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六十三章 谈判与生意

第六十三章 谈判与生意

  “你说什么?

  你们要让我们把伊兹别尔巴什和杰尔宾特都交出来?”

  杰尔宾特的宴会厅内,刚刚还宾主尽欢的众人,当因都思说出来沙曼哈拉的要求后,马梅德卡拉轰的一声站起身来,奔到因都思的面前,抓住因都思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厉声质问道。

  厅内的许重武、多梅尼科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前来阻止马梅德卡拉,若不是吴潇用眼神制止的话,阿托根的老拳就揍到因都思的脸上了。

  被愤怒的马梅德卡拉提起来的因都思,一脸无辜的望着吴潇说道。

  “吴潇酋长,你看这个,我只不过是替苏丹大人带话而已啊。

  万事好商量,万事好商量啊。”

  坐在高台堆砌的主位之上的吴潇,吩咐马梅德卡拉放手,示意许重武、多梅尼科和阿托根等人不用着急,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后说道:

  “因都思,我的朋友。

  如果照你所说的这件事的话,怪不得沙曼哈拉那个家伙不敢进城亲自与我谈呢。”

  对于因都思带来的沙曼哈拉的要求,吴潇心里根本不着急,谈判嘛,有来有往的很正常,杰尔宾特城里都是莫桑的兵,就是不给的话,那个连城门都没敢进的沙曼哈拉,还能来明抢不成?

  吴潇反倒是一边翘着二郎腿说着,一边用小拇指掏着耳朵在心里嘀咕着:

  “这糟糕的世纪,糟糕的地区连掏耳勺这种工具都没有,哎,想家了。”

  吴潇仍记得三个月前,当生活基本稳定后,吴潇决定掏一掏耳朵里积攒了好久的耳屎。

  吩咐人把总管阿巴亚喊过来要一把掏耳勺时,阿巴亚居然告诉吴潇说没有这种东西。

  经过一番解释,当明白了吴潇是想要掏耳屎以后,阿巴亚竟然把姆巴叫来过来,表示姆巴是部落里最擅长掏耳屎的了。

  吴潇很是兴奋的侧着耳朵,准备享受一下别人给采耳的服务时,扭头间却发现姆巴拿出来了一管中空的蜂蜡。

  当一脸窘逼的吴潇询问这蜂蜡的作用时,姆巴居然说这管蜂蜡居然是用来掏耳屎的!

  姆巴一边说一边拿过来一只火把,表示只要把蜂蜡点着,将融化的蜡汁滴入耳朵,等待蜡汁凝固后,就能够将耳屎掏出来了。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这样掏耳朵是能够不断回收再利用的,望着姆巴手中的蜂蜡,怪不得看上起颜色怪怪的,居然里面有部落很多人的耳屎!

  忍住呕吐的感觉把姆巴赶走后,吴潇只好简单用小拇指清理了一下,可惜,小拇指头掏的就是没有掏耳勺掏的干净啊。

  望着台下欲言又止的因都思,吹了吹掏出来的耳屎,吴潇更加怀念掏耳勺了:

  “就是不知道安排给阿巴亚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当得知不只是莫桑,整个诺盖、金帐,还是格鲁吉亚,甚至是热那亚、威尼斯这种繁盛的商业共和国,除了有些贵族使用纤细的木枝或者金属细棍外,所有国度都没有掏耳勺这个东西。

  这妥妥的商机啊,想起了华夏古代达官贵族们用的各式掏耳勺后,吴潇专门吩咐阿巴亚组织工匠们研究制作掏耳勺。

  不同于后世烂大街的铁质小勺子,吴潇要打造的是具备掏耳勺功能的各种首饰。

  当那些有钱的贵族们与他们的情人们共进鸳鸯浴,湿漉的耳朵内让人难以抑制的瘙痒,那些用惯了的木棍却无法掏的干净时,他们的情人们,从头上卸下来的,经过改良加装的具备掏耳勺功能的各种金质嵌花的簪子、耳环甚至是吊坠,借着浴室中的水雾,贵族们趴在石台上享受着情人们贴切细致的采耳服务,这是多么具有情调的艺术品啊。

  像这种能够升华夫妻、情人之间感情的大杀器,一两重的金包铜做的金簪子,你一个侯爵、伯爵的,不掏个三五百枚热那维诺金币的话,你对得起你的夫人吗?对得起你的情人吗?对得起你那准备谋求的心上人吗?

  三百、五百的,博美人一笑,换自己享受,多么划算的买卖啊。

  买不起金的也没关系,咱这里还有银包铁的吊坠和耳环呢,三十、五十您就拿走。

  啥?还买不起?

  没事,咱家有特制的百锻铁精制而成的纯粹的掏耳勺一柄,只需要三、五枚热那维诺您就带回家。

  你说啥?就这你还买不起?

  咱家还有专门的租赁服务呢,只要您压上一些值钱的东西,您只需付出购买价格的十分之一的价钱,就能拥有一个月的使用权。

  你还叨叨?嫌租赁时间短?

  好嘞,让咱给你掰扯掰扯,这一个月的时间,可是分开使用的,想想吧您吶,您一个月与您的小情人也不过来上那么四五次,次数多了您也没那个身体素质啊。

  啥?你想一天一天分开租?

  嘿嘿,本店每次租赁最少七天。

  嫌贵呀,那不好意思了,出门左拐,您从那新长出来的树上找根细点的树枝凑活用吧。

  拜拜类您呐。

  “哈哈”

  想到掏耳勺这个财源滚滚的生意前景,吴潇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颠了颠脚尖,吴潇对着因都思说道:

  “好啦,我的朋友,知道你不愿意说沙曼哈拉那个家伙的坏话,毕竟你是他的封臣,吃人饭,受人管嘛。”

  顿了顿,吩咐在宴会厅伺候的奴仆们把专门准备的猪油拌饭这个主食端上来后,挖一勺满满的带着猪油渣的米饭送进嘴里咀嚼,吴潇说道:

  “因都思,虽然你并没有说全,

  但是呢,我已经明白沙曼哈拉的意思了。

  这样吧,你明天就可以去给沙曼哈拉复命了。

  伊兹别尔巴什,我给他了,

  杰尔宾特,我也给他了,

  他不就是想要这条商路吗?

  没关系,我把整个达吉斯坦地区都让给他。”

  举起马奶酒示意因都思一起喝一杯后,吴潇继续说道:

  “不过呢,我的马梅德卡拉骑士可是正儿八经的达吉斯坦前任酋长的次子,拥有整个达吉斯坦的优先继承权。

  那就让沙曼哈拉把靠近格鲁吉亚的这片领地给我吧,我好给我的手下那些需要领地的骑士们一个交代。

  地方不多,面积呢,也就相当于达吉斯坦的一半多一点,就从巴拉肯到奥古兹这片领地吧。

  至于头衔嘛,我觉得奥古兹伯爵是个比较好的名字。”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