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八十八章 飞扬号(为书友飞扬号而题)

第八十八章 飞扬号(为书友飞扬号而题)

  “快点,船满帆,所有的士兵都再检查一下各自的装备,务必把手中的刀都磨的精亮,确保身后的木盾上没有缺口。”

  里海南部,塔巴里斯坦海岸北部50公里处,一支由十三只舰船组成的大型船队,正在乘着逐渐明亮起来的天色,满帆向着塔巴里斯坦海岸前进着。

  船队首舰的卡拉克帆的船舰首旁,用硕大的汉字刻着这艘船的名字——《飞扬号》。

  此时,一位很年轻的汉族模样的男子,正站在舰首手持双筒望远镜,望着远处的天际,向着身旁的传令官命令道:

  “看起来,登陆以后并不会下雨,传令下去,刀盾兵们先登陆并组阵防护。

  让那些火绳枪手们抓紧时间,把他们那些零碎的枪弹、火药们都收拾好,刀盾兵登陆后,他们必须在最快时间内冲上海滩,给予刀盾兵们支援。”

  方下双筒望远镜,站在飞扬号舰首的年轻人,握紧在巴库出港前,由已经进位汉国公的吴潇亲赐的镶金飞虎腰刀,望着在望远镜内还只是一条虚线的塔巴里斯坦的方向,久久不语。

  塔巴里斯坦,一个基本泯然于世界历史的国家,它位于伊朗高原的北部地区,也是里海南岸地区。

  论后世的行政区划,大致相当于后世伊朗的马赞德兰省,也包括吉兰省和戈勒斯坦省的部分土地。

  但这么小的一个国家,在世界历史上默默无闻,但是在华夏的历史上还是记录了一笔的。

  塔巴里斯坦曾经有商队,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抵达唐朝,从而在华夏史书上别名陀拔思单。

  但前世很喜欢研究小国的吴潇,却是对塔巴里斯坦这个地图上指甲盖大的国家佩服不已,称得上是世界历史上的打不死的小强国家。

  塔巴里斯坦,在公园前强大无比的波斯第一帝国时期,也就是产生了居鲁士大帝、冈比西斯、大流士一世等著名帝王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时代,历经这些强权统治者的塔巴里斯坦,虽然名义上属于希尔卡尼亚省的辖区,但却一直维持着半独立的状态。

  而在后来继任波斯高原的塞琉古帝国和帕提亚时期,塔巴里斯坦不仅没有被这些政权有效控制,却更加接近于独立状态。

  只是在公元6世纪上半叶,第二波斯帝国的萨珊王朝统治时期的卡瓦德一世,才真正从归属上把塔巴里斯坦短暂并入波斯帝国。

  然而,萨珊王朝却是通过本地王公来间接统治,实际上,塔巴里斯坦仍属于半独立状态。

  公元651年,崛起的阿拉伯帝国攻灭了萨珊王朝,趁此时机,塔巴里斯坦再次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由本地的一个王朝统治。并定都于阿莫勒。

  在这一时期,当地的一些商人于天宝五年抵达唐朝首都长安,并向唐玄宗李隆基献上产自塔巴里斯坦的枣子,并被唐朝史官称为“千年枣”,从而在华夏史书上留下了该国的名字“陀拔思单”。

  这些去到唐朝的商队还未回国,独立的塔巴里斯坦就于761年被迫降服于如日中天的阿拉伯帝国,并由阿拉伯帝国派来的总督亲自统治。

  虽然从第一任阿拉伯总督,奥马尔·伊本·阿拉开始,阿拉伯人统治了一段时间,但塔巴里斯坦人很快靠着手里的银币,买通了这些阿拉伯人,再次取得了半独立的状态。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这些靠着银币攻势,取得了半独立身份的原萨珊波斯留在塔巴里斯坦的王族血脉们。

  不知道是阿拉伯人的大意,还是这些残留的萨珊波斯王室血脉的曲意奉承,统治波斯地区的阿拉伯人居然选择了在塔巴里斯坦这里,建造了造币厂,并交由这些萨珊波斯的王室旁支来负责造币厂。

  于是,这些萨珊波斯王室的旁支们,利用管理造币厂的机会,夹藏私货,居然借鉴萨珊波斯的钱币样式,制造了称为阿拉伯—萨珊样式的钱币,不仅流通于波斯地区,并在整个阿拉伯帝国内流通。

  而这些心大的阿拉伯人,却无视了那印在钱币上,刻印的萨珊王朝最后一个强大的国王,库思老二世的头像。

  靠着造币厂的支持,萨珊波斯的王室旁支们,继续实际统治着塔巴里斯坦。

  无论是阿拉伯人建立的阿拉伯帝国、蒙古人建立的伊尔汗帝国、塞尔柱突厥建立的花剌子模,还是乌兹别克突厥帖木儿建立的帖木儿帝国,塔巴里斯坦都保持着隐形独立的状态。

  从古以来,一个政权能活的久,要么强大如罗马波斯,要么威望如教皇周室,当然还有一种就是活得人畜无害,地穷边远。

  但塔巴里斯坦虽国小民寡,却谈不上地穷边远,反而是伊朗高原上不多的低地和平原地区。

  1349年,统治塔巴里斯坦的巴文德家族被当地信仰什穆的阿弗拉希扬家族取代,萨珊波斯的王室旁支血脉断绝。

  1359年,另一个当地信仰什穆的马拉希扬家族与阿弗拉希扬家族决裂,并占据了塔巴里斯坦的西部。

  1596年,分成两部的塔巴里斯坦才被当时统治波斯的萨法维帝国吞并,并彻底湮灭在历史之中。

  而在这1445年,塔巴里斯坦仍是处于阿弗拉希扬和马拉希扬家族分裂统治中。

  ........

  随着塔巴里斯坦的海岸线在望远镜内越来越清晰,一直站在飞扬号舰首的年轻人,默默想起出发前吴潇亲自吩咐的话语:

  “没错,塔巴里斯坦是一个小地方,但并不是一个穷地方,也并不是一个不重要的地方。

  判断一个地区能不能繁荣,关键要看它能不能与文明的中心挂上勾,就说横穿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吧。

  塔巴里斯坦虽然并不在南线丝绸之路贸易线上,但它却与这条贸易线很近,非常近。

  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塔巴里斯坦这个地方,融入到丝绸之路这条充满着金银的贸易线上去。

  至于能不能实现我们的目的,就靠你们这一次出海的成绩了。”

  年轻人想起汉国公吴潇当时重重拍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