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八十九章 阿弗拉希扬的旗帜

第八十九章 阿弗拉希扬的旗帜

  “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

  一阵热闹的锣鼓喧天后,巴库城内距离内城不远的地方,一处簇新的高墙宅院前,两幅雕刻着苍劲有力汉字的木制对联,刚刚在大门两侧悬挂完毕。

  大门前,身穿华夏传统长衫的吴潇,在阿巴亚、许重武等人的簇拥下,对着悬挂好的两处对联上的汉字念道:

  “诸位,不知可有人知道我选择的这副对子的来历啊。”

  面对吴潇的问询,已经改名为吴巴的阿巴亚,看了看同样刚刚改名为苏莱的苏莱曼尼亚脸上迷茫的眼神,摇摇头说道:

  “回禀殿下,我与苏莱等刚刚改成华夏的姓名,目前正在努力学习华夏文化,但仍是掌握不多,不太明白您说的这两句的出处啊。”

  对于阿巴亚等原非华夏民族的人,现在从上到下都刚刚开始学习华夏文化,在目前只有《三字经》、《千字文》和《论语》这三本完成汉语、突厥互译教材的情况下。

  没有经过经史子集的系统学习,阿巴亚等人回答不上来,完全在吴潇的意料之中。

  吴潇点点头,将目光转向许重武,在得到许重武的眼神示意后,吴潇向着身后跟随的人群,再次微笑着说道:

  “可有人知道这两句的来历吗?”

  此时,却见人群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人,牵着手中的一个少年郎高声说道:

  “殿下,若是可以,我想为大家讲一讲这两句的来历。”

  见是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吴潇笑了笑允许了他的请求。

  目前为止,在巴库这片土地上,除了吴潇身上穿的棕绿色长衫外,就只有那几位参与了编纂书册的华夏读书人,被吴潇特批赐予了几身白色长衫。

  这位起身出言的中年人,名叫华生,恰恰是许重武提前安排好的人选,也是巴库城内的华夏讲师人选。

  只见华生将身旁的少年郎领到两处对联的面前,喝令少年郎面向对联跪下后,华生分别用华夏语和突厥语高声说道:

  “破虏,作为祖籍华夏闽南莆田人士,这两句话不仅仅是莆田的劝学名句,也是咱们华夏文化中有名的劝学格言。

  ......”

  聚集在门前的众人,经过华生与李破虏训导式的讲解,纷纷明白了这两句的来历与含义。

  原来华生和李破虏都是祖籍华夏闽南莆田,而莆田在宋朝时,就由当地的著名文人提出了“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两句千古名句,劝学良言。

  而这两句究竟出处在哪呢?

  华生绘声绘色的给众人把故事,追溯到了华夏南宋绍兴八年的轶事。

  当年,莆田的一批读书人离开家乡,前往南宋京师首都临安。

  经过省试、殿试,公布黄榜那一天,满城鼓乐喧天,鸣炮不断,士子和市民们蜂拥前来观看。

  依次看去,只见榜上第一名为黄公度,高中当科状元,陈俊卿则中了第二名榜眼,已经75岁的林邓已,还有年仅18岁的的龚茂良,纷纷考中进士,当科莆田读书人居然有多达14人金榜题名。

  而莆田作为偏处华夏闽中沿海的穷困地方,一次竟能有14人金榜题名,这可是前所未有的科举盛世,而当时的宋高宗赵构则感到非常惊讶。

  第二天,朝廷为新科进士们举办琼林宴,也就是荣恩宴,参加殿试的官员与新科进士们一同出席,其中状元一席,榜眼一席,探花一席,其余进士拼席而坐。

  赵构趁着酒兴,问道:“为何莆田能够‘扮榆未五里,魁亚占双标’?”

  接着赵构又指着黄公度问道:“卿上何奇?”

  黄公度寻思后回答:“披锦黄雀美,通印子鱼肥。”

  赵构接着问陈俊卿,陈俊卿胸有成竹答道:“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

  赵构听后,评论说:“公度不如卿!”并对此回答大加赞赏。

  而吴潇选择陈俊卿所做的这句诗联,恰恰看中的是这两句话中的含义。

  示意华生与李破虏暂且回到人群中去,吴潇指着这两幅对了高声说道:

  “今后,所有进入书院学习的人们,都要向出产这两句劝学格言的华夏莆田人那样,哪怕环境在艰难,也要学会自强不息,勤奋求学的进取精神。”

  言罢,吴潇亲手剪断了连接到牌匾的红绳,随着红绳的剪断,覆盖住牌匾的红布落了下来,红布背后的牌匾上,几个硕大的汉字写道:巴库书院

  ......

  “求您了,放我一条生路吧。

  只要您能让我活着,我所有的财产都可以献给您!”

  塔巴里斯坦地区西部,由信仰什穆的马拉希扬家族统治,靠近里海海岸的一个村庄内,一名被捆绑起来的马拉希扬商人,和他的手下们,正向着一位年轻人恳请说道。

  只见身穿锁甲的年轻人,将右脚搭在大腿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把玩着手中从商人的车队里搜出来的精致匕首。

  这个年轻人郎就是同为华夏人,现年22岁的刘越海。

  与之前那些被奴役在草原部落内,大多从事放牧的华夏人不同,刘越海却是在奴役自己的部落内,从负责在河中造小船抓鱼开始,慢慢的按照之前酋长的意思,在里海海岸上造船、打渔为生。

  在被吴潇派出的救援队赎回后,刘越海靠着自身具有的船上经验,赎回后被吴潇安排在了阿克托比的手下,并担任了一艘卡尔维拉船的船长。

  让刘越海没想到的是,阿克托比居然反对了吴潇提出的华夏化方案,并被解除了海事大臣、舰队司令的头衔,而刘越海,就趁此机会被吴潇任命为代理舰队司令。

  挥挥手中的匕首,刘越海很是认真的打量着商人的脸庞,过得片刻说道:

  “算了吧,我不放掉你,你的财货还是我的。

  那样的话,我凭什么还要把你和你的手下们放掉呢?”

  扑哧一声,刘越海手中的匕首狠狠扎在了商人的胸前,在商人不可思议的表情下,刘越海把匕首拉出,用商人的衣角随意的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迹,在命令侍卫们把商人的手下们都处理后,向传令官说道:

  “可以了,吩咐下去,把阿弗拉希扬的旗帜亮起来吧。”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