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七十五章 就叫李破虏吧

第七十五章 就叫李破虏吧

  (山鸡在这里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求宣传,各种求,拜谢各位读者大佬们!)

  巴库外城的城西,一片按照吴潇的命令开辟出来的区域,居住着吴潇穿越一年来陆续赎回的800多汉人,不同于城内其他各处民族建造的居所,这片区域正在建设中的房屋都是完完全全的汉族传统房屋。

  当从吴潇处商议完事情后,许重武就命人把要建设书院,教习汉字、汉学的消息传到了这里,不多时,子弟们能够读书习字的消息就传遍了每一间房屋内的汉人。

  一处很小的院落里,参与了书册编纂的名叫华生的中年人,正在对着面前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说着什么。

  “木子,我们从父辈起就被蒙古人掠到了草原之上,成为了他们的奴隶,从记事起就生活在那名叫哈伦的地方,打小我就跟着我的父亲每天干着最劳累的工作,穿着最破的衣衫,吃着最粗糙低劣的食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二十多年前,蒙古人败了,跑回草原的蒙古人还是败了,败给了被蒙古人定为第四等的汉人,华夏大地彻彻底底的再次成为了咱们汉人当家做主的地方,当听到消息时,大家都是多么的高兴,并充满着希望啊。

  大家多么希望咱们明廷的大皇帝能够攻到哈伦来,虽然都知道哈伦离中原是那么的遥远,但咱汉人不是胜了嘛。

  木子,你还记得给你讲过的封狼居胥的典故不?

  那时候还没有蒙古人什么事,统治那里的是匈奴人,匈奴人那可是不次于蒙古人的草原部落,时时侵扰咱汉地,掠走咱汉民。

  咱大汉朝的武皇帝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咱汉人受苦啊,派出了手下最勇猛的霍去病大将军,率军远征匈奴人,离开汉地北进2000余里,越离侯山,渡弓闾河,一战歼灭了匈奴左贤王所部,歼敌70443人啊。

  俘虏匈奴屯的头王、韩王等3人,将军、相国、当户和都尉等83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封礼后,一直追击匈奴残部至翰海,方才回兵。

  多少当时被匈奴掠走的汉人都被霍去病将军救了回去啊。

  木子,你想啊,瀚海,那可是比哈伦远的多得多的地方啊,你说,咱这些汉人能不期盼吗?能不充满希望吗?

  在石头上磕了磕鞋底的污泥,华生细细擦拭着鞋面,继续说道:

  “可惜啊,可惜呐!

  明朝大皇帝的军队都打到斡难河了,马上就能看到回家的路了啊!”

  说到此处,华生忍不住呜咽起来,冲着不远处的妻子喊道:

  “孩他娘,给我拿壶酒来!”

  接过妻子递来的酒壶,华生猛灌了两口,忍住悲痛回忆道:

  “木子,当时我和你爹、还有你娘他们就盼着王师把我们都救走啊。

  打小时候,那从父辈口中听来的故乡在哪里呢?

  故乡长什么样子呢?

  我的爷爷、我的姑侄叔伯还活着吗?

  想啊,盼呐。

  那该死的不可一世的蒙古人居然往西跑了!

  还把咱们这些汉人继续都掳走了!”

  擦了擦口边的酒渍,华生双眼猛瞪,一腔愤恨之情奔涌而出道:

  “上千里啊!

  分给咱们汉人骑乘的都是劣马,根本跑不快啊。

  一路上多少跟不上的汉人被他们眨都不眨眼的就杀掉了啊!

  也是他们活该,也是他们的报应。

  跑到扎尔格朗图的时候,刚渡过布尔干河没两天,就被出现的突厥人给杀了个干干净净啊。

  说来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据说这些突厥人是跟掳走咱们的这个蒙古部落有仇,把蒙古人杀干净后,到是没把咱们这些汉人杀掉。

  但也是万幸中的不幸,虽然活了一条命,突厥人还是把咱这些汉人都充做了奴隶,仍是不把咱们当人看呐。”

  “叔,您少喝点吧,喝多了对身子不好,您的身子骨已经不像以前了。”

  木子伸出手要把华生手中的酒壶拿走,被华生直接推开,反而拿起酒壶继续大口喝着说道:

  “大概是突厥部落缺钱了吧,把咱们这些汉人卖给了奴隶贩子,这些奴隶贩子又把咱们卖到了沙尔卡尔,咱们呐,又成了诺盖人的奴隶喽。”

  “叔,真的别再喝了,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咱汉人活在这里不容易。”

  面对木子的再次劝慰,华生摇摇头,瞪着发红的眼睛说道:

  “不,我就得继续说,你这辈子都得好好记住!

  此处离家何止是数千里啊,那是整整上万里啊!”

  “木子,这么些年,你叔我,和你婶子,从来都没告诉过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今天我就告诉你,让你好好的记得!”

  无视一旁小声哭泣着的妻子,华生手指东方吼道:

  “江布尔!

  你的父母惨死在江布尔啊!

  那时奴隶贩子带着你父母和只有四个月大你,要去城内把你们卖掉。

  可谁想到,江布尔城内居然发生了叛乱,还没进城的你父母,被城内的乱军活生生纵马给踏死了啊!”

  华生伸出已经满是皱皮的手掌替木子擦拭着如瀑的眼泪说道:

  “木子,当时你母亲遭难时,为了保存下你的性命,把还在襁褓中的你藏在了灌木之中。

  说起来,也是你命大啊,你小子当时在灌木丛中睡得那叫一个稳啊,旁边战马的踏地声和乱军的喊杀声也没把你吵醒,你才捡了一条命啊。

  当那些乱军走后,我和你婶子偷跑出奴隶贩子的营地,大着胆子去看看城里的情况,却在城外的灌木丛旁看到你父母的尸首,我们本以为你也没命了,没想到你小子这时候却大声哭了起来。

  命不该绝,命不该绝啊!”

  华生的妻子安抚住痛哭的华生,抓住木子的手说道:

  “木子,这下知道为什么叫你木子了吗?

  你是被灌木救了一命啊,再加上你本姓李,正好就是木子,所以就给你起了木子的名字。

  这十三年来,一直没有给你起过大名,是为了咱汉人的传统,贱名好养啊。

  木子,你已经够苦的了,只有让你平安长大,我和你叔才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啊。”

  止住哭泣的华生,放下酒壶,大声命令木子跪在自己面前,厉声向木子说道:

  “木子,万幸,咱遇到了同为汉人的吴潇酋长,把咱们都赎了出来,给咱吃的,给咱喝的,这不,又要建书院让你这么大的汉人子弟们读书,学习!

  既然要读书了,我和你婶子商量过了,是时候给你起个大名了。

  木子,你给我听好了,告诉你咱们这些汉人的血泪历史,告诉你父母的真实死因。

  就是要让你记住这些血海深仇!

  就是要让你有一天能够去报仇雪耻!

  你叔我,唯愿你此生能够像汉之窦宪,能够击胡三千里,刻石铭功绩。

  更就燕然石,看铭破虏功。

  你本姓李,那就叫李破虏吧!”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