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十七章 揭榜从军,愿效古之李广、樊梨花

第十七章 揭榜从军,愿效古之李广、樊梨花

  “嘿!嘿!

  大家加把劲啊,

  国公殿下都看着咱们呢,

  可不能显得大家都没吃饭哈!”

  一处庭院中,几名大汉正大汗淋漓的向室内搬运着一大块冰砖,领头的大汉一边吆喝着,一边卖力的指挥人们把冰砖向室内搬去。

  庭院之中,几名侍女打着由内务府赶制的一顶明黄色的遮阳伞下,吴潇正双手背负静静看着正在劳作的人们。

  巴库的夏季还是比较炎热的,虽然没有温度计等装备,但是凭着前世的经历,吴潇断定此时的气温不会低于38度,这才是刚刚不足十点啊,心中有些叹气的看着庭院内那有些稚嫩的树木们,连个遮凉的地方都没有。

  挥挥手,示意侍女们去给大汉们打一打伞、遮遮凉后,在大汉们纷纷叩首谢恩的颂词中,吴潇在张卓的陪同下回到了屋内。

  “等下就让他们先把冰砖放在这个铁槽内吧。”

  指了指摆在屋内正中的一面铁制槽具,吴潇吩咐着,所幸那些赎回的华夏匠人中间,有人掌握了制冰的方法并敬献给了吴潇,要不然吴潇也不能享受到这唯一的清凉。

  待大汉们将冰砖放置完毕并谢恩离去后,吴潇从张卓那里要了把匕首,拿起匕首使劲的在冰砖上砍下来几块碎冰,挖出一个比较浅的圆洞后,吴潇将茶杯放置在了洞中,给自己做了一杯冰镇凉茶。

  .轻轻地抿了几口茶水,感受了一丝冰爽时,只见门外的一名侍卫给张卓耳语一番后,张卓面露喜色的走到吴潇面前汇报道:

  “殿下,

  刚接到通传。

  今日一早,在朱雀门处,

  有一自称陇西人士,名叫李天若的男子揭掉了招贤令!

  随行的还有男子的妹妹,名叫李有情。

  据男子自述,自小习读各种兵法并擅长弓骑之术,

  从陇西一路走来,更是熟悉沿途各国风情,

  据内务府派去的验试官员核查,该男子确实是如其所说一般。”

  在推出招贤令时,为了防止有滥竽充数、鸡鸣狗盗之辈混入,吴潇专门委托华生从文教司那里组织了一批验试官,专门用来测试前来应贤之人的真才实学,这些验试官都是由吴潇治下目前那些才能最高的一批人来兼任。

  听说已经经过了验试官的核查,又是从华夏万里而来的陇西人士,吴潇不由得点点头说道:

  “陇西李氏?

  若是真的话,想必确实如其所言熟读兵书并善弓骑之术,

  从学于家世的话,也许是李信、李广一系的后裔吧。”

  将杯中冰镇茶水饮尽,重新倒上一杯并置于冰砖上,吴潇感受着腹中的那股清凉,问道:

  “今日朱雀门的告示官是何人啊?

  另外三门可有揭榜者?

  这个李天若兄妹二人到了何处了?”

  “回禀殿下。”

  听到吴潇询问,张卓回道:

  “今日朱雀门的告示官为巴库学院的学子,名叫李破虏。

  除朱雀门外,其余各门并无揭榜者。

  至于李天若兄妹二人,由李破虏陪同,正在内城城门处的候客亭中等待您的召见。”

  由于内城中并无太监,除随身侍卫外,一应服侍、杂役人等皆是女子,身为内务府总管的吴巴,以内外大防的名义,专门营建了这座候客亭,说是亭子,其实是一个包含亭子在内的没有房门的开放式建筑,所有需要进入内城的男子,除了之前运送冰砖的有任务在身的内务府人员外,其余男子,包括打算觐见吴潇的官员,在未得到允许前,都暂时在候客亭中等待。

  “已经在候客亭了啊,

  那你就亲自去一趟吧,

  把这个李天若兄妹二人请过来吧,

  顺便把李破虏也叫来,我考考他最近学识如何了,

  马上就要出征,身边还缺个合手的文书啊。”

  望着领命而去的张卓,吴潇不禁起了一丝别样的心思,补充说道:

  “这个李天若的学识已经由验试官核查过了,

  不过他自称弓马娴熟,

  能够万里之遥而来,相比马术是没得说的,

  至于弓术嘛,我觉得你可以先试上一试,

  顺便也可以跟他切磋一下刀剑等近战之术。

  说起来,他是陇西人士,你是甘陕人士,

  算得上半个乡亲,切磋一下也不错嘛。”

  ......

  候客亭的亭子内,李破虏正带着李天若和李有情两人坐于亭中,一边饮茶一边闲聊着什么。

  “真的没想到,若不是李公子亲口所说的话,

  我实在是无法相信有情竟是一位女子啊。

  女中豪杰,失敬失敬。”

  说罢,李破虏以茶代酒敬了李天若二人一杯。

  “贤弟不必如此,

  我们兄妹二人即已揭榜,

  自然当以真面目示人,

  我妹若仍是以男子名义相见的话,

  反而显得我们兄妹下乘了。”

  李天若将茶水一饮而尽说着,而李有情却杏目微皱道:

  “破虏贤弟,

  我有情虽是女儿身,

  但自幼与我兄长一同熟读兵书,

  至于弓马之术同样娴熟,否则也无法行此万里之路。

  沿途所见所闻让我们兄妹二人感触良多。

  幸得今日见此咱们汉人张贴的招贤令,

  遂行此揭榜之事,惟愿能从军一场,上场杀敌!”

  言未说罢,兄妹二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后说道:

  “贤弟,

  我兄妹二人可是出自陇西李氏,

  正是李信之后,今日揭榜从军,

  我李天若愿如先祖信、广一般,辅佐汉国公开疆扩土!”

  “我李有情,愿如樊梨花、穆桂英一般,建功与疆场之上!”

  十四岁的李破虏,虽然自小也经历过颇多的磨难,但更多的是在如同养父一般的华生教导下,以习文为主,从未学过武艺,此时,见二十四岁的李天若和二十岁的李有情两人,竟有如此厮杀与疆场之上的豪情壮志,不由得内心钦佩道:

  “且让小弟再敬二位一杯!

  能有两位大能前来辅佐国公殿下,

  华夏必能在这群狼环伺之地,

  再创神州盛世!

  干杯!”

  一时之间,候客亭内杯声四起,一幅觥筹交错好不热闹的景象。

  正当此时,却听得脚步声想起,伴随着一人大喝道:

  “好狂的口气,

  竟自比李广、樊梨花等先贤!

  也罢,

  且让我来试试你们的斤两!”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