内。

  两名按照杰拉比的吩咐,正准备抢着关闭大门的守兵,被骑兵手中的骑枪很很的贯穿身体,并伴随着骑兵的冲击力量,高高的挑在了骑枪之上。

  嚯嚯两声,获得战果的两名骑兵冲入城内后,将手中的骑枪扔在地上,无视被扎成串串的尸体,飞快的翻身下马,并从马背上取下备好的刀盾。

  左手持刀,右手持盾,身披铁制胸甲的骑兵转化为步兵,向着城门两侧的守兵们杀去。

  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杀神,在瞅瞅身上单薄的衣衫,守门的几名守兵轰的一声,四散而逃。

  见状,两名骑兵也不追击,转身把守好城门,迎接马梅德卡拉后续的步兵队进城。

  另外由马梅德卡拉的总管,扎卡哈率领的四名骑兵,则挽起缰绳,将战马的速度稍微放缓,沿着城内的土路,向着城堡主楼冲去。

  领头的扎卡哈,一边冲锋一边大声的喊着:

  “马梅德卡拉殿下率军回来了,

  降者免死,顽抗者格杀勿论!”

  跟随扎卡哈冲锋的四名骑兵,则同样大声喊着:

  “马梅德卡拉殿下率军回来了,

  降者免死,顽抗者格杀勿论!”

  向着主楼奔跑的杰拉比,侧身躲过扎卡哈的骑枪,看着不远处已经关上大门的主楼,一咬牙,跑向主楼后方的马棚。

  杰拉比在马棚中骑上伊兹别尔巴什子爵的战马,又将总管的马牵上,想了想,杰拉比将马棚中的六匹马都解开,用马鞭狠狠抽着其余的马匹,驱赶着向城门方向冲去。

  借着受痛狂奔的战马,杰拉比将身子伏在马背之上,居然顺利的在准备进城的马梅德卡拉的面前,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来不及去追赶跑出去的杰拉比,马梅德卡拉吩咐步兵队赶紧进城,并在进城后将城内唯一的城门和吊桥都关了起来。

  城内土路两侧,跪伏着不少没能跑进主城的守兵,和在主楼外劳作的奴仆们,马梅德卡拉简单安抚了几句后,讲目光望向了紧闭着大门的主楼。

  “扎卡哈,干的不错!”

  夸奖了几句带队夺下城门的扎卡哈,马梅德卡拉抽出手中的腰刀,抚摸着刀背上刻着的花纹,吩咐道:

  “给这些守兵们武器,让他们去向主楼进攻,只有攻破主楼才能赦免他们的罪过,没有听到命令,不准任何人后退!

  扎卡哈,你带一队士兵作为督战队,凡是敢后退的,杀无赦。”

  望着降兵们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武器,慢腾腾的向着主楼前进,马梅德卡拉来到剩下的投降的奴仆面前说道:

  “奴隶们,你们的机会来了。

  拿起武器,只要能攻破主楼,根据领主的法令,我就能给你们恢复自由民的身份。

  对于表现出众的人,我不介意将他编入我的侍卫队中,所以,抓住机会吧。”

  效果很明显,和心不甘情不愿的降兵们不同,奴仆们爆发出了极高的热情,纷纷捡起武器,向着主楼的方向前进。

  正当降兵和奴仆们将主楼团团围住的时候,主楼最高处的窗户打了开来,伸出了一面白旗。

  现任伊兹别尔巴什子爵的总管,举着白旗从打开的窗户处伸出头来,大声喊道:

  “马梅德卡拉殿下,子爵大人愿意将所有的财富都献给您,换取楼内的人全身离开,您看怎么样?”

  对于对方的建议,马梅德卡拉不屑的轻笑两声,回复道:

  “是吗?

  你觉得你们还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吗?

  不要废话,打开大门,全体滚到我的面前来。”

  总管回头与房内说着什么后,伊兹别尔巴什子爵的身影现了出来,说道:

  “殿下,请您先以贵族的荣誉起誓,保证楼内所有人的安全,我才会选择下去与您见面。

  否则的话,不经意的某个小火苗,都有可能将整座主楼焚毁。

  到时候,除了光秃秃的城墙,您将不会拥有任何收获。”

  “是吗?

  从小就爱自作聪明的你啊,窃取了本属于我的领地,居然还想着用我的财富来威胁我?”

  摸了摸腰刀刀背花纹旁的两个字,想起吴潇酋长告诉自己的忠、狠两个字的意义,并赐给了刻有遥远东方文字的、同样来自吴潇家乡的腰刀。

  忠字,是让自己时刻忠于吴潇;

  狠字,则是让自己时刻铭记自身性格的弱点。

  将腰刀插回刀鞘中,马梅德卡拉大笑着说道:

  “那么,你就与你的财富一起去死吧,传令,进攻!楼内的人,一个不留!”

  下打完进攻命令的马梅德卡拉,不再看着主楼前的战况,转身返回城门处,派一个士兵出城向吴潇报捷外,则开始组织城门的防卫工作。

  北有马哈奇卡拉,南有杰尔宾特,当好这枚定在中间的钉子,马梅德卡拉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