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六十一章 接他?做梦!

第六十一章 接他?做梦!

  “潇,你现在过得好吗?

  工作怎么样啊?找到对象了吗?

  我听前后院的你那在沪上退休,过年回家的大爷大娘说的。

  他们说啊,京城啊、沪上啊都是魔都,挣得多的,花的更多,

  我给你大爷大娘说,你说过你现在在京城一个月能挣八九千呢,不少呢。

  但是你大爷大娘告诉我说,在京城那种给人送外卖的都能挣1、2万呢,工地上的小工一天还500块呢。

  说你那七八千太少,京城一个月租房子都得4、5千块钱呢。

  你挣的那点钱,刨去房租,自己再吃吃喝喝根本剩不下钱的。”

  电话那边,一个苍老的女人慢慢的说着话:

  “潇啊,我跟你爸商量了商量,你看中不中啊。

  我跟你爸岁数都大了,家里也就你这一个娃。

  爸妈啊,挺想你的。

  爸妈啊,虽然都没啥文化,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把你供养到大学毕业了。

  感谢国家的好政策,你上学没用家里的钱,国家的助学贷款帮了咱家大忙了。

  你毕业后这几年,说想留在京城闯一闯,看一看,

  爸妈啊,也都支持你。

  但是,娃子啊,

  要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咱就回来吧。

  爸妈啊,还想着早点抱孙子呢。

  你爸过年的时候还念叨你呢,除了刚毕业那两年回来了两次,

  最近几年你再也没在家过过年呢。

  爸妈也都理解,工作忙嘛,娃子还是要奋斗的。

  前天,你爸跟你老姨家的女婿说了说,能不能跟他那在乡里当小学校长的弟弟说说,

  假如你回来的话,能不能在学校里先谋个差事,你好歹上学那会儿学的师范生嘛。”

  “潇,你先别着急啊,爸妈这不是跟你商量呢啊,

  这不今天上午,你那老姨家的女婿人家给回话了,

  说只要你肯回来,他拼着跟县里的教育局长拍桌子,也得给你弄个编制。

  说到时候让你教历史和思想品德,让你好好跟咱乡里的娃子们教育教育。”

  “潇啊,娘记得,你考大学前,最喜欢学的最好的就是历史和思想品德呢。

  人家校长听说你还没对象呢,人家拍胸脯说只要你回来,立马给你介绍对象呢。

  咱山里的女娃虽然是没城里的漂亮,但是咱山里人踏实啊,

  手能提肩能抗,种地喂牲口样样都得竖大拇指的,哪像成立的姑娘,一个个弱不经风的。”

  “喂

  喂

  潇,你说话,别着急啊。

  你要是不愿意回来,也没事的。

  你爸说了,你要是打定主意留在京城的话,

  我跟你爸就合计合计,准备把家里承包的地都转出去,

  家里的牛啊、羊啊,都卖卖。

  加上这几年你寄给妈让妈替你保管的那8万块钱,妈一份都没花,都给你存着呢。

  搂了搂,再把家里那片老宅基地卖了,估摸着能凑个20多万。

  到时候都给你寄过去,什么三居室、大房子啊,咱买不起,

  你先买上个小的,听你大爷大娘说,在京城的五环以外,30多平的小房子差不多能够首付的。

  房贷你不用担心,你大爷大娘说了,能给我跟你爸找个给人家厂子看大门的活,

  一个月包吃包住,还给开3000多呢。”

  “妈!爸!

  那是你们老两口养老的钱,你们别管了,我自己能挣的!

  再给我两年时间,到时候我买了大房子,把你二老都接过来享福!”

  ......

  “酋长大人,酋长大人?”

  随着身体的晃动,浑身仍在颤抖的吴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围在身边的许重武等人和卧室内正在跳着大神的巫师,吴潇抬了抬有些虚落的手臂,轻声说道:

  “水,给我倒点水,我要喝水。”

  卧室内一阵手忙脚乱后,阿托根拖着一杯清水递给了吴潇。

  吞咽了几口清水,觉得冒火的嗓子舒畅了一点后,感觉恢复了一些精神的吴潇,命令让巫师退去后,向众人问道:

  “我这是怎么了?”

  多梅尼科抢先说道:

  “酋长大人,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您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把我们都吓坏了。”

  “是啊大人,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我怀疑是那个哈依娜给您施了诅咒,那个女人已经被关起来了,就等您来发落了。”

  忠诚的阿托根脸色愤怒的说着。

  一向沉稳的许重武,则先用突厥语说道:

  “按照城内医师的诊断,您的昏迷应该是肩膀上的箭伤引起的,再加上最近有些劳累过度,您才会昏迷了一整天,不过万幸的是,射中您肩膀的箭矢没有倒钩,医师给您处理后不会再有后续的风险,您最近只需要多注意休息就好了。”

  在说完这些后,许重武换成华夏语凑近吴潇身边说道:

  “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您的父亲和母亲呢。”

  点点头,示意阿托根去给自己弄点吃的东西后,吴潇明白,自己是因为箭伤并发,再加上本该休息的时候,却又与哈依娜胡作非为了异常,造成身体过度透支,才会昏迷一天。

  但万幸的是,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大概是在梦里吧,又看到爸妈的身影了。

  摇摇头,吴潇表示昏迷一事与哈依娜并无关联,但是鉴于哈依娜有可能对吴潇带来不详,就安排人将哈依娜带回克莱诺夫卡,赐予她一座房子和一些金钱,就让她在那里自谋生路吧,毕竟,哈依娜夺走了吴潇的第一次,吴潇还做不到那么无情,哪怕这是最黑暗的世纪。

  坐起身来,吃过阿托根带来的餐饭后,吴潇满足的放下刀叉说道:

  “说说吧,在我昏迷的这一天里,有什么事情发生没?”

  在众人分别汇报了各自兵团的补充情况、降兵安置情况、城防修复情况和城内被俘人员的处理情况后,对各人的进度表示满意的吴潇看向负责外事的许重武。

  许重武轻咳一声后说道:

  “今天中午,接到沙曼哈拉苏丹派来的使者。

  要求酋长您出城2公里后迎接。”

  双手攥紧身下的床单,吴潇冷哼说道:

  “吩咐下去,全城的三座城门全部关闭,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开城。

  哼,让我接他?做梦还差不多。

  照我说,让他来城下等我还差不多!”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