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一章 她侮辱了家族的荣誉,该杀!

第十一章 她侮辱了家族的荣誉,该杀!

  “好了,

  都吃饱了吧。”

  看着整只烤全羊和主食都被消灭干净后,吴潇擦擦有些油腻的手指,拍拍手说道:

  “走吧,再跟我去东城转一转,

  听说那边的里坊也都建好了对吧。”

  随着吴潇的吩咐,随身的便衣侍卫们一声不发的起身护卫,就在众人依次离开饭店时却发生一点小插曲。

  一只脚刚刚迈出大门的吴潇,被身后传来的留步声喊住,扭头一看,却见一脸无奈的卫防身边正站着这座饭店的老板。

  出言留步的就是这位脸上留满大胡子的饭店老板。

  经过卫防的解释,原来是卫防去付账的时候,饭店老板说什么也不可能收钱,由于吴潇、许重武和身旁的这些威严的侍卫们,让饭店老板猜出了吴潇的身份。

  毕竟在整个巴库城中,年轻帅气又有十名侍卫随行这么大排场的,可是不多见。

  再加上吴潇并没有可以压低的谈话声音,加之吴潇等人进店后却再无一人进店,多少也算得上走南闯北的饭店老板,立马猜出了吴潇的身份。

  “你是信德人?

  那怎么会跑到巴库城来经商呢?”

  经过店老板简短的自我介绍,这位饭店老板居然是从信德,也就是前世的巴基斯坦或者是印度一部来的,吴潇不由的有些兴趣问道:

  “你们信德王国貌似跟帖木儿帝国并不是盟友而是敌对关系吧,那样的话你是怎么穿过那数千里之遥的帖木儿帝国的领地的?”

  一脸浓密的络腮胡子,双手指尖都有些发亮,典型的前世南亚大陆人种的饭店老板很是笑着说道:

  “尊敬的殿下,就像您所说的那样。

  信德与帖木儿是妥妥的敌对关系,我们信德的国王即敌视帖木儿帝国却又惧怕着帖木儿帝国。

  因此,信德的贵族们与很多相邻的帖木儿贵族的私下交往还是保持的不错的。”

  看着有些惊讶的卫防,饭店老板没有了最初的局促,大笑着说道:

  “您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商人。

  为了运送一批我收购来的货物,

  同样也为了看一看像您这里一样与信德相隔遥远的地方都是什么样子。

  为了我的理想,我就花了一笔钱搞到了帖木儿帝国内部的通行证,

  靠着那张通行证,我才能够来到这座完全不同与我所见到的那些城池,

  被这座城市所吸引,我才选择在这里开这么一家饭店来维持我的理想。”

  吴潇轻轻拍拍手为这位名字烂大街的艾哈迈德饭店老板的理想鼓掌后,回到门口的座位上说道:

  “艾哈迈德,我听说过你们信德人的一些事情,所以我也对一些事情比较好奇。

  比如说,在你们信德人那里,

  全部都是信仰什穆这一种宗教的吗?”

  只见艾哈迈德双手合十,指尖接近下巴,身体微微下躬说道:

  “尊敬的殿下,

  如您所说的一样,我们信德人确实是大部分都信仰什穆那种宗教。

  不过,也有很多像我这样信仰印度教的教众。”

  “哦?”

  看着用着印度教和佛教传统的合十礼向自己施礼回答的艾哈迈德,吴潇心中了然,笑着问道:

  “若是我没记错的话,

  我记得你们信德王国的国教貌似就是什穆教吧。

  那你这样一个印度教徒能被你们的国王所容忍吗?”

  面对吴潇的追问,本来侃侃而谈的艾哈迈德脸色未变,神情有些黯然道:

  “并不是只有信德王国才有信德人,虽然我们信德人都希望能够生活在一个信德王国内。

  不过,

  也正是如此,我才会选择离开信德,去遥远的国度看一看能否有汲取各种宗教精华,让所有人不因宗教而发生矛盾的地方。”

  说到此,却见艾哈迈德的眼神突然一亮,激动的跪伏于地说道:

  “殿下,在巴库,在您的领地内。

  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寻觅的东西。

  因此,

  我恳请您能让我效忠于您,

  成为华夏神的一名忠仆,

  并有朝一日将华夏神的荣光照样到信德的土地上,消除那处处充满隔阂的信德人和信德的领地!”

  面对艾哈迈德突然提出的效忠请求,吴潇一时之间觉得自己有一种王霸之气俯身的感觉。

  如果天霸系统还在的话,吴潇也许会有那么一丢丢真的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是这个时代的主宰。

  可惜,当天霸系统被迫沉睡、失去作用后,虽然有天霸留下来的,看上去数量庞大的军械,但吴潇反而比以前要忧虑的多。

  摇摇头,甩掉对天霸的感伤,吴潇心里还是认定艾哈迈德是比较真心要效忠自己的,毕竟对作为印度教徒的艾哈迈德来说,转信华夏的神邸并不是一件坏事,更何况艾哈迈德应该已经见识到了巴库城中所蕴含的能量。

  “抓住她!

  不能让她跑了!

  这个女人让我们的家族蒙了羞!”

  正当吴潇准备再考验下艾哈迈德来觉得是否接受他的效忠时,却看见饭店外面的街道上,一个女子一边撕扯着身上的黑袍,一边拼命地奔跑,而在女子的后面,却有七八个手持长棍、匕首甚至还有短剑的男子,正在拼命地追击着。

  “放肆!”

  卫防观察到吴潇的脸上瞬间变得难看异常的脸庞,大声吩咐身边的便衣侍卫道:

  “去把那些人都拦下!

  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这种事情发生,

  今天负责朱雀大街治安的外殿侍卫是谁?

  把他和管理朱雀大街的都一起找到带过来!”

  吴潇点点头,对卫防的吩咐表示认可后,随身侍卫们纷纷拔出腰刀,冲到外面追逐而去。

  过得片刻,在随身侍卫们的武力压制和手中两处的腰牌后,那些持械的男子和被追击的女子纷纷被押解到了饭店之中,随同而来的,还有很多看热闹的领民。

  见此情形,吴潇一时之间起了角色扮演的念头,吩咐艾哈迈德让店中的伙计们把桌子凳子都重新按照吴潇的要求摆放一遍,又让除看押这些男女以外的随身侍卫们,站立在桌椅组成的过道两旁,均手按腰刀,露出不怒自威状。

  许重武则坐在吴潇下首,卫防则手按腰刀站立在吴潇身后,只见吴潇拿起饭店的一只碗向桌上一扣,喝声道:

  “堂下何人!

  为何要当街追逐一个文弱女子,

  并且还手持利刃,难道是要当街杀人不成?

  所犯何事还是从实招来!”

  堂下的希瓦尔人打扮的八个男女面面相觑,待许重武给他们解释一番后,却见之前手持短剑的男子激动地说道:

  “这个女人居然违背父亲的意愿,

  拒绝了父亲指定的丈夫人选,

  反而要私自与别的男人结婚!

  她侮辱了家族的荣誉,该杀!”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