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五十七章 血战开启

第五十七章 血战开启

  “传令下去,让两翼的弓骑兵们自由射击,前出的步兵兵团居中保护骑手们,阻挡对面可能出现的进攻。”

  望着吴潇排出的三一龟甲阵,鲁斯亚毫不掩饰心中的蔑视,对身边的贵族们轻笑着说道: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用古罗马的龟甲阵,难道不知道这是早就淘汰的军阵了吗?

  各位,回到你们的部队中去,在那些乌龟壳们被打破后,就是你们冲锋夹击,尽情的获取战果的时刻了。”

  鲁格尼的战场上,并没有后世电影电视剧中所表现的那种漫天的箭雨,反而是在经过几次试探后,鲁斯亚布置在军队两翼的,由游牧贵族的战士为主组成的弓骑兵方阵中,马背上的战士们,站在距离吴潇两翼部队150的远的地方,不慌不忙的拉起将近一人高的复合长弓,瞄准着木栅栏后面射击着。

  作为自认为身体内流着成吉思汗血脉,是黄金家族子孙的鲁斯亚,最为依仗的就是两翼的这两只700人的弓骑兵。

  为了维护自身的地位,确保在争夺汗位的过程中不至于失败,自从鲁斯亚的弟弟诞生后,两年间,鲁斯亚散出去了无数的金钱,方才笼络住了这两只希瓦尔汗国境内最大的游牧部落。

  同样为了增强这些弓骑兵们的作战能力,鲁斯亚专门从奥斯曼帝国的商人那里,花高价购买了充足的复合长弓,并经过秘密训练后,这些弓骑兵们的战力得到了大幅上升。

  面对着隐藏在木栅栏和盾牌保护下的滑膛枪兵们,这些弓骑兵们并没有冲锋的意思,在突进的长矛手和盾兵们的保护下,不断地重复着张弓、蓄力、发力的过程。

  每一轮动作后,都有几百支箭矢划着弧线射向吴潇的阵前。

  “这些该死的希瓦尔人!

  怎么就不能来一场光明正大的正面的碰撞!”

  面对袭来的箭矢,位于突出位置的苏莱曼尼亚,不得不半蹲在地上,在侍卫们的盾牌下躲避着被箭矢击中的风险。

  五轮箭矢过后,苏莱曼尼亚的兵团中开始出现伤亡,随着伤亡的出现,苏莱曼尼亚的心态也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狡诈的鲁斯亚,只会远远的射箭来骚扰我们,要不是酋长大人不准出击,也不准开枪的话,非得让他常常阿达兰勇士们手中弯刀的滋味。”

  在观察鲁斯亚的军阵以后,吴潇专门下达命令,严令各个兵团禁止主动出击,只要敌军没有进入100米的射程内,禁止开枪!如果各个方阵能坚持的话,最好放到70米的距离再开火。

  咬紧牙关的吴潇,命令士兵们坚守阵地,不发一枪是有苦衷的,究其原因,还是在于滑膛枪那可怜的射程和命中率的关系,哪怕滑膛枪已经比火绳枪先进了很多,但在远距离的有效杀伤力并不高。

  历史上的普鲁士军队曾经做过一项试验,用滑膛枪对一个3米宽1.8米高的目标射击100发,在76m的距离上可以做到命中60发,在150米的距离上可以做到命中40发,在230米的距离时就只有可怜的25发了。

  考虑到战场上的环境,枪械发出的烟雾,对死亡和受伤的恐惧,嘈杂的噪音等因素对士兵心里的影响,实际战场上的命中率要比这种理想试验还要低得多。

  按照实验的数据,500人的滑膛枪兵团,在90米的距离上对一个进攻中的300人的部队进行两次齐射,理论上可以命中发,可是根据18世纪各国军队的经验,战场上能命中150发就已经是最佳成绩了。

  另外的一点则在于,滑膛枪的射速还是慢了一些,这些南下前才临时换装滑膛枪的士兵们,单枪的射击速度也就只有每分钟2-3发的水平,根本达不到历史上普鲁士士兵们最高的每分钟5发的水平,将近半分钟一发的射速,就算有三段射击来进行弥补,却是无法形成饱和的火力网的。

  只有在近距离内,滑膛枪的火力和命中率才能够得到充分的体现。

  “再给指挥官们强调一下,务必在进入100米的距离后,才能开枪,若是有私自开枪者,战后军法严惩!”

  眼睁睁看着个一枪未发的士兵们,被从盾牌之间的缝隙中的箭矢击中倒地,吴潇咬紧牙关再次命令各兵团不准开枪。

  吴潇在等,等这些弓骑兵们手臂无力的时候。

  吴潇坚信一点,对面的弓骑兵们确实实力强劲,但是无论他们手中的复合弓射程如何,弓的动能都是来自于射手的拉力,再好的弓不过就是比劣弓能承受的最大拉力更大一些罢了。

  而弓手们的射程,是基本取决于射手的臂力如何的,若要射的又远又有力道,这些弓骑兵们就要费花更多的力气,150米的距离,在保证射出的箭矢的杀伤力的同时,弓手必须全力开弓。

  使用强劲的复合长弓,普通弓手也只能坚持连续放22支左右的箭矢,再接着连射的话,力道就会明显不足了。

  这些弓骑兵们实力再强,也是有极限的。

  吴潇等待的,就是这些弓骑兵们力道不足,后继乏力的时候,同时吴潇的嘴中,正在默默的数着射出弓箭的轮数。

  “32、33、34!”

  数字数的越来越多,吴潇的牙也被咬的越来越响。

  当数到55、56的时候,对面的箭矢明显变得非常稀疏起来,不出吴潇所料,弓骑兵们明显开始了战场休整,对面鲁斯亚的中军处,也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传令下去,让弓骑兵们回到我这里来,对面乌龟壳已经开始塌了”

  观察着战况的鲁斯亚,对于弓骑兵们的战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肉眼可见的,那三个厚厚的乌龟壳,已经被弓骑兵们的箭矢撕开了一个个的小口子,根据估算的结果,对面最少已经伤亡300人了。

  扬了扬手中的马鞭,将弓骑兵们调回中军后,鲁斯亚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让后面的贵族们,率领他们的军队冲锋吧,打破壳的乌龟,味道还是比较鲜美的。”

  看到鲁斯亚的进队开始总攻后,吴潇将纳瓦尔的兵团分开补充到了苏莱曼尼亚、阿托根和多梅尼科的兵团中,虽然有盾牌的防护,但只守不攻的情况下,还是产生了不小的伤亡。

  “120米

  100米

  80米

  70米”

  当鲁斯亚的军队踏过预留的标示着距离的标志物后,表吴潇张开紧绷的嘴巴,怒吼的下令道:

  “全军射击!

  让那些希瓦尔人尝尝枪弹的滋味!”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