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五十九章 我起誓

第五十九章 我起誓

  “因都思,整整60年了。

  从我的曾祖时,这个地方还叫做塔尔卡,是咱们加齐库穆赫的领地,

  卑劣、野蛮的希瓦尔人从我曾祖的手中夺走了这里,并把它改名为马哈奇卡拉。

  你看到这面墙了吗?

  这面墙是我曾祖时就建在了这里,作为抵挡希瓦尔人的城墙。

  现在,我终于夺回了本属于加齐库穆赫的东西,夺回了曾祖的城墙。

  王国和家族的耻辱,终于被我洗刷了。”

  马哈奇卡拉守备府的南侧,沙曼哈拉抚摸着一面老旧的城墙,感慨的向因都思诉说着这面墙的往昔。

  “陛下,作为收复旧领的见证人,我有一个建议希望能得到您的批准。”

  陪伴在沙曼哈拉身旁的因都思,手抚着心脏的位置,庄重的单膝跪地说道。

  沙曼哈拉点点头说道:

  “说吧,我的功臣。”

  得到允许的因都思,郑重地说道:

  “我的陛下,为了纪念这伟大的事迹,我建议将这座马哈奇卡拉要塞更换为它本来的名字,它应该重新叫做塔尔卡。”

  沙曼哈拉收回思绪,很是高兴的说道:

  “没错,塔尔卡,它就应该叫做塔尔卡。

  向国内发消息,告诉我的臣民和我的家族成员们,塔尔卡,回来了。”

  沙曼哈拉盯着从自己面前走过的被押解的俘虏们,双手攥紧握拳,面上闪过一道狰狞之色后说道:

  “把所有的俘虏都押到这面墙这里,把全军都集结过来,

  我要用这些肮脏的俘虏的鲜血,来告慰60年前死战在这里的加齐库穆赫战士们的亡魂!”

  不得不说,鲁斯亚对他的总管的认识很正确,这位忠诚但却又有些愚蠢的总管,居然答应了沙曼哈拉提出的,派遣30个人进城查验金币真假的要求。

  约定的第三天一早,总管就将要塞的城门打开,迎接这些检查团的进入,当这30人的检查团进入城门内后,却目露凶光,纷纷从马车上拿出长刀和木盾,刹那之间,根本没有防备的守兵们就被这些专门挑选出来的勇猛敢死之士杀了个对穿。

  同一时间,这些敢死队们动手的时刻,城外的加齐库穆赫营地,早已等候多时的骑兵们,就一马当先的向城门处冲了过来,后续的步兵部队更是携带着攻城锤等攻城工具倾巢而出。

  被鲁斯亚赋予守城职责的总管大人,慌张之下还没往城内跑多远,就被这些敢死队追上抓了起来,城内更是因此陷入了混乱的局面。

  在被逼迫着下达了投降的命令后,这位总管大人和守城的守兵们,一箭未发就成了沙曼哈拉的俘虏,并被押解到了沙曼哈拉的面前。

  当所有的军队和俘虏们都集合完毕后,在因都思的主持下,沙曼哈拉进行了简短的祷告仪式,或许是从沙曼哈拉的祷告词中感到了接下来的命运,俘虏们开始挣扎起来,部分俘虏则是瘫软在了地上。

  亲手砍下了总管的头颅后,沙曼哈拉挥挥手,一场杀俘祭祀活动开始的也快,结束的也快。

  踩在被鲜血染红的地面上,沙曼哈拉刀指南方,下达了全军继续南下的命令。

  望着陆续出城的部队,正在离开城门的因都思,拉停身下的战马,回首望着城门上的箭塔,想起了与沙曼哈拉的对话:

  “盟约和诺言一样,都需要去遵守,但是怎么遵守,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

  那个吴潇估计已经在与鲁斯亚的战斗中损失惨重了吧,现在,正是我们前去履行盟约并接受战利品的时刻,哈哈!”

  ......

  高加索山脉,成功阻挡了由里海方向吹来的海风,在积聚的水蒸气们无处可去的时候,一场降雨就出现在了达吉斯坦中南部的大地上。

  “真该死!

  为什么要遇到这样的鬼天气!

  让战士们结阵互保,咱们的枪打不响,他们的弓箭也没用的。

  现在靠的就是坚持!”

  派人向阿托根和多梅尼科下达了向阿达兰兵团位置集结的命令后,吴潇摸着受伤的右肩膀,对着苏莱曼尼亚说道。

  吴潇在阵前给将士们打气并观察敌情的时候,却被鲁斯亚的游骑兵射出的一支箭矢击中了右肩膀,简单止血用布料包住后,吴潇拒接了苏莱曼尼亚让自己后退的建议,继续持刀坚守在阵中。

  虽然突然下起的大雨让手中的滑膛枪们不能再使用,但同样泥泞起来的道路,也阻挡了鲁斯亚的游骑兵们的冲锋,靠着木栅栏的防线,战场上仍保持着胶着的状态。

  在下达命令前,吴潇专门向系统咨询能否雇佣军队,得到的却是意料之中的拒绝。

  因为吴潇从沙曼哈拉那里得来的巴库子爵头衔,所附属的领地范围,只是在达吉斯坦的最南部和施尔瓦的东北部,杰尔宾特区域是无法得到系统的支援的。

  虽然马梅德卡拉拥有整个达吉斯坦地区的弱宣称,但是系统只承认那些强宣称。

  顾不得从系统那里争执什么强宣称和弱宣称的区别,吴潇只明白一点,若是坚持不下去的话,今天就会是自己的死期!

  眼看着部分敌人冲到了第三道木栅栏前,吴潇二话不说,提刀就带着侍卫们去补住缺口,在劈刀砍翻一个从木栅栏前越过来希瓦尔士兵后,顾不上因用力过猛造成的伤口崩裂,吴潇喘着粗气对防线上的阿达兰和亚美尼亚奴隶士兵们说道:

  “战士们,再坚持一下,我以酋长的名义起誓,只要能够坚持并战胜这些希瓦尔人,战后不止恢复你们所有人为自由民,还会赐予你们土地来让你们生活。

  对面的希瓦尔人伤亡比我们大得多,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向存活的奴隶士兵们许诺以后,阵中的士气明显提升了起来,吴潇望着阴沉起来的天空,继续打气说道:

  “守住,一定要守住,天马上就要黑下来了,对面很快就会收兵的。

  只要到了晚上,我们就还有机会!

  胜利,一定会是属于我们的!”

  打退了又一波的进攻后,擦拭着脸上的雨水,吴潇和士兵们一起将倒下的木栅栏扶起来,并吩咐苏莱曼尼亚组织人手把防线上的尸体摞到木栅栏后,靠着这些尸体组成一道尸墙,来增强本已摇摇欲坠的防线。

  “酋长,您快看。”

  正在搬着一具尸体往木栅栏走去的吴潇,被激动地苏莱曼尼亚紧紧抓住手臂颤抖的说道:

  “大旗,鲁斯亚的大旗倒了!”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