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四章 枢密院

第四章 枢密院

  报政期年上考书,君才端合应时须。

  三公掾属多为相,两府郎官半是儒。

  夜帐论兵银烛抚,春庭称寿綵衣趋。

  苍生久堕巅崖苦,定有嘉言赞庙谟。

  ——元朝成廷圭《贺长洲县令尹马公除枢密院都事》

  说起来,在华夏的数千年历史中,虽然枢密院并不是一个贯穿了很多朝代的机构,只不过是一个从五代时正式存在,宋朝沿袭,至明代终结的一个三朝机关,但枢密院这个词仍是在华夏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枢密院,作为华夏封建时代位居中央的一个官署的名称,最早可追溯到唐朝,当时设立的不过叫枢密使,用来掌管文书之事,更多是作为一个内廷官职,并由宦官来担任枢密使一职。

  在五代十国时的后唐时,正式组建并命名了枢密院这一机构,掌管枢密院的枢密使,作为辅佐宰相的官职,却能够与宰相一起分掌军政大权,正式成为了华夏历史上的最高统治机构之一。

  作为继承了五代后周帝国遗产的宋朝,赵匡胤和赵匡义这两兄弟完全继承了后周的官制,并将其发扬光大,建立了“二府三司制”并彻底取消了宰相这一职位,当时的枢密院与“中书”这两个机构分掌宋朝的军政大权,其中枢密院管军、中书管政,合称“东、西二府”,是宋朝最顶级的统治机关。

  至于与南宋同时期的辽国,在充分汉化后,也同样设立了枢密院这一机关,有所不同的是,将本为一体的枢密院一分为二,按照南北面官的区别,分别设立了北枢密院和南枢密院。

  作为入主中原的元朝,更是吸收了汉地的官制机构,同样设立了枢密院之一最关军事机关,并主管军事机密事务、边地防务,甚至还兼管皇帝直属的禁军,战时,在主要战役方向设行枢密院,作为枢密院的派出机构,统辖一方军政事务。

  作为驱除鞑虏,再兴华夏的明朝,以驱散伪元为宗旨,大肆废除了元朝时使用的官制,因此,开国之主的朱元璋,彻底废除了枢密院之一机构,并改设了五军都督府来作为全国军队的最高管理机关。

  作为国家最高军事机关的枢密院,掌管军国机务、兵防、边备、戎马之政令,出纳密命,以佐邦治,凡侍卫诸班直、内外禁兵招募、阅试、迁补、屯戍、赏罚之事,皆掌之。

  可以这么说,枢密院的出现,完全是华夏历史上君相权利相争的产物,正因为枢密院的设立,变相的削弱了宰相的权利,从而加强了历朝皇帝对最核心的军权的直接控制力度,但是,却又由于很多皇帝并不懂军事,死抓着军权又不下放,造成了作战机制的僵化。

  终宋朝一生,对外战争可谓是胜率极高,但可惜,却无法自由的进行追击并扩大战果,等皇帝通过枢密院下令时,早已经错过了扩大战果的最佳时机,只能是十战九胜,却因一败而亡了。

  而枢密院这一机构,更是成为了英国、泰国、日本的官方机构之一,尤其是泰国枢密院,更是能够在国王无法管理国家时,代行国王的职权,可谓是权势浩荡。

  吴潇自从在巴库开始推行华夏化这一核心政策时,专门考虑过所属官僚机构如何来建立,仅靠那松散的封君封臣的关系是远远不够的,在管理国家这一方面,唯有上千年中央集权化管理经验的华夏,才是吴潇最好的选择。

  在思考了华夏历史上各朝各代的中央管理机制后,考虑到所处地域的特殊性,吴潇选择了枢密院这一机构,来作为目前仍然弱小的高加索华夏的管理机构,并同军队的改制一同下发执行。

  吴潇所设立的枢密院中,规定由吴潇来担任枢密院的总院,并设置了九名枢密使的职位,来协同吴潇掌管枢密院,枢密院的所有事物,均由枢密使们一同商议后,形成统一意见再报经吴潇这个枢密院总院来进行审议。

  由于领地和人口因素,除了管理封地贵族事务的封地管理委员会,和管理巴库的内城事务的内务府外,所有的中央事宜均由枢密院来统筹负责,在领地和人口没有得到足够的发展前,吴潇不再设置其他的中央管理机构。

  因此,与华夏历史上的枢密院不同的是,吴潇所建立的枢密院是军政两者的结合体,可谓是大权在握,而这,也是吴潇选择自任总院,并设立了九名枢密使的原因。

  枢密院内,下设九司,分别为文教司、吏选司、财政司、军务司、农业司、民政司、外务司、监刑司和工程司。

  每司的管事称枢密副使兼所属司的正司,每司另设两名副司来作为正司的助手。

  各司下又根据每司自身的职责,下设了很多局、厅、堂等各级机构,例如农业司下属,就设立了诸如司豆局、司林局、司河局、司牧局等各级僚属。

  像曲慧兰的父亲曲华就被吴潇之前任命为主管黄豆种植的司豆官,而曲华的这个司豆官,就是农业司下属的司豆局的扛把子,并监管着所有的豆科农作物的种植等管理事务。

  吴潇鉴于目前人事、军事、领地等方面的原因,虽然在枢密院内设置了九位枢密使的职位,但是却并没有一次性把职位配齐。

  而是仅仅任命了两名枢密使和几名枢密副使,很多的枢密使编制和各司主官、副官的职位仍是空缺状态,而这,恰恰是吴潇故意这样安排的。

  毕竟若是高层的职位一下子都任命完的话,中下层的官员们得不到升迁的机会,本来算不上很强大的华夏族,就会缺乏积极进取的内驱动力,影响吴潇的方针大计。

  任何阶级固化的社会,都将是一个缺乏前进动力的社会,并被历史的浪潮所拍打在沙滩之上。

  巴库内城城东的一处院落,正是吴潇为枢密院专门建立起来的,此时这占地虽不大却防守严密的院落内,担任内务府总管的吴巴、担任枢密使的许重武、武托,和担任枢密副使的吴图、苏莱、华生等人,正在枢密院的议事厅内与端坐在主位之上的吴潇,探讨着马拉希扬的求援一事。

  这时,只听得一个声音说道:

  “不,我坚决反对国公殿下亲自出征!”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