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明新命记 > 第七二二章 顺利

第七二二章 顺利

  美好的生活总是十分短暂,正如美好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一般,崇祯十三年的八月转眼之间就到了尾声,杨振在总镇府宅内没羞没臊的快乐生活也接近了尾声。

  崇祯十三年八月二十八日正午,秋高气爽,袁进和俞亮泰、俞海潮的大船队,在港内引水船的指引下,正浩浩荡荡地排着队驶入了旅顺口内的西港。

  早一步得到了船队返航消息的杨振,已经带着张得贵、张臣、李禄、杨珅等一众亲信部将,等候在西港新建的码头上。

  入港的大小船只将近四百艘,从港外一直排到港内犹如长龙,每一艘都行驶缓慢,吃水很重,一看就知道它们满载了重物。

  “都督,这回看样子,老袁和俞亮泰叔侄此行,可是满载而归啊!原先都督带回了与朝人达成了的密约,卑职还曾一度担心从此束缚了我们的手脚,却没想到,达成这个密约,有这样的好处!”

  张得贵绝对是一个称职的老总管,平素他最乐见的是进账,最不乐见的是掏钱,此时此刻,他就站在杨振的边上,望着络绎不绝地进入港内的大小船只,笑得合不拢嘴。

  前阵子杨振叫他拆东墙补西墙搜罗了一批粮食运往莱州湾,交给了汤若望等人,让他们到潍县西的流民隔离检疫区救济云集于彼处的流民,当时很是让张得贵肉疼了一阵子。

  眼下,他看见八月起航前往瀛洲岛的大船队回来,再想到这个船队起航前杨振交代袁进俞亮泰等人的返航任务,他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呵呵,是啊,看他们船体吃水,带回来的必是重物无疑,若不是那两万石稻米,就必定是又有了更多介川朝人的铁矿石。”

  站在杨振另一边的张臣,当然知道张得贵每日的烦恼,知道他不是每日里不是在发愁旅顺港仓场内的粮饷物资,就是在发愁旅顺北城的矿石原料,因此见他这么说,立刻补充了一句。

  “是啊,哈哈,这下子,至少北城制铁所那边可就宽裕多了,王守堂那个老头子,还有老潘叔,也不用老是跑到营务处,来聒噪个没完了!”

  同样跟着杨振来到旅顺西港码头上迎接袁进、俞亮泰大船队返航的李禄,接过张臣的话头,也笑着补充了一句,说的在场众人皆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在前几天,在旅顺北城主管制铁所冶炼厂的王守堂与主管枪炮厂的王煅,还有主管弹药厂的潘文茂,先是找了仍然兼理征东先遣军中军事务的李禄,然后又找了兼任总镇府协理营务处总管张得贵,反映的都是旅顺北城各厂原材料即将告罄的问题。

  现在的旅顺北城,俨然已经成了金海镇的军工生产基地。

  杨振率部移防之前多方筹措储备的那些生铁、熟铁等铁料,早就用完了。

  大军移防之后,金海镇的水师船队曾经渡海往山海关以南的永平府方向,求购过一次铁料铁矿石以及硝磺物资,到现在小半年过去了,也早耗尽了。

  到这个八月初的时候,杨振与李朝君臣达成的密约开始见效,经过沈器成的奔走联络,俞亮泰率领的东路水师营船队,已经向旅顺口内输送了一次介川的铁矿。

  幸亏有了这次输入,如果不是有了这次输入,旅顺北城内制铁所的冶炼厂,恐怕已经不得不熄火停工了。

  一旦制铁所的冶炼厂停工了,不光枪炮厂的枪炮制造要受影响,就连弹药厂一直紧缺的硫磺库存也会受到影响。

  自从杨振告诉潘文茂和王守堂,可以通过冷却冶炼厂冶铁炉产生的硫蒸气制取硫磺这个法子之后,早在松山城时,潘文茂和王守堂他们就尝试了无数次。

  后来到了旅顺北城之后,杨振将军工生产基地集中到了一起,将弹药厂、冶炼厂、枪炮厂等全部安置到了旅顺北城,就是为了方便他们搞联合生产。

  经过了从松山城到旅顺北城将近一年的摸索总结,他们终于找到了目前相对管用的水冷却办法。

  现如今潘文茂主管的弹药厂,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硫磺供应,是来自于同在旅顺北城的冶炼厂了。

