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九章 他们怎么就不愿意吃肉呢?(第三更,求订阅!)

第九章 他们怎么就不愿意吃肉呢?(第三更,求订阅!)

  营造巴库城的过程中,按照吴潇的设想,整个巴库城按照华夏城池专属的中轴线来建设,除了位于城池正北方,作为吴潇自留地的内城,和位于城池正南方,由原来归奴隶居住,后来在彻底颁布了治下奴隶自由法案后,改由非吴潇治下领民居住的位于最外侧的附城外。

  作为吴潇治下领民居住地的巴库外城,是一座严格按照南北为中轴,东西各自对应,完全以城内道路为分割,按照网格化来设计的城池。

  根据巴库城目前所开的四座城门来说,被吴潇命名为玄武门的北门,对应的就是宫殿区,也就是吴潇的内城,一般情况下北门是不对外开放的,仅是作为内城的一个备门。

  东门青龙门区域和西门白虎门区域,都是吴潇划定的居住区,每个居住区都按照街道细分成了一个个的里坊,至于里坊之内,为了方便领民生活,允许存在部分的商业和手工业的存在。

  而命名为朱雀门的南门,因为从南门出城五公里就是巴库港口,正是巴库商队往来最繁忙的城门,因此南门区域就是吴潇划定的商贸区,也就是市集区域。

  沿着巴库外城内南门而进的朱雀大道两侧,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各色店铺、酒楼和客栈,本来作为外来户且没有归附在吴潇治下的商人们,只能在南门外供非领民居住的附城中过夜。

  每日寅时,也就是早晨五点开城门的时候才可以进城,每日酉时关城门,也就是下午五点的时候,在城中经商的非领民商人们必须从南门出城,去附城过夜。

  无论是从哪个城门进城出城,除了治下领民出示吴潇专门安排内务府匠人处制作,并分别发放的由薄铁片制成的腰牌外,所有非治下领民进城时,都需要从城门的守卫处领取一枚木制的腰牌。

  至于想在外城留宿的商人,在城内南门区域的客栈登记领取的腰牌,除了住宿费外,再向南市的管理处缴纳部分留宿费后,方可在巴库城内过夜,否则必须出城。

  这些城门守卫处发放的腰牌,就是这些进城人口的身份证明,所有的木制腰牌上都有用汉字书写的编号,这些木制的腰牌都是按照双份进行制作。

  人们进城时领取一枚,出城时则需要将腰牌交还到城门守卫,并与守卫处留档的那枚腰牌编号一致、并能拼接在一起,方可出城。

  而这套守卫制度,就是吴潇创立并强制实行的,吴潇之所以弄得看上去这么复杂繁琐,就是念在自身的根基尚浅,推行华夏化的过程中,随着自身的发展,必定会迎来周边那些异教和异域文明国家的挑战。

  对于这一点,吴潇深信不疑。

  只有推行严密的守卫制度,才能强化自身的间谍防御能力,为此,作为目前吴潇根基的巴库城,就是必须打造高标准的间谍防御能力。

  在综合考虑到巴库城的发展过程和城内可接纳的外来人口密度,吴潇制定的非领民入城腰牌,目前每个城门只下发了300枚,总计1200枚的腰牌。

  在吴潇的预计当中,年底时候根据巴库城的发展,将逐渐增加到每个城门1000枚,总计4000枚的规模。

  而在吴潇之前制定的允许入城的人群中,除了那些从外地赶来并携带货物的商人,和受雇于外城的劳工外,其余无所事事的流民和非领民们,是只允许在附城活动,禁止入城的。

  吴潇刚刚向许重武所指出的那个身穿黑袍,浑身并无货品且没有随行人员的女子,恰恰是在禁止入城的人员范围内的。

  看着欲言又止的许重武,吴潇将嗦干净的一根羊肋骨放下,接过卫防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油手,抿了口茶水去去油腻后,拍拍手说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

  巴库城内都应该咱们华夏族的族人吧。

  而那个黑袍女子,

  明显是信仰什穆或者逊穆的,

  咱们华夏族人不是全部禁止信仰非华夏的神邸了吗?

  就算她是入城商人们的家眷,

  也是不应该在允许入城的人员范围当中的吧。”

  许重武哂笑一声,接过卫防帮踢掉骨头并切成块的羊腿肉,吞咽下肚后说道:

  “殿下,

  您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想必您已经知道答案了吧。”

  看着不置可否,只是在慢慢抿着茶水的吴潇,许重武示意卫防将面前茶盏中的茶水泼掉,并斟满白酒后,许重武一饮而尽道:

  “其实就跟您猜测的一样,华夏化推行的并不是很顺利。

  那个身穿黑袍的女子,若是不出意外的话,

  应该是原本希瓦尔的领民吧,只有原希瓦尔的领地内,

  才会有信仰什穆或者逊穆的人,而这些人,

  应该就是被沙曼哈拉驱逐出境的非天主教贵族,或者他们的领民。

  当然,现在他们都是同样效忠于您的子民了。”

  经过许重武的解释,再加上离开内城前从曲蕙兰处得到的信息,两相印证下,吴潇证明了自己出城前的判断。

  原来,在吴潇推行华夏化后,除了已经在吴潇的治下成为贵族成员,或在内务府、枢密院等机构担任官僚的人群都更改成华夏名字,并开始尝试按照华夏的风俗来生活外。

  底层的平民们和那些被赦免的奴隶们,大部分仍是按照之前各自所属的民族习惯来生活,这一切,在吴潇一路巡视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很多纯汉民里坊、纯莫桑里坊、纯拉客里坊、纯阿达兰里坊等种种以民族来居住的里坊。

  透过这些确实按照吴潇的要求以街道里坊来划片居住,看上去整齐划一的建筑群的上空,却弥漫着浓浓的民族隔阂。

  很多由各个里坊自行推举出来的坊主们,并没有严格贯彻吴潇下达的华夏化命令,反而仍在私底下保留着各自民族的风俗习惯,甚至是各自原本的宗教信仰。

  而那些保留宗教信仰的领民中,尤其以那些被沙曼哈拉驱逐出境却得到吴潇收留的贵族和他们的领民为主,并暗地里在巴库城中大肆宣扬各自信仰的宗教。

  亲眼目睹了私访的结果和街道上那明显的宗教徒,吴潇对于这一切已在心中有了决断。

  轻叹了一声,吴潇继续用匕首切割着面前的烤全羊,仔细割下来一根肋条,咀嚼着入口的羊肉,吴潇感慨地说道:

  “许叔,

  这肉可是个好东西啊,

  不论是牛肉、羊肉,还是猪肉、驴肉,

  这些都是平民百姓难得能吃到的东西。

  你说那些不信仰华夏神的领民们,

  他们怎么有时候就不愿意吃肉呢?”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