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二章 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神能保佑他们活过几次先锋!

第十二章 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神能保佑他们活过几次先锋!

  “诸位大人,

  他们竟然要亲手杀死自己的至亲!

  而被杀的至亲就是他们的妻子、女儿、姐妹!

  就为了他们口中的家族荣誉?

  就为了他们自己的所谓的面子?

  他们就能对着自己的至亲痛下杀手!

  这是多么愚昧、可悲、愚蠢的思想啊。”

  巴库内城枢密院的议事堂中,各路大佬和各司的负责人们济济一堂,吴潇端坐在主位上看着正在认真聆听的众人,并观察着各自的表情,议事堂中,卫防正在唾沫横飞的讲述着昨日发生在朱雀大街的一座饭店中的故事。

  不得不说,不愧是努力向上奋斗的人,卫防算是吴潇了解到的汉语掌握的最好的非华夏族人了,所幸能被吴潇提拔为枢密院上级官员的人,都是多少能够较为熟练的、能够听并能说汉语的人,而汉语,也已经被吴潇定位为整个高层的官方用语了。

  只见卫防讲到此时,大喝一声说道:

  “这些人为了他们所谓的宗教信仰,

  连自己的至亲都能杀掉,

  那么,假如有一天他们信仰宗教的教会,

  拒绝了国公殿下的命令,

  并号召教徒们反对国公时,

  我无法相信这些受过殿下恩惠的人们,

  还能保持住那颗对殿下的忠心,

  而这,是我卫防、也是在做的诸位大人们都无法接受的事情!

  所以,

  我卫防建议加大对那些异教徒的打击,

  让他们投入到华夏神的怀抱中去,

  既然成为了华夏族的一员,

  就要抛弃掉那些愚昧无比的东西!”

  看着慷慨激昂的发表着自身观点的卫防,吴潇摇摇头不由得想起了昨日发生的一幕。

  当那个跪在地下的一名男子激动的高呼着:“她侮辱了家族的荣誉,该杀!”时,吴潇很是好奇的问起了这些人的关系。

  经过吴潇的询问,八个人都交代了各自的姓名和互相之间的关系,出乎吴潇意料的是,那名被追逐被高呼着要杀掉的女子,真的和那其名男子是一个家庭的。

  并不是血缘关系有远近之分的家族,而是真真正正的直系血亲们。

  那个在饭店临时改造的审判堂内,面对着吴潇激动地出声的男子竟然是女子的亲生父亲!

  这些女子的亲生父亲、亲生哥哥和亲生弟弟们,仅仅是因为她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去嫁给一个不情愿的男子,并私下和别的男子之间有了爱慕之心,而与她相恋的男子却是一名逊穆教徒。

  于是,荒唐却又可悲的一幕出现了。

  根据什穆的教典,这种违抗父兄之命的人,并与异端交好的女子,是要被所在家族的人亲手处死的。

  而处死的方法,就是那吴潇前世觉得骇人听闻的石刑!

  什么是石刑?

  石刑就是将接受处罚的人埋在土里,只露出头,男的埋住腰部以下,女的埋住胸部以下,然后周围的人们向她投掷石块,直到将她打死,在这一过程中,犯人的家属成员必须在场,并亲手向犯人投掷石块致死方可。

  当时跪在地上的女子,就是在她的自家院子里,在她的父兄们解开捆绑住她身体的绳索,准备将她埋在挖好的坑里面时,挣脱了一时松懈的家人,风一般的逃离了出来,并机缘巧合之下碰到了吴潇一行人。

  “尊敬的领主殿下,

  请您将我的女儿交还给我,

  她必须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看到吴潇并没有什么反应,女子的父亲继续急切的高声说着。

  当时正在思索着前世看到的一位阿拉伯国家的公主事件的吴潇,在被女子的父亲打岔后,心中为那前世同样遭受石刑而死的19岁公主默哀后,吴潇把玩着桌上的铁碗,淡淡的说道:

  “是吗?

  就是不知道你打算把你的女儿带回去怎么惩处啊?”

  误以为吴潇准备将女儿交还给她的父亲兴奋地说道:

  “愿神保佑您,我的领主殿下!

  至于我这违背了教典的女儿,

  自然是带回去继续执行石刑,

  只有死才能洗刷她身上的罪行,

  才能让神宽恕她的罪孽,并将她接引回天堂!”

  看着越说越兴奋,甚至开始有些泪痕的女子父亲,吴潇冷哼一声,将铁碗重重的扔向男子并正中脑门,拍桌呵斥道:

  “我看你才是愚蠢!

  你应该已经是加入华夏族了吧,

  否则你和你的家人也不可能有资格在外城居住。

  看看你们身上穿的!

  看看你们家里住的!

  看看你们每天吃的!

  看看你们天天用的!”

  吴潇越说越气,在卫防的护卫下走到这些男女的身旁指着男子的鼻子骂道:

  “你们自己说说吧,

  哪一样不是我这个领主赐给你们的?

  哪一样不是我这个领主为你们安排好的?

  哪一样是你们口中的神赐给你们的?

  嗯?说啊!”

  让吴潇万万没想到的是,被吴潇呵斥的低头男子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您就是伟大的神赐给我们的好领主,

  无所不能的神一直在背后支持着您的,

  您是被神挑选后来带给我们幸福和光明的!”

  面对男子的说辞,吴潇不由得不怒反笑道:

  “好,你们的主真的好啊!

  我看你们这几个还算是有些武力,

  又能耍棍、

  又能玩刀、

  还挺能跑的。

  既然这样,那你们几个就去军中效力吧。”

  说罢,吴潇返回座位上,对着一旁同样脸色难看的许重武吩咐道:

  “许大人,将这些人从华夏族的名册中除去!

  凡是巴库城中跟这些人一样情况的成年男子,

  不知悔改者,统一送到军营中编组成军,

  名字就叫罪赎军!

  既然他们吃着华夏的粮,享着华夏的福,

  却仍然信仰那个所谓的神,那就让他们去军中赎罪吧。

  罪赎军就是所有战事的先锋!

  并且不受人员编制限制,

  哪怕是只有一个人,那也得给我去当先锋!

  我倒要看看,他们的神能保佑他们活过几次先锋!”

  说罢,无视那七个男子的求饶声,挥手示意侍卫拖下去后,吴潇拒绝了女子为她的父兄求情的想法,并在征求了那泪流满面的女子意见后,吩咐卫防将她带给吴巴,在内务府中某一个活计。

  轻轻掐了掐额头,看着议事堂内因为卫防的讲述而纷纷私下探讨的众人,吴潇轻咳一声后,决定抛出昨晚思考良久的一件事,在瞬间安静的大堂内缓缓说道:

  “有鉴于此,

  我决定在领内颁布移风易俗令!”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