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六章 天若与有情(第三更,为书友天若W有情而作)

第十六章 天若与有情(第三更,为书友天若W有情而作)

  “当!

  当!

  当!”

  随着几声木槌敲击在铜锣的响声,巴库南城刚刚开启的朱雀门外,只见守城的门卫中走出一人,手拿一张半人高的告示,在旁人的帮助下张贴在城门旁的墙上。

  见是巴库城贴的告示,正在排队入城的商旅和非华夏领民,聚拢在告示前准备聆听守卫们的讲解。

  原来,经常来巴库城的人们,早已经习惯了巴库城经常张贴的这种告示。

  告示的内容,除了巴库开闭城门的时间,入城出城的要求,城内最近需求量较大的物资等信息外,经常宣贯一些这个自称汉国公领地内的政策,很是收到经常来巴库人们的欢迎。

  “军爷,给讲讲今天这有是些啥内容呗?”

  聚拢的人数虽多,但在守卫的管理下算得上井井有条的队伍中,只见排在队首一人嬉笑着冲着告示前的宣讲官说着话。

  告示官,是枢密院专门按照吴潇的指示,为了宣贯政策而专门设立的一职,虽然每天是跟着城门守卫们一起在城门处待着,但这些告示官们都是属于枢密院下属的文教司的。

  毕竟潜移默化中,虽然官方倡导的是华夏语和突厥语并行,但是在各种公文来往中,已经默默变成了以华夏语居多的情况。

  而告示官,则都是有巴库学院的学子们来担任,每天抽四人去各城门处担当,所以告示官虽然加个官字,却是无品无级,只不过能够每月领上一份不多不少的俸禄而已。

  但是对于学子们来说,告示官可是个抢手的活计,不仅仅是为了多的那一份收入,更多的是那种向围在身边的众人宣讲时那众星捧月的感觉,那是最为书生们所欣喜的。

  只见南门的告示官微笑着说道:

  “刘三,

  你这家伙每次都是排第一个啊,

  是不是有打算听完消息然后去那外城中贩卖啊?”

  “跑腿钱,

  挣个跑腿钱嘛,

  哈哈。”

  看着谄笑的被告示官称为刘三的人,围观的众人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刘三是靠着去外城贩卖城门的告示内容为生的啊,往高了说是情报贩子,往低了说就是包打听啊。

  不再理会刘三的谄笑,告示官轻咳一声,清清嗓子后高声念道:

  “尊汉国公令,国公每与众人商议华夏繁盛之策,均感古之成大业者,非一人之功。

  昔远东之汉高祖,治于萧何,谋于张良,将于韩信,乃成霸业。

  西欧创立罗马之屋大维,有瓦卢斯、阿格里帕、尼库斯、提比略等人协助,乃开创1400年之帝国,吴潇虽不才,却愿效此举!

  今周边初始,诸侯纷起,西有信仰东正之格鲁吉亚,不尊高加索天主教守护者之命,北有祸乱残暴之金帐、诺盖,南有遇城必屠的帖木儿帝国。

  华夏身处这乱世之中,当谋一线生机!

  吾欲行天地大道,一统宇内,剿灭周边诸侯,建一人人安居乐业之国度。

  然扬远志,而人力不济,遂求贤若渴。

  吾知寰宇之内,卧虎藏龙,能人异士不知几何!

  但愿效远东之刘皇叔三顾求诸葛,曹孟德跣足迎许攸。

  彼有伯乐,待千里马,彼有梧桐,望凤来仪。

  诸君若来,定扫塌相迎!

  愿与诸君结为异姓兄弟,谋皇图霸业,开万世太平,共享盛世荣华!”

  原来,这是一份招贤令!

  昨日在枢密院与众人提出人口问题后,在吴潇的讲解中,军民比例过高的华夏族,缺乏

  足够的人口基数,不仅仅是能够当兵种粮的普通人,和能够担任中低级官员的人员,最缺的,还是有大贤大能,于军国大事中能够有一技之长,能够辅佐吴潇开创霸业的能人。

  吴巴、吴图、许重武等人虽能力足够,奈何岁数在这摆着,吴巴的身体又不好,华夏高层的人员断代情况是吴潇心中的隐忧,如果说普通人口能够靠攻取领地、掠夺人口来解决。

  中低级官吏可以靠着巴库书院的培养来逐步解决的话,大贤大能并能倾心倚重之人,则无意义大海捞针一般,难以寻觅啊。

  为此,在与众人商议后,吴潇在移风易俗令之后,又颁布了这道招贤令。

  “大哥,

  这可是道招贤令啊,

  以你的本事,还不快去把那道招贤令揭掉?

  来一出揭榜从将的趣事可好?”

  围观众人的身后,只见一对身穿劲装、都带斗笠,手中牵着两批键马的人正在窃窃私语。

  被称作大哥的人面色一凝,低声呵斥道:

  “有情,

  不可胡闹!

  咱们是来做生意的,

  搞什么揭榜从将!

  瞎胡闹!”

  遭到男子呵斥的人却并不放弃,面色忧愁的说道:

  “天若哥哥,

  咱们哪里还做得成生意,

  手里带的钱财都被那可恶的帖木儿人骗走了。

  此地离家何止万里之遥,

  咱俩恐怕有生之年都回不去了。”

  说罢,被称作有情的人手指朱雀大门旁的告示说道:

  “你看,那可是咱们的汉字啊!

  这说明什么?

  这巴库城中确实如传闻一样,

  是汉人在这里当领主呢。

  你看那告示中所写的,这个叫吴潇的领主,

  打算当汉高祖、当刘皇叔、当曹孟德呢。

  还有那个城门处的告示官,明显跟咱们一样都是汉人啊。

  你从小熟读兵书,又擅长弓骑之术,

  不在此地揭榜从将,难道还要带着你妹妹我继续流浪吗?”

  说罢,有情一跺脚就要前去帮男子揭榜,被称作天若的男子伸手拉住妹妹,取下头上的斗笠交给妹妹,整整了身上的衣饰,拉着妹妹的手大步走到告示前。

  面对着围观众人的惊呼之声,男子伸手将刚刚张贴不久的招贤令整个揭了下来,向告示官作揖施礼后说道:

  “敢问这位官爷如何称呼?”

  同样有些吃惊的告示官,有些不解却又有些期待的问道:

  “在下李破虏,为今日朱雀门当值的告示官。

  这位壮士不知如何称呼,揭榜又是何意啊?”

  面对李破虏的疑问,揭榜男子大声回应道:

  “在下陇西李氏,李天若!

  自认熟读《孙子兵法》《吴子》《六韬》等兵书,

  善弓骑之术,跨万里之遥,路途熟识沿途风土人情、各国虚实。

  旁边为我妹妹,同为陇西李氏,李有情!

  我兄妹二人,见此招贤榜,

  自认有些微末学时,能入得汉国公法眼,

  故揭此榜,还请告示官大人带我等能够面见国公殿下!”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