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九十七章 魔镜魔镜告诉我(五一度假的书友们最帅,哈哈!)

第九十七章 魔镜魔镜告诉我(五一度假的书友们最帅,哈哈!)

  看着许重武逐渐消失在议事厅大门处的背景,吴潇刚刚因有感于前世霸道帝国的所作所为,而兴奋起来的心情再次陷入了沉寂当中。

  随着许重武的离开,退到门外的侍卫们因为没有吴潇的命令而不敢入内,只得轻轻把议事厅的大门缓缓关上。

  望着被侍卫们努力压着声响而渐渐关闭的黑色大门,吴潇将整个身体蜷缩在了座位之上。

  紧闭的议事厅内,只有从天井处照来的光芒给这有些森严的大厅内带来了一丝光亮。吴潇只觉得深度的疲惫感扑面而来。

  “心累啊,就连最信任的许重武都对我有了很多敬畏之心。

  难道,凡是上位者,注定得不到亲情和友谊吗?”

  随意的抓起许重武走前留下来的那份急报,再度翻看着急报中的内容,吴潇轻笑一声道:

  “一年,只不过刚刚一年而已。

  居然已经觉得这些被屠戮的人们不过是一串数字和文字而已。

  呵呵,这还是前世那个连鸡都不敢杀,兔肉狗肉都不忍心吃的吴潇吗?

  若是前世的父母知道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该是多么的失望和伤心啊。”

  自言自语中的吴潇,只感觉一阵头疼欲裂的感觉袭来,努力的用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双手放平,努力的下压着头顶,好减缓一下那有些针扎一样的刺痛。

  使劲的用手指掐着自己的脸颊,吴潇自言自语道:

  “不,我的父母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只要我活的更好,他们就会觉得满意的,更何况,我是处在这个让人要么生,要么死的异域他乡。”

  觉得刺痛的感觉好转些后,吴潇使劲甩了甩脑袋,缓步从高台上走了下来,来到议事厅门口处一面被吴潇命名为正衣镜的镜子前。

  看着有些开始模糊的镜面中,那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头发有些微微散乱,身材消瘦却面色坚毅的人影,伸手摸了摸鼻尖,吴潇自嘲道:

  “万幸这面镜子开始变得模糊了啊,不然鼻尖旁的小疙瘩可就被照的清清楚楚,前世可是听说这个小疙瘩可是元阳得不到释放后积郁而得的啊。”

  打量着这面由苏莱(苏莱曼尼亚)从那些威尼斯商人那里买来的2米高的镜子,吴潇不由得轻笑一声,穿越来那么多的挣钱的办法,自己居然把镜子这个虽然普通但却非常挣钱的挣钱大计给忘掉了。

  据购买了这面镜子的苏莱所说,这面镜子威尼斯的商人要了他1000枚金币,若不是因为有战场上的部分缴获的话,苏莱是万万买不起的。

  按苏莱的话说,就这1000枚金币基本把他的腰包掏空了,虽然吴潇心中并不相信,但念在苏莱的好意上,并没有去细究苏莱到底有多少钱。

  毕竟,肯花大价钱来孝敬领导的人,领导心中总是欢迎的嘛。

  最开始时,这面镜子是非常的光洁照人的,但过了一个多月以后就开始慢慢变得模糊起来,曾把苏莱气的直说上了那些威尼斯奸商的大当了。

  看着镜中自己模糊的身影,吴潇不由笑着想起这玻璃镜子的历史来。

  说起来,这镜子的起源真得算到这些贪婪的威尼斯商人头上,正式这些贪婪的威尼斯商人手下的工匠们,再一次偶然事件中发现了制造透明玻璃的方法。

  于是,这些玻璃工匠们便开始摸索怎么用玻璃来制造镜子的方法。

  这些工匠们先将金属板磨得既平整又光滑,然后将它和玻璃合在一起,试图制成玻璃镜子。

  这些简单装配而成的早起镜子,刚做好的时候确实不错,光洁照人。

  可是过不了多久,镜子里面的人像就慢慢变得模糊不清了,而变得模糊的原因,就是由于镜子周边的水分和空气们,从金属与玻璃之间的那道极细的缝隙中钻了进去,金属板被氧化,造成成像背板不再平整,使得人像变得模糊起来。

  想到这时的威尼斯商人们还没有发明出真正的镜子,吴潇回到高台上坐下,拿起桌上的纸笔开始写起玻璃镜子的制作方法。

  对于玻璃,巴库现在是没有工匠能够制作的,但没关系,从那些威尼斯商人那里进货就可以了。

  想起前世曾看到的制作方法,吴潇慢慢记录到,从威尼斯商人那里采购透明玻璃,将玻璃表面擦拭干净整洁之后,将锡箔均匀贴在玻璃面上。

  然后缓慢倒上水银,因为水银是液态金属,能够很好地将锡溶解。

  只需要静静等待,透明玻璃上就会逐渐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锡与水银的合金,虽不知道这种合金叫什么名字,但它却是能够紧紧地粘附在玻璃上而成为真正的镜子。

  而这道制作方法,恰恰是历史上的50年后,由威尼斯商人们发明出来的。

  而利用这并不昂贵的水银和锡纸加工后的玻璃镜子,早起的威尼斯商人们可是按照一面镜子上万金币的价格来出售给那些法兰西、勃良第、奥地利等欧洲贵族们的。

  念及于此,吴潇有些压抑的心情一扫而空,高兴的放下纸笔自语道:

  “看来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女人的钱,永远都是最好赚的啊。

  若不是不会制作透明玻璃,这透明玻璃的钱也不能让威尼斯挣了。

  算了,这帮只认钱的商人贵族,若是能保持良好关系的话,对于未来介入地中海还是很有好处的。

  不过,该研究的还是得研究,虽然并不容易。”

  摸了摸下巴上开始浓密起来的胡须,吴潇升起来一股恶搞的心思,从高台上下来走到门口的正衣镜前,用手在下巴下比了个对勾的样子,冲着镜子说道:

  “魔镜啊魔镜,快点告诉我。

  谁是这个实际上最帅的男人?

  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潜力的年轻人?

  哈哈哈哈!”

  ......

  巴库书院那间唯一由华夏的少年郎组成的教室中,被吴潇临走前指定为这个少年班班长的李破虏,正站在讲台上,手指着黑板上的文字,带领着少年郎们大声诵读着:

  “故今日华夏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华夏少年。

  少年智则汉国智,少年富则汉国富;

  少年强则汉国强,少年勇则汉国勇;

  少年自由则华夏自由;少年进步则华夏进步;

  少年胜于欧洲,则华夏胜于欧洲;

  少年雄于地球,则华夏雄于地球!”

  ......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