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六章 公私分明

第六章 公私分明

  “殿下,您现在感觉好一些了吗?”

  巴库内城吴潇的寝宫中,躺在内务府新制躺椅上的吴潇,正双目紧闭、四肢放松,接受着身旁曲蕙兰进行的头部按摩。

  随着曲蕙兰双手十指在头部的按压,吴潇明显觉得舒畅了许多,这一年时间来,尤其是在协同沙曼哈拉攻灭希瓦尔,并依约进占巴库地区后,面对着除了希瓦尔汗王留在巴库地区的行宫外,一座按照华夏规格完全新建的巴库城和强制推行的华夏化工作,各项事情每天堆积如山。

  吴潇由于穿越后的这具身体毕竟是个年仅十六岁的少年,虽然被莫桑的前酋长阿布任命为继承人,并接受过一些培养,但随着莫桑势力的衰弱,并没有受到太多良好的教育,更谈不上什么治国理政的经验。

  而前世的吴潇,只不过是个师范大学历史专业毕业,那种连正式的清洁工都需要本科学历的年代,可想而知,闯荡失败再加上以码字为生的吴潇,连那种机关事业单位里面的办公室哲学和办公室争斗都没有经历过,穿越而来直接成为了部落首领,再加上穿越后的前半年每天过的心惊胆战,更是不可能有什么高深的政治智慧和执政经验。

  而这两点,也造成吴潇每次在处理完繁忙的政务后,总觉得头部有些淤结,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换做前世的一句话,那就是:

  事情太多太杂,明显智商不够用了。

  从眼缝中偷瞄了一眼曲蕙兰,貌似感觉到吴潇的偷窥,正在按压的曲蕙兰双手明显停滞了一下,短暂后又恢复了正常,而重新闭上眼的吴潇,则装作感受不到小兄弟的异样。

  吴潇轻轻的吸着几口气,感受着前世那浮躁的社会里,身为屌丝人士的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那一股股处子的芬芳,吴潇不觉得有些如痴如醉,心里感叹道:

  “还是汉族的女子身上的味道更醇香一些啊。”

  不得不说,吴潇之所以拒绝了长相还算出众的朵阿,其中的一个难以启齿的理由,就是在这个15世纪逐草而居、放马牧羊的草原女子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的说不出的牛羊的杂味。

  那种味道虽并不让人反感,但却让经历过前世干净和谐社会的吴潇,总有些难以接受。

  “蕙兰啊,你这按摩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啊。”

  吴潇仍在默默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后问道:

  “对了,交给内务府的匠人处制作的头部按摩爪做好了吗?”

  “您说的是这个吗?”

  只见曲蕙兰转过身去,从一旁的一溜柜子中的一个抽屉中,拿出一个木制的有八个细木条组成的爪子形状的器物,递到吴潇的面前说道:

  “殿下,匠人处今日一早把这个送来的,

  之前听您说过这个是用来按摩头部的,

  难道这个东西比我用手给您按摩的还舒服吗?”

  吴潇嘿嘿笑了两声,从曲蕙兰手中接过木爪,右手抓住木爪放置在头顶之上,在曲蕙兰的惊讶中右手下压,木爪的八个长短不一的木条依次顺着吴潇的头顶下压,并随着右手的上提而上升。

  轻轻地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啊声后,吴潇摇摇头说道:

  “虽然这个木爪不如你按得舒服,

  但是这个东西有一点好处,

  那就是当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就可以借助这个头部按摩爪来自己按一按,

  跟你的手比起来,方便一些罢了。”

  “对了,

  你再去柜子里把之前匠人处给做的痒痒挠拿来,

  帮我把后背挠一挠,

  这天热的,出汗多了就难受啊。”

  吴潇心里感叹了下,此时的帝王们连前世的普通工薪家庭中的空调都没有,条件差的贵族们只能靠自己扇风和树荫下乘凉来消暑祛热,感受到后背因为出汗而造成的瘙痒,不由得让曲蕙兰去把同样交给匠人处制作的华夏神器——痒痒挠给拿过来。

  望着曲蕙兰随着小碎步而摇摆起来的腰身,吴潇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内心感叹道:

  “太小,还是太小了啊。

  15岁,还是个萝莉呢,

  再养两年,

  再养两年吧。

  罪过,罪过啊。”

  作为前世的毕业就屌丝的一员,并且深受前世宅男思想影响的吴潇,在占领巴库稳定住局面后,内心虽然很想玩一玩那种群女环抱、朝秦暮楚的旖旎生活。

  但却总是迈不过心里的那道从小接受的:

  男二十二周岁,女二十周岁才能结婚的条条框框。

  并且在前世吴潇的屌丝理念中,二十岁一下的女子,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不同于吴潇心中设定的属于外朝枢密院中负责器具打造和工程建设的工程司,按照内朝设定的内务府中,则有专门的匠人处来为吴潇服务,而吴潇的很多小想法,都是通过这个匠人处来实现的。

  除了这完全闹着玩却又生活中很需要的头部按摩爪和痒痒挠外,像之前安排古登堡负责的印刷机、酒精的提纯等都是统一交由匠人处来负责的,这些东西都是有一定的经济价值的。

  吴潇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吸取前世华夏历朝历代末期,因官僚们肆意挥霍窃取国库,而造成国家财政破产,进而不得已通过增加赋税或减少基层机构来缓解国家财政的危机,却又闹的民怨四起,各地农民军蜂拥如潮,当朝的皇帝们却又拿不出钱财来组建一支忠心的军队,不得不被乱军取而代之。

  华夏的历朝历代,莫不如此,就算是经济最发达的南宋,也是由于蒙古人征服了南宋以外的缅甸、中亚、西亚和东欧地区,完全阻断了南宋的对外经济命脉,而最终在此消彼长之下,亡于开了挂般的蒙古人手中。

  其余的汉、唐、明等朝代莫不如此,而内务府,就是吴潇为子孙后代计,在除了服务吴潇的内务外,被吴潇专门赋予了一部分赚钱等造血的能力,匠人处承担这一职责的一处机构。

  另因为吴潇心中一直有一个想法,君王就算是再富有四海,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罢,既然生而为人,不管是身为一个屌丝,还是身为富家翁,还是身为一城之主,乃至一国之君,私房钱也罢,贴己钱也罢,手中必须得有完全由自己支配、不受任何人监管的钱财。

  公是公、私是私啊,公私分明才是王道嘛。

  感受着曲蕙兰用痒痒挠帮着去热止痒,吴潇随口说道:

  “蕙兰啊,像你这样内城中的侍女们,可曾有相中的意中人啊,或者是有不愿意在内城中服侍,而是想出城回家的人啊?”

  听得吴潇的问话,曲蕙兰手中的痒痒挠不由得停了下来。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