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二十章 何不效仿古之花木兰?

第二十章 何不效仿古之花木兰?

  巴库内城的厨房处,杂间内帮厨的、摘菜的、洗菜的、炒菜的人忙的飞起。

  杂间外的走廊处,担任上灶一职的侍女们不断地催促着杂间内的厨娘们加快烹饪速度,好让她们能够尽早履行端盘上菜的职责。

  催促声和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络绎不绝,走廊内催促的众人眼前只见一道黄色的人影跑过,定睛一看,却是接替了朵阿,以厨房管事身份暂代主管一职的曲蕙兰。

  身穿淡黄色鹅裙的曲蕙兰,轻抚胸口,缓解了下由于疾跑而带来的气喘,急切向杂间内吩咐道:

  “殿下说了,先弄两盘拍黄瓜和凉粉端过去。”

  说起来,这黄瓜一物本身产自印度,前世经张骞由中亚地区传到汉地,而高加索地区恰恰此时是有黄瓜种植的,很多人都把黄瓜当做水果来直接食用。

  至于拍黄瓜,则是吴潇在偶然间看到黄瓜后,亲自在厨房给曲蕙兰等厨房内的厨娘们示范过,轻轻撒上一点精盐砂一砂,虽然没有黄豆酱油来进一步进行调味,在此时却也是一道很可口的凉拌小食了。

  而凉粉,更是吴潇带给这饭食种类贫乏的中西方世界的福音,在作为很多地方以大麦为主要产物的时代。

  吴潇创造了由大麦制成淀粉,再把淀粉制成凉粉这两件事,若是这时有发明技术奖的话,吴潇相信凭借这一点就能横扫西方,铁定拿奖。

  过得片刻,由曲蕙兰亲手拍拌的黄瓜和凉粉就做好了,轻轻的撒上精盐颗粒,用小勺舀上两块尝了尝味道,觉得比较满意后,曲蕙兰拍拍手示意走廊处等候的侍女送到吴潇的宴会厅中。

  “破虏贤弟,没想到你居然是玉门人,且让我敬你一杯。”

  宴会厅中,李天若斟满一杯白酒,冲着李破虏敬酒道:

  “你我皆是李氏,可惜你对自己的身世说不清了,若是认真纠察起来,没准咱们还是一家人呢。

  毕竟,陇西李氏在甘陕之地分支众多,自夸上一句,也是称得上名门望族的。”

  原来,在李天若于校武场上应了吴潇提出的共同匡扶汉室的请求后,吴潇高兴之余,特别吩咐在内城宴会厅赐宴款待李天若兄妹二人,并由张卓和李破虏作陪。

  虽然菜还未端上,但吴潇观察李天若、李有情兄妹二人,几能横跨万里远行,想必也都是豪爽之人,特意让侍女们先把特制的白酒端上来让众人尝一尝。

  一杯酒下肚,众人攀谈起各自的故乡祖籍,竟然都是甘陕人士,不由的顿觉亲切起来。

  除了吴潇、张卓都是出自陕北外,李天若兄妹和李破虏皆是甘肃人士,加之同姓,又都有效仿古之驱虏名将之志,更是显得分外亲近。

  面对李天若的主动敬酒,李破虏却是看了一眼吴潇,见吴潇并没有什么表示后,举杯轻碰说道:

  “能与陇西名门李氏相攀,

  实在是让破虏惶恐万分。

  小弟酒量不足,

  且下一小指以表敬意,

  不足之处,还请天若贤兄见谅。”

  说罢,未待李天若再劝,直接喝了一小指深度的白酒后将酒杯放于桌上。

  本打算劝上一劝的李天若,只得抚杯喝下两指深度来做表示。

  正待此时,门外传菜的侍女们已到的宴会厅,得到张卓示意后,快速将菜放置到餐桌之上,并专门在吴潇身前放了两根消好皮的黄瓜。

  吴潇轻轻一笑,拿起面前黄瓜啃上两口后,伴着咯嘣脆的咀嚼声说道:

  “来来,

  天若、破虏、有情,

  且尝一尝这由我特制的两样小菜。

  一名拍黄瓜、

  一名拌凉粉,

  酒席上有着两样小食,

  那可是下酒佳肴啊。

  都来尝上一尝,目前这可是只有我这里才能吃到的美味啊。”

  言罢却见众人并未动筷,包括在校武场上表现得颇为豪爽的李有情,竟也是默默看着吴潇。

  吴潇见此情形顿时明悟,哈哈大笑下,先行舀了两勺品尝后,众人方才动筷并纷纷夸赞真乃人间美味。

  待得热菜陆续上齐后,一时之间,宴会厅内觥筹交错之声四起,毕竟连同吴潇在内,都是些年轻人,几杯相对于此时浓度高上许多的白酒下肚,上下尊卑之别也就淡了许多。

  见得李有情竟也一次不落的跟着喝了下来,吴潇不由的冲着李有情竖着大拇指夸赞道:

  “真没想到,有情竟是女中豪杰之辈!

  酒量与我等男子想必,竟丝毫不落下风,佩服佩服。

  我提议,大家一起敬有情这位不让须眉的巾帼一杯如何?”

  众人轰然应诺,纷纷举杯,有情更是豪爽的喝下道:

  “殿下,我有情虽是女儿身。

  但自幼与兄长一同修习弓马之术,自问无论是兵法学识、杀人之术皆不逊于兄长。

  否则,何能行此万里之遥,能够与殿下相识于此巴库城中。”

  原来,李天若和李有情兄妹二人之家族,虽然是出身陇西名门李氏,但在前年延续之下,李氏本族除了尚有些兵法、功夫流传于世外。

  家道早已经破落许多,加之伪元统治时期,对于这以征虏闻名的陇西李氏,除了打压以外,更是被杀戮了不少族人。

  陇西周边家族,很多见李氏衰落,更是趁火打劫之辈四起,族产在伪元时期被侵夺了很多。

  虽然有山河奄有中华地,日月重开大宋天的明高祖朱元璋建立的大明,但经历了燕王夺位等内部纷争的明庭,虽然做到了多次征伐北元并驱逐到千里之外,保证了中原大地不再遭受异族侵辱,但是对于西北边陲之地的甘陕之地,很大程度上却是来不及关注。

  明庭重开大宋天后,李氏多次向官府请求追回伪元时期被侵夺的族产,但一直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为了家族的发展,身为李氏嫡脉且不是嫡子的兄妹二人,主动请缨担当起了通过西域经商来重振家族的重任。

  边陲之地虽是凶险,但通过与西域和草原部落互通有无却是边地常见的致富发家之法,兄妹二人在交易过几批货物,甚是为家族赚得不少钱财后。

  起了继续向西一探商路的念头,结果让两人没想到的是,这一路走来,竟是万分凶险,若非两人自身的武勇加上机智外,恐怕早已命丧他乡了。

  吴潇联想到前世并未听说过两人之名,想必没有自己出现这一意外因素的话,这兄妹二人应是化作这异地的黄土了。

  摇摇头,挥斥掉心中的感伤,吴潇举杯说道:

  “有情,我刚才听破虏所言,

  你自称愿效古之樊梨花和穆桂英这两位巾帼英雄,冒昧问上一句,何不效仿古之花木兰呢?”

  “花木兰?”

  李有情听得吴潇此言,却是不屑的摇头说道:

  “某虽不才,不屑为之!”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