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九十三章 副王您都拒绝?!

第九十三章 副王您都拒绝?!

  “你们睁开眼看看吧,看看那些环伺在周围的饿狼们吧。

  在我们的周围,是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的外族人!

  是,咱们华夏有句老话说得好,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吴潇用力的拍拍桌子,高声说道:

  “但是,这句话在这里讲不通啊。

  因为对于周边的这些民族,周边的这些人们来说。

  咱们这些华夏人才是妥妥的外族啊。

  咱们才是老祖宗口中那个非我族类啊!”

  重重的咳嗽几声,拒绝了华生递来的水杯,吴潇轻捂口鼻,待觉得缓解一下后继续说道:

  “我知道,不只是多梅尼科,不只是那些被我下令处死的681人。

  他们都反对我提出的华夏化,所以我把他们都处死了。

  就像老祖宗说的那句话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给他们加入华夏成为跟我一族的机会,他们拒绝了,那么,他们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活下来了。

  但是!

  让我最不能理解!

  让我最心寒的是,咱们这些华夏人居然也有人反对我提出的华夏化,反对接纳这些莫桑人、拉克人、达吉斯坦人、阿达兰人和亚美尼亚等人成为华夏人!”

  挥手制止住许重武打算插话的打算,再度把桌子拍的啪啪响道:

  “蠢货,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十足的蠢货!

  不吸纳莫桑人,不吸纳拉克人,不吸纳那些已经臣服于我的民族。

  这些蠢货们打算怎么样?

  打算靠着这不足1500人的华夏人?

  靠着这里面不足800人的青壮,来在这群狼环伺的环境里生存?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要是有这个能力的话,咱们华夏人还至于一直被奴役?

  还至于靠着我支付的赎金才能获得自由身?”

  望着台下或流泪、或感伤、或激愤、或无言的少年郎们,吴潇转过身去,轻轻擦拭掉一滴快要流出眼眶的泪珠,从板槽中拿出粉笔,在黑板上唰唰写下两个大字,回身说道:

  “华夏!

  这两个字写起来容易,但是能把这两个字传承下去却是困难重重!

  也许你们不知道吧,就在三天前,希尔凡城的沙曼哈拉,也就是加齐库穆赫的国王给我派来了使者。

  使者提出了共同出兵格鲁吉亚的要求,而沙曼哈拉,将把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地区作为我们出兵的报酬。

  而我,答应了沙曼哈拉的要求,我将派遣一支2000人的火绳枪部队来支援沙曼哈拉征讨格鲁吉亚的战事。

  我想问问大家,对于这件事你们有什么看法?”

  面对台下显得有些兴奋的少年郎们,吴潇心里摇摇头,本想继续说下去的吴潇,临时决定听一听这些少年郎的看法。

  只见坐在讲台前的少年第一个起身,脸上洋溢着兴奋说道:

  “殿下,这是好事啊,在入学前我曾有幸看过您绘制的地图,

  阿布哈兹可是比巴库一点也不小的领地啊,只不过派遣2000人的部队,就能获得这样的报酬,我觉得是非常划算的。

  毕竟,拥有了阿布哈兹后,您所统治的领地就翻了一番啊。”

  接下来依次发言的少年们,所表述的结果也都差不多,对于领地翻番这件事很是兴奋。

  除了有那么两个少年,对军队的战损和补给提出提问,并得到由加齐库穆赫全权承担的回复后,同样陷入了对领地扩大的兴奋中。

  看着这些少年郎的表情,吴潇只觉得有些遗憾,但也并不责怪,毕竟对于这些13-17岁的少年来说,他们了解的格鲁吉亚是完全经受不住现在的加齐库穆赫的侵攻的,夺下格鲁吉亚,领地翻番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正当吴潇打算结束这个问答环节时,却见坐在最后的那个面色坚毅的少年表示要起身发言,得到吴潇点头同意后,李破虏起身环顾周遭的同期少年们,缓缓说道:

  “殿下,各位同窗,我的看法与你们不同,我觉得,获得阿布哈兹并不是一个值得高兴地事情。”

  迎着周围少年诧异的深情,李破虏继续说道:

  “大家想想地图上阿布哈兹的位置吧。

  那是位于黑海东岸,高加索山脉最西部的领地,而咱们的核心领地巴库,则是位于里海西岸、高加索山脉的最东端。

  虽然中间有奥古兹地区领地可以作为中转站,但是相距的太远了。

  领地规模看上去是扩大了。

  但是!

  我们需要将本就并不是很充裕的兵力,分出一部分去镇守阿布哈兹,虽然加齐库穆赫现在与我们接近于同盟的角色,但并没有签订盟约,加齐库穆赫随时可能调转马头,把兵锋指向我们。

  到时候,我们将面对四处受敌,各自为战的局面。”

  只见李破虏离开座位,快步走到讲台前,俯身下拜说道:

  “殿下,学生虽不才,但恳请殿下将加齐库穆赫支付的出兵报酬,由阿布哈兹更改为卡恰塔和卡尔特里的南部与奥古兹接壤的地区,哪怕领地比阿布哈兹小一些也是可以接受的。

  还请您三思!”

  “混账!

  军国大事岂是轮得到你一个少年随便评论的!”

  在教室内一侧旁听的华生,三两步走到李破虏的面前,扇了一巴掌后狠狠教训道:

  “还不给我滚回座位上去!”

  教训完李破虏,华生转身跪在地上向吴潇说道:

  “殿下,这个李破虏从小跟着我长大的,教育不周,言语有所冒犯还请您见谅。”

  本打算拍手鼓掌的吴潇,被华生闹的这一出弄得莫名其妙,待明白了华生的良苦用心后,吴潇拍拍手笑着说道:

  “无妨,既然我抛出这个问题,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想法,有任何想法都可以踊跃发言嘛。

  在我看来,刚才李破虏所说,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因为他说的很对,获得阿布哈兹确实是分兵大忌。”

  示意华生和陪着华生下跪的李破虏起身后,吴潇说道:

  “李破虏,我很看好你,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十五岁了吧,也不小了。

  这样吧,这一期你的学习结束后,就直接来我的身边听用吧。”

  看着李破虏在华生的吩咐下再次施礼拜谢,吴潇微笑着再次向台下的少年郎们说道:

  “你们可知,除了阿布哈兹外,沙曼哈拉可是向我开出了副王这一价码的。

  不过,被我拒绝了。”

  台下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副王您都拒绝?”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