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五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第二更)

第十五章 好消息与坏消息(第二更)

  说起来,吴潇在决定推行移风易俗令之前,除了内部可能出现的混乱及弹压的准备外,对于金钱上也是专门考虑过的。

  经过这一年来的发展,虽然随着窦必撤出莱恩草场,造成里海北岸的贸易据点被去除,但是得益于已经死去的多梅尼科生前的贡献,作为遗孀且迁到巴库城内的古娜,经过多次沟通和努力后,仍保持住了位于里海北部东岸的包季诺贸易点。

  作为交换,除了包季诺港口和城堡以外的领地,名义上都划归了曼格什拉克部落所属,而古娜的酋长父亲则继续暗地里维持之前的贸易,并在明面上负责里海东岸的毛皮、牲畜等物资的收购,从而保证吴潇的这条里海北部贸易商路的正常运转。

  私底下,为了达成这一协议,吴潇曾经多次亲自跑到古娜的居所,与古娜探讨接下来的合作方式,不得不说,草原部落的女子就是有那么一份坚强和果断。

  虽然被吴潇亲自命令斩杀了自身的丈夫,让自身从一个新婚不久的妻子变成了遗孀、寡妇,但古娜对于这一切很是看得很开,在吴潇表达过歉意后,本身作为酋长子女的古娜,举了一些草原部落里类似的例子并表示了理解。

  而在与古娜谈判的过程中,古娜居然提出了一个让吴潇当时觉得非常疯狂的要求。

  那就是作为对失去多梅尼科的补偿,古娜要求成为吴潇的情人,并表示只有保持了亲密的关系,才能有益于接下来的贸易合作,才好取信于古娜的父亲。

  按照古娜的说法,她完全可以说是因为吴潇为了追求她,才会选择用卑劣的借口处死了多梅尼科,而身为年轻且强力的领主,吴潇的身份将会被古娜的酋长父亲所接受。

  虽然是在枢密院的议事堂中商议着移风易俗的大事,吴潇心里却不由得想象着肤美微肉的古娜,穿上那特制的轻衫汉服,再配上那床榻上的别样风情,不由得舔了舔嘴唇上的一丝口水。

  成熟、有经验,能够带来利益,并且不会有一丝负担的女性,只要不是人老珠黄,总是让人难以拒绝啊。

  收回神思,吴潇轻咳一声后,吩咐许重武为大家讲一讲现在华夏的贸易等财政收入情况,毕竟都是华夏目前的高层们,也应该多少了解一下这些情况了。

  摇摇头感慨了一声草台班子后,作为议事堂中唯一的枢密使,许重武点点头后出列说道:

  “正如刚才国公殿下所说,

  两位大人完全不用过于担心金钱上面的花销。

  也好,借着这个机会给大家说一说,

  也好让大家心里有些谱,

  对殿下的移风易俗令执行的更贯彻一些。”

  看了眼点头的吴潇,许重武微笑着说道:

  “得益于殿下之前的布局,

  目前里海北部的贸易航线,

  已经取代了丝绸之路北线贸易量的一半以上。

  我们根据货物的价值和利润情况,

  从每批货物中抽取二十分之一到十分之一的商税,

  再加上相对于陆路运输便宜许多的海运运费收入,

  上个月里海北部商路,贡献了2万4千枚金币的收入。”

  “居然有这么多?

  这一年下来就是足足28万8千枚金币啊。

  我的天,这比加齐库穆赫的年收入要高上一倍还多啊。”

  从因都思口中听说过加齐库穆赫情况的苏莱,不由得惊呼道。

  而一直分管文教司的华生更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就着一条贸易线路就有这么高的收益吗?

  恐怕就算是与诺盖汗国的收入相比,也不逞多让吧。”

  哈哈大笑几声,吴潇很是自得的说道:

  “这下子就该明白诺盖之前为什么要逼迫窦必把我们赶出莫桑草场了吧。

  更不要说最后还是要把窦必赶走的原因了,你说是吧,我的兄弟?”

  窦必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有些愤恨的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啊。

  那我们在征讨塔巴里斯坦之后,

  是不是更应该去找诺盖汗国干一场,

  好把那剩下的不到丝绸之路北线的贸易也抓到手里面?

  若是能够垄断丝绸之路北线的贸易,

  再加上接下来攻取塔巴里斯坦后从南线分润的贸易,

  我的天呐,那将会是多大的收益啊!”

  看着由于第一次听到收益而有些兴奋的众人,吴潇轻咳一声道:

  “别着急,先让重武把好消息都说完,

  然后我再说一说不好一些的消息。”

  示意许重武继续后,吴潇靠在椅子上闭眼假寐着,只听得许重武侃侃而谈道:

  “对于里海北线贸易的成功,

  吴图大人应该是最有感触的,

  毕竟吴图大人是亲眼看着克莱诺夫卡发展起来的嘛。”

  看着不断点头称是,高声附和的吴图,许重武继续说道:

  “克莱诺夫卡现在可是个好地方啊。

  除了里海北线的贸易外,

  国公殿下之前在克莱诺夫卡北侧设置的盐场,

  现在的产量已经翻了一番还多,月产量达到了7000公斤,

  随着精盐销路的打开,目前盐场上月的收益达到了2200枚金币,

  这些精盐目前可是非常紧俏呢,估算年收益能够达到2万6千4百枚金币。

  再加上书籍印刷、镜子、白酒以及巴库城内的其他产业,

  华夏在接下来的年收入能够将近60万枚金币,

  刨去掉所有的成本,纯利润能够达到45万枚左右。”

  “感谢华夏神!

  感谢神的使者!

  感谢伟大的国公殿下带领着我们更加强大!”

  亲眼见证着吴潇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吴图,发自内心的高呼道。

  当吴图刚刚被赎回莫桑时,还抱着取吴潇而代之的想法,但是随着领地的逐步扩大,治下领民的不断增多,加之妻子帕娜时长在耳边的念叨,吴图早已经抛弃了被夺权的恨意,已经真正的将吴潇视为自身的侄子,和莫桑最正确的继承者。

  摆摆手,示意和吴图一样高呼的苏莱等人停下后,吴潇摸了摸鼻尖,有些严肃的说道:

  “好了,大家现在已经了解到华夏目前的财政情况了。

  怎么样,是对移风易俗令的推行更有信心了吧。

  有罚有赏,加上那可以触摸到的好日子,

  领民们是没道理不支持这一政令的。

  重武刚才把好消息说了一遍,

  现在,我要说一说坏消息了。”

  听到吴潇要讲坏消息,众人不由得面色一禁,严肃的听着吴潇说道:

  “咱们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

  不是财政、不是军力、不是粮食也不是沙曼哈拉可能的反戈一击。

  人口!

  华夏现在的人口是最大的问题!

  也是阻碍华夏继续强大的最大隐患!”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