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章 看他们的脖子硬还是我的刀硬!

第十章 看他们的脖子硬还是我的刀硬!

  “殿下,

  不只是您困惑这个问题,

  我也在困惑这个问题啊。”

  同样咀嚼着一块羊肉的许重武,一边招呼卫防和便衣侍卫们一同吃肉,一边摇摇头说道:

  “肉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不仅仅能够果腹来满足口舌之欲,

  更是强身健体所必须的食材啊,

  像士卒们,都是三天就要吃顿大肉的。

  洒满盐粒的大肉,可是将士们的最爱啊。”

  得到吴潇的允许,一同坐在一张桌子上的卫防,在递给许重武一小盘剔好的羊肉后,笑着说道:

  “殿下,许大人,之前在杰尔宾特时,

  我曾经是一名自认非常虔诚的,信仰阿胡拉·马兹达主神的琐罗亚斯德教教徒。

  当时按照教规,教徒们应该追求成家立业,努力让牲畜、妻室和子女们都兴旺发达,反对斋戒和禁食。”

  迎着吴潇和许重武看过来的目光,卫防啃着大块的羊棒骨继续说道:

  “因为若是连肚子都吃不饱的话,就不可能完成主神所下达的宗教任务,吃不饱的话也就不能拼命劳动来换取个人事业的兴旺。

  教徒们都当以食而生,以不食而死,除了食用自毙的牲畜会遭受永世受苦之大罪外,什么肉都是可以吃的。

  更不用说我现在已经舍弃了虚假的琐罗亚斯德教,并皈依了伟大光明的华夏神,

  在伟大的华夏神的指引下,对于肉这种好东西,有条件的话,不就是应该每天吃的吗?”

  卫防话音刚落,就重新拿起两根羊肋骨,左右开弓吃了起来,刹那间,卫防的嘴唇是那么的油光明亮。

  吴潇心里对卫防刚才的话语可是点了赞的,作为能被吴潇亲自赐名的新生华夏人,卫防算是初步掌握了华夏人委婉点题的精髓了。

  卫防其实已经明白了吴潇问话的深意。

  其实,肉到底能不能吃?

  卫防已经用他在宗教信仰方面的亲身经历给出了答案。

  而吴潇推行华夏化的一个出发点,其实也是为了统一一下治下那各种信仰的领民。

  虽然最后一次十字军东征已经过去了一百五十年,但各种宗教之间的矛盾和纷争并没有随着地中海东岸阿卡城堡的陷落而告终。

  与小亚细亚隔着一道海峡相望的君士坦丁堡还在坚守着,并承受着穆教的兵峰,担当着抵挡穆教世界的桥头堡。

  可惜,历史如果无法改变的话,这座桥头堡再过八年就将成为奥斯曼的领地,并直到前世仍是穆教的领地。

  在这座桥头堡陷落后,当奥斯曼的兵峰于东欧方向无法再进一步时,就将转向到这同样位于宗教交错之地的高加索地区。

  若是不改变治下领民的宗教信仰的话,吴潇是没有信心能够在那时阻挡住,同样属于开挂一般的奥斯曼兵峰的。

  即使能够阻挡,也将付出不小的时间和兵力代价,并会影响吴潇的发展大计。

  在这一点上,吴潇从心里还是认可沙曼哈拉搞得那个天主教统一的,若是内部的无法统一的话,怎么去跟一个已经内部统一的庞然大物去竞争?

  而作为宗教纷争的一点,吴潇看似很随意提出的吃肉这件事,听上去是件小事,其实却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治下的领民有天主教徒,那他们就得遵守天主教的教规,为了纪念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圣死,以及他舍身赴义的精神,需要分别遵守大斋与小斋这两项规定。

  其中的小斋,就是在每周的星期五这一天,需要守素,也就是不吃肉类,这一天是禁止食用热血动物的肉和肉汤,如猪、牛、羊、鸡、鸭等。

  但并不禁止食用冷血动物的肉,如水里的鱼、虾、蟹等,对于鸡蛋、奶油这种也并不禁止食用的。

  至于大斋,则是天主教会规定需要在每年的复活节前40天内守的斋,也称封斋月。

  每年在圣灰礼仪日和耶稣受难日,凡年满18周岁至60岁的教徒都必须守大斋。

  大斋其间午餐是允许吃饱,早、晚则可按各地信徒的习惯吃少量的点心,若是有教徒因某种原因不能守斋的,需要向教会请求豁免,至于孕妇或哺乳婴儿的妇女是可以不守大斋的。

  相对于天主教在吃肉上还算是比较自由来说,穆教在这一方面就管理的异常严格。

  对于穆教信徒来说,他们只能吃教典中允许的食物,避免吃任何教典中禁止的食物。

  穆教徒是不准吃死肉、猪肉、血液和酒精,并且不能吃祭祀用的动物的肉,也不能吃被勒死的动物的肉。

  这一切都是因为按照穆教教典的规定,杂食动物和食肉动物的肉是不干净的,所以不能吃。

  所以在穆教徒的菜谱中,除了广泛熟知的猪肉外,蛇、驴、狗等很多动物的肉都是不能吃的。

  穆教徒能吃的肉,只能是食草动物,具有反刍现象的动物,海鲜、家禽和鸟类等。

  另外根据穆教教典的规定,教徒只能吃纯净、干净和营养的食物,并且还不能随便吃。

  因为按照教典规定,教徒们只能吃受过圣洁仪式的肉类,也就是说在屠宰牲畜时,负责屠宰的教徒务必一边背诵主神的名字,一边快速割断牲畜的喉咙。

  一旦动物完全出血,这样的肉才会变成符合教典的规定,才是圣洁的,才是可以食用的。

  相对于天主教对饮食方面并不是很严格的斋月来说,穆教的斋月则是相当的严格。

  穆教的斋月是穆教历法的9月,按照穆教的教义,斋月是伟大、喜庆、吉祥和尊贵的月份。

  这是因为主神是在这个月把教典赐给穆教教徒们的的。

  斋月的开始和结束都以新月牙的出现为准,在斋月里,每天东方刚刚开始发亮至日落期间,除了患病的、旅行的、乳婴、孕妇、哺乳妇、产妇、正在行经的妇女以及作战的士兵外,成年的穆教教徒必须严格把斋,不吃不喝,不吸烟、不行房事等。

  每天直到太阳西沉,人们才允许进餐,随后可以消遣娱乐,也可以走亲访友,欢天喜地如同过年一般。

  拍拍手,将桌上部分羊肋骨肉分给其余便衣侍卫们食用后,吴潇擦了擦嘴上的油腻,望着街上再一次路过的一名身穿黑袍的女子,淡淡说道:

  “看来很多人都已经忘掉了之前多梅尼科和那六百多人的死亡了。

  既然选择了效忠于我,并在我的治下生活,那就必须毫不保留的执行我制定的政策。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看来有些人觉得他们的脖颈又变硬了啊。

  也罢,既然他们想试一试,那就看看是他们的脖颈硬还是我手中的刀硬吧!”

  听到吴潇的表态,许重武慌忙放下手中刚刚拿起的肋条,急切说道:

  “殿下,三思啊!”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