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之我要当球长 > 第二十一章 你竟说花木兰非汉?

第二十一章 你竟说花木兰非汉?

  “某虽不才,不屑为之。”

  本是随意闲聊,却没想到李有情竟是这样的回答,言语中对花木兰这一巾帼英雄竟无半点尊敬,连尊称都没有,居然回答的是不屑为之。

  宴会厅内的众人,除李天若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继续吃菜喝酒外,包括吴潇在内的众人都是为之一愣,不可思议之情由然于表,作为巴库书院优秀学子,又是将李天若和李有情兄妹二人引来觐见的李破虏,急急说道:

  “有情贤妹,

  虽然我敬佩你出自陇西李氏之名门望族,

  又追求樊梨花、穆桂英似的女中豪杰。

  但是,花木兰也是咱们史书中敬佩的巾帼英雄!

  那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可是流传至今,

  加之在咱汉地归德府谷熟县的营郭镇,可是建有木兰祠的。

  自唐初追封花木兰为“孝烈将军“,设祠纪念始,

  经历代扩建,香火从未间断过,

  敢问贤妹,如此巾帼英雄,何谈不屑为之?”

  包括吴潇、张卓二人,一同对李破虏所说给予点头来表达附和之意,吴潇紧盯李有情的双眼,要好好看看李有情作何解释。

  面对众人的疑惑和不解之情,李有情却是不慌不忙的舀上一勺拌凉粉,咀嚼一遍再次表示凉粉的可口后,环顾众人笑着说道:

  “我想大家都对花木兰的故事耳熟能详,毕竟世间竟有像花木兰这般替父从军并建下功业的女子,实在是让我等凡人敬佩无比。

  但是在我李有情这里,之所以不屑于效仿花木兰,并不是因为她的功业不足,相反,她的功业在我看来实在是让我追之不及,大部分从军男子都是难以匹敌的。”

  听得李有情对花木兰还是很是推崇,众人更加迷糊了,既然敬佩无比,为何你李有情又不屑为之呢?

  感受到众人由于自身所说的话反而更加不解,李有情哈哈笑着,用筷子尾端沾了沾酒水,在餐桌之上写了个大大的字后,静静说道:

  “无它,皆因花木兰非我汉家女子也!”

  看着桌上用酒水写就的汉字,张卓不解的问道:

  “我虽从小不通文墨,但花木兰替父从军的故事还是知道的,从记事起听到的花木兰就是咱汉族的女子啊,何时又不是汉人了,若不是汉人的话,那花木兰又是何族人?”

  李有情轻轻摇头,再次以筷为笔,沾着酒水在桌上写下鲜卑两个字道:

  “大家应该都听过《木兰辞》,其中所写的内容很容易让人认为花木兰理所应当的是一个汉人女子,但是,在我李有情看来,这个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并不是汉人女子,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鲜卑女子。

  怎么样,虽然这可能出乎你们以及大多数人的意料,

  但是很不巧,我说的这些恰恰却是事实。”

  “你说花木兰非汉,可有证据?

  若是捕风捉影、信口雌黄,届时可别怪我!”

  对于李有情居然说花木兰并非汉人,而是鲜卑人,吴潇不由得心生不满,那花木兰在前世可是确确实实的汉人,怎么自己穿越后竟被人说成是鲜卑人了,如此颠倒是非,随时从一美女口中说出,吴潇仍是难以接受,这是对自己认知的重大冲击,顿时拳头紧握,竟有些想要爆发的冲动。

  感受到吴潇的一丝外溢的不满之情,李有情放下筷子,郑重其事的说道:

  “殿下、侍卫长大人和告示官大人,

  既然都熟悉《木兰辞》,那么可否想一想,

  在那《木兰辞》中可是写有这么一句的: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这可汗的称呼,那可是草原上的部落民族对他们的王的称呼。

  在《木兰辞》里面能出现可汗这样的称号,这个称号就足以证明当时花木兰所效命的朝廷,并不是咱们汉人建立的政权。”

  环顾低声复述念道这两句的众人,李有情继续说道:

  “但是在这《木兰辞》里面,却又同样出现了‘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这样的句子,而天子一词,大家应该都知道,那是咱们汉人朝廷的皇帝才能使用的称号。”

  见李有情一边说花木兰由于可汗的称号而不是汉人,一边又道汉人皇帝采用的天子一词,曾于华生处学过花木兰故事的李破虏不由得争辩道:

  “对于花木兰其人,我记得不应该是隋恭帝义宁年间,突厥犯边时,花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征战疆场一十二载,屡建功勋,无人发现她竟是女儿身,待回朝后,被唐皇封为尚书衔的吗?”

  “错,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李有情却是伸出手指轻轻摇动以示不同意见,耐心解释道:

  “你且仔细看那《木兰辞》中所作,里面同时将使用“可汗”、“天子”两个称谓,而在史书上比较有名的,恰恰是那《木兰辞》出现的南北朝时期。

  根据我和我兄长的研究,这无名氏所作的《木兰辞》,应当是作于北魏时期。”

  只见李天若接过话头,看着吴潇说道:

  “殿下,我们兄妹二人曾专门研讨过花木兰其人,毕竟吾妹是以女英雄为目标的,花木兰正是被仔细研究过的。

  在我们的推测中,花木兰存在的时间,应该是在北魏初年,而她替父从军所参与的这一系列战事,应该是北魏朝廷与柔然部落之间的战争,当时如日中天北魏,正在集中力量意图完成对汉地北方地区的统一。

  在北魏准备一统北方之时,从蒙古草原上崛起了一支名叫柔然的强大部落,这柔然就成了北魏朝廷的重大威胁,由于忙于一统北地,北魏对于柔然一直采用的是防御姿态,而这一切,随着北魏完成对北地的征服后,时态开始出现反转。

  在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继位后,这个雄心勃勃的人,一改北魏往日被动防御的姿态,面对经常寇边的柔然部落,拓跋焘亲率拓跋六军大举北伐柔然,从始光元年一直到太平真君十年,太武帝拓跋焘先后八次亲率大军深入漠北,讨伐柔然。

  而这花木兰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八次漠北征伐的战事之中!”

看过《穿越之我要当球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