  至于剩下的部分以及全部的土硝,则仍然是依赖以前积攒的库存以及山海关兵部分司在永平府、河间府等地的求购与输送。

  金海镇目前所控制的辽东半岛南段,并没有太多杨振急需的高品质的大型矿藏,比如硝石,比如硫磺,比如铁矿,比如煤矿。

  就此而言,辽东半岛南段与辽西相比,包括与眼下被满鞑子控制的盖州辽阳等地相比,在资源矿产方面都多有不如。

  也因此,旅顺北城这个军工生产基地所需要的基础原材料,目前主要依靠从别的地方输入。

  五月末以来,金海镇阻断了与登莱地区以及同样爆发了鼠疫的永平府等北直地区的船只来往,导致旅顺北城铁矿石、硝土、硫磺库存迅速下降。

  到了八月,杨振重启移民行动了,那么是不是就可以重启铁矿、硝土与硫磺等物资的购买与输入了呢?

  当李禄领着潘文茂、王守堂等人来找杨振的时候,杨振当然是满口答应了。

  可是,杨振虽然答应了,但是却迟迟没有行动。

  一来,当时袁进、俞亮泰麾下的两大水师营船队,都出任务去了,让金海镇的海上运力受到了严重的限制,没有太多船只可以往外派。

  二来,登莱也好,北直也好,鼠疫流行的情况并不明朗,杨振也不敢冒险派人出去求购物资。

  鉴于这种情况,杨振扛不住王守堂尤其是潘文茂的屡次求见,最后也只好派了沈永忠等人过海送信,请登州府帮忙收集硝土硫磺等物,杨振这边按照市价敞开购买。

  只是到如今,时日尚短,且登州府那边忙着防疫,并没有一船硝磺物资过海运抵旅顺口。

  如果接下来再没有矿石物资输入,估计王守堂和潘文茂又该到旅顺南城的总镇府来找杨振诉苦了。

  众人看着船只进港,说起了这个事情,突然间人人都意识到,眼下来自李朝的矿石与物资,对于金海镇的生存来说,竟然是如此的重要。

  陪同杨振前来迎接船队返航的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话间,船队队首的几条大船已经相继靠上了码头。

  而袁进、俞亮泰也已经领着几个人,跟在指引他们船队进港的仇必先后面,快步朝杨振等人的方向走来。

  “有劳都督亲自迎接,卑职等人怎么敢当!”

  隔着老远,袁进就抱拳对着杨振这么样大声说道,话虽客气,可是神情语调却极兴奋。

  显然,对于杨振能够率众前来迎接他们返航,袁进、俞亮泰及其随行的诸人都很高兴。

  “有什么不敢当的,你们当得起!”

  杨振领着等候的众人迎上去,一边说着话,一边与袁进、俞亮泰两个拥抱见礼,随后有些迫不及待地看着他们问道:

  “怎么样,你们此行前往瀛洲岛江华岛公干,具体情况如何,往返可还顺利?”

  见杨振对他们船队此行的成败满脸关切,袁进与俞亮泰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由袁进对杨振笑着拱手说道:

  “顺利,顺利,托都督的福,此行一切顺利!咱们的人送过去了,属于咱们的东西也运回来了,而且,卑职与俞参将前往江华岛一行,还有了一些意外的收获!”

  船队进港的时候,他见绝大多数的船只都吃水很深,船体沉重,一瞬间曾有些担心,怕他们运回来都是矿石,而没有运回那两万石稻米。

  若真如此的话,那么接下来一个月或者两个月,至少在番薯土豆采挖收获之前,金海镇各路人马以及各屯所百姓,恐怕就得勒紧裤带过日子了。

  从李朝运回的两万石稻米虽然不算很多,但是精打细算之下,也可以支应目前金海镇各路兵马一个半月不断粮,意义还是相当重大。

  此时听见袁进满脸笑容地这么回答,杨振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又听他最后说出此行还有些意外的收获,当下哈哈一笑,饶有兴致地问道:

  “好,好,好,顺利就好。那么,你们此行还有哪些意外的收获呢?难道是介川的铁矿产量上来了吗?”

看过《大明新命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