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九十二章 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第九十二章 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不得不说,巴库书院内虽然有部分建筑,是多梅尼科按照意大利的风格建造而成,但是大部分的建筑,还是按照吴潇强令的华夏风格建造的。

  而巴库书院内房屋虽多,但受限于教师的数量,第一期只占用了7间教室,这些教师就是由这些华夏风格的建筑经过简单改造而来。

  虽然从整体建筑来看,巴库书院很像华夏的书院风格,但巴库书院又不同于此时华夏大地上的那些传统书院。

  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地方在于,在巴库书院内授课的教师们,并没有什么秀才、举人等的身份,很多人在明朝人看来,也就是勉强能够识文断字,能够较流利的书写和讲述汉字罢了,但这些教师比明朝书匠们强的地方,在于都能很熟练的书写和讲述突厥文,而这一点,是高高在上的明朝书匠们所欠缺的地方。

  另一点则在于,吴潇为了巴库书院专门制作了黑板!

  得益于巴库产油区的地理位置,巴库地区拥有着很多天然石油井,并伴生着很多天然沥青,在决定推广华夏文化,并建立书院进行宣传后,吴潇就想起了黑板这一堪称教育史上的神器。

  相对于中世纪已经存在的,利用石灰石来制作出的白色粉笔而言,黑板绝对算得上跨时代的产物。

  在拥有黑板之前,古人在传授文字时,考的就是让幼童们从认识《百家姓》、《千字文》等启蒙读物中的文字开始,这些幼童们根据文字的顺序,跟随着老师一个个的诵读,经常是已经认识这些字后,老师才会开始教导幼童们写字。

  而教导写字的习字课,却是要靠老师们从扶手润字开始,手把手教着孩童们一个字一个字的练习,老师们教习的效率和教导的范围,被缩水了很多,严重制约了教育的传播速度。

  加上吴潇统治下的,这些表面上整合在一起的所谓华夏族,本质上仍是松散的沙土,只有尽快把华夏文化教导下去、传播下去,让华夏文化成为将这些沙土粘合起来的凝固剂,才是最好的让华夏文化扎根在这里海西岸的核心。

  万幸,巴库地区不缺天然的沥青,更不缺高加索山脉的石灰石,更不缺用来制作木框的树木。

  经过很简单的探索并制作后,一面面散发着沥青刺鼻味道的简易黑板,就在吴潇的指导下生产了出来,并挂在了巴库书院所有的教室内,而见识过黑板的作用后,更是被广泛下发到兵团一级的部队中,用来作战指挥。

  此时,一间完全由华夏少年学子组成的教室内,二十名少年郎鸦雀无声,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黑板前的,手拿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的吴潇。

  教室外,则站满了被吴潇以课堂内禁止闲杂人等进入的借口,而无法入内的许重武和华生等人。

  唰唰唰,握着前世手中熟悉的粉笔,虽然很粗糙很原始,师范生出身的吴潇仍是在同样很原始的沥青黑板上,书写下了漂亮的粉笔版的瘦金体文字。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将粉笔放于板槽之内,吴潇拍拍手上的粉末,面向讲台下的少年郎们,诵读了一遍黑板上的文字,并感怀说道:

  “这首词,自从我六岁时从我的父亲那里听来后,就记在了我的心里,可以说得上是记忆深刻,十一年来,我仍是非常喜欢诵读这首词。

  而我,就要考考你们,这首词是咱们华夏历史上哪位名人所作?”

  为了更好的传播吴潇心中坚持的华夏文化,这讲台下的二十名华夏少年郎,都是选定的教师苗子,在接受完半年的授课后,就要开始一边学习一边教授他人的任务。

  既是意料之外,也算得上意料之中吧,台下的少年郎们,基本都在你看我、我看你,一眼望去,居然都回答不上来这道在吴潇眼里简单万分的题目。

  心中再度感叹下这些漂泊异域的华夏族人的悲惨经历,正准备亲自解答的吴潇,却看见一个面色坚毅的少年站起身来,高声说道:

  “殿下,

  您写的这首词,应该是岳武穆大人题写的《满江红》!

  您这首词只写了半首,还有半首您没有写完。”

  “好!

  这首词正是咱们华夏民族的英雄,岳飞岳武穆将军书写的《满江红》!”

  吴潇拍手鼓掌道:

  “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可否敢上来将剩余的下半阙补上?”

  面色坚毅的少年一言不发,大步走上讲台,抱拳施礼后,从板槽中拿起粉笔,用并不流畅的字体写出了《满江红》的下半阙,并高声诵读道:

  “靖康耻,犹未雪。

  ...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补完下半阙,少年郎将粉笔掷于槽内,躬身施礼道:

  “回禀殿下,在下姓李,蒙叔父赐名破虏!

  此生惟愿能如岳武穆将军一样,攻伐异族,张我华夏之名!”

  望着施礼后走回座位的少年,吴潇高声夸赞道:

  “更就燕然石,看铭破虏功!

  李破虏,好名字!

  好名字啊!”

  吴潇拿起粉笔,将黑板上《满江红》的最后两句话重重的圈起来,忍不住心中的激动,高声说道:

  “知道为什么别的词我不写,就要写这首《满江红》吗?

  知道为什么只有你们被选中作为老师的苗子吗?”

  说到此,吴潇转向教师门口处说道:

  “许叔、华生你们都进来,把门带上。

  吩咐外面的侍卫,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顿了顿,看着同样坐好的许重武和华生等人,吴潇说道:

  “这些年,从本质上讲,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从父辈起就流浪在这异国他乡。

  身为伟大而高贵,创造了灿烂文化的华夏人,

  我们这一辈、我们的父辈、甚至是我们的祖辈哪怕曾祖辈起,

  就被这些野蛮的草原部落掳走,被他们奴役、被他们随意的驱使。

  能活到现在,不容易。

  能有现在这片让咱们华夏人生养的领地,不容易。”

  由于说的太激动,吴潇被呛得咳嗽了几声,继续说道:

  “这些你们经历过,也都知道。

  但你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生活在巴库城内的这些华夏人,

  已经是我能从周边千里范围内能寻找到的所有华夏人了。

  人数很少,只有堪堪1500人。

  这么点人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能支撑得起来现在的这小小的领地吗?”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