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五十五章 血战前的拍马屁对赌

第五十五章 血战前的拍马屁对赌

  “快!快!快!

  顶上去,把城门堵死!”

  伊兹别尔巴什城堡,正在被攻城锤撞击的城门处,守城的中队长狂躁着吩咐着手下的士兵们,运送各种石块、杂物等东西来将城门堵死。

  “队长,城里的石头不够啊,这个伊兹别尔巴什太平坦了,城里的石头除了运到城墙上的,城内已经找不到石头来用了。”

  负责押运石头的小队长擦着头上的汗水,气喘吁吁的向狂躁的中队长说道。

  “你是眼瞎吗?”

  可惜,中队长无视了小队长的辛苦,用手中的弯刀指向城内一处说道:

  “去主楼那里搬石头去,那里多得是。”

  “可是,主楼的石材不应该留给首领大人以后修复用的吗?”

  小队长对首领的关怀,却换来了身后的大声呵斥。

  前来城门处观察战况的马梅德卡拉,黑着脸对着这位关心自己的小队长骂道: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派人去从主楼那里搬石头去!

  重修主楼?先挡住城外的敌人后再说吧。

  要不是看你忠诚的份上,我真的想一刀劈了你!”

  “哎,鲁斯亚的军队来的太快了一点。

  哪怕再给我一天的时间来准备一下也好啊。”

  从开始破损的城门缝隙处,望着城外正在撞击城门的敌军,马梅德卡拉感叹了一句后,厉声对身边的扎卡哈吩咐道:

  “让那些女人们赶紧把水和木柴运到城墙上去,烧好后先往城门下面浇!

  再让火绳枪队调50个人过来,堵门的石头不用堆满,在上面留点缝隙,让火绳枪兵们从缝隙处射击,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人把城门捅开!”

  自从在卡斯皮斯克村庄得到杰拉比的汇报后,鲁斯亚就命令军队加快了南下的步伐,硬是通过急行军的方式,在伊兹别尔巴什城内刚刚结束战斗的时候,就出现在了伊兹别尔巴什城堡的外面。

  面对紧闭的城门,经过简单的休整,并临时制作了建议的木制桥梁和攻城锤后,鲁斯亚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由大贵族麾下骑士领的领民组成,共计400人的第一梯队,随着骑士们的指挥,向着城门和城墙处进攻。

  战事的开局堪称完美,跟随马梅德卡拉前往城门处准备防守事宜的,只有不足50人,马梅德卡拉只能在城墙上眼睁睁的看着鲁斯亚的军队原地休整,并制作工程器具。

  马梅德卡拉只能一边督促着城内的队伍尽快完成对城内残敌的搜剿,一边不断调动空闲下来的士兵们向城墙处汇集。

  幸运的是,马梅德卡里的并不是像杰卡拉所说的不足100人,在加上吴潇专门派出的支援部队,和临阵投降的降兵、奴仆后,马梅德卡拉手中可用的力量达到了370人,对于只有一个城门伊兹别尔巴什城堡来说,守备力量还算是比较充足的。

  可惜,对于鲁斯亚来说,马梅德卡拉的幸运就是鲁斯亚的悲剧,眼看着先锋部队顺利在护城河上架起了桥梁,攻城锤撞击在城门上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在所有人都认为马上就要攻破城门,并附和着鲁斯亚一同探讨派谁留守时,砰砰砰,连环竹筒爆裂的声音从那快要碎裂的城门处传了过来。

  “火绳枪,居然是火绳枪!”

  望着自家麾下的骑士,在拥挤的城门处迎着声音倒地的身影,正在鲁斯亚身边探讨的贵族吃惊的喊了出来。

  而鲁斯亚的脸色瞬间就黑了起来。

  “王储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突然出现并占领伊兹别尔巴什的军队,是从哪里来的?”

  “您不该向我们隐瞒这么重要的军情!

  我们可都是向您献上效忠书的!

  ...”

  无视鲁斯亚铁青的脸色,周边的贵族们七嘴八舌的向鲁斯亚追问道。

  对于这些贵族们的质问,鲁斯亚没有回答,而是将手指向率领着可汗侍卫军的贵族说道:

  “你,带领你的部队攻城,没有传令的号角声响起,不得后退,否则杀无赦!”

  当被点名的贵族不甘的率队出战后,鲁斯亚沉声向众位贵族解释道:

  “里海海路,

  城内是加齐库穆赫一个叫做吴潇的贵族的军队,

  领兵的是达吉斯坦老酋长的次子,被驱逐出境的马梅德卡拉。”

  看向众人吃惊和疑问的表情,鲁斯亚结合杰拉比的情报,将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马梅德卡拉在这里只是要当一枚阻止我们南下的钉子。

  而那个狡诈的吴潇,将从海路直扑杰尔宾特!”

  “啊不!杰尔宾特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守军的。

  除了希尔凡还保留部分可汗卫队外,整个汗国军队的精华都在这里了!”

  对一名吃惊的贵族说的话表示赞同后,望着已经勉强冲到靠近城门的地方,但却被火绳枪的枪弹压制的难以前进的可汗侍卫军,鲁斯亚拍板说道:

  “所以,我们得赶紧支援杰尔宾特,不然我们就会被前后包围住的。

  所有人回到自己的队伍中去,现在全体再次急行军,今晚务必抵达卡亚肯特修整,明天上午必须抵达杰尔宾特!”

  得到命令的贵族们,指挥着军队们继续向南前进,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忽视了正在攻城的侍卫军,就好像从没有这支部队一样。

  ......

  奥格尼,位于杰尔宾特以北5公里的地方,村内的居民一大早就被凶恶的士兵们,押解到了杰尔宾特,去维护昨日战火中受损的城门和城墙。

  村民的离去并没有让奥格尼安静下来,反而是从杰尔宾特开来的士兵们,给奥格尼带来了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瓦纳尔,昨天的战斗你可是比我差远了啊。

  我的手下们,可是有62个人直接成为了自由民,哈哈。”

  组织士兵们砍伐树木制作米栅栏的苏莱曼尼亚,向纳瓦尔打趣道。

  在半夜接到马梅德卡拉派来的报捷使者后,本打算在之前属于索拉西亚的,刚刚打扫干净的卧室内安睡的吴潇,忍着疲惫的困意,下达了让苏莱曼尼亚和纳瓦尔第二天一早前去支援马梅德卡拉的命令。

  刚刚行军到奥格尼的两人,意外碰到了马梅德卡拉再次派来的求援使者。

  了解到情况后,苏莱曼尼亚和纳瓦尔一同决定转为就地防御,并派兵护送求救使者前往杰尔宾特。

  “哼,你那是沾了酋长大人的光,等鲁斯亚的军队抵达后,再比一比谁的战果更高吧。”

  将一根原木搭在立好的支架之上,半蹲着身子将滑膛枪的抢管放在原木上,试着瞄准感受一下滑膛枪的角度后,纳瓦尔不甘示弱的说道。

  见到纳瓦尔的动作后,苏莱曼尼亚有样学样的试了试后说道:

  “酋长大人之前教导的这种战场简易栅栏还挺有用的,到时候谁的战果少的,记得去酋长大人面前说一天对方的好话,如何?”

  “一言为定,说起拍马屁,我可是听说你是毫不逊色马梅德卡拉那个家伙的,哈哈。”

  “诽谤,对酋长的赞美那能叫拍马屁吗?”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