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3章 这是人的本能

第3章 这是人的本能

  钱小娴正走神的时候,高鉴挂了电话走过来。

  她慌忙拿起身份证。

  “没见过帅哥吗?”

  高鉴一把拽过钱小娴手里的证件,转身想走。

  “等一下,我还没登记呢。”

  “你的工作效率太差劲了,难道,你……一直在偷看?”

  “我”

  这家伙太自恋了,居然自称帅哥!

  我偷看那是因为我撞了你的车,想看看你的真容,你以为我会花痴你吗?我傻呀?

  浪费感情浪费时间的事情我才不干呢。

  “我,我在核对,你的身份证和你本人有点差异。”

  钱小娴举着身份证,故意拿到眼前仔细查看,然后又故意抬起头,光明正大的看了高鉴一眼,身份证上的他,面带笑容,眼神纯真,现在的他板着个脸!

  “身份证是八年前的。”

  高鉴的语气也缓和了很多,他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刷着手机说:“继续核对。”

  按照身份证上的生日计算,八年前,他二十岁。钱小娴在心里感叹,原来八年变化这么大呀!

  不经意的,钱小娴又看了高鉴一眼。

  之前,自己做贼心虚,所以看得都很仓促,现在,咫尺之遥,他老老实实的摆在面前,看得可是真真切切。

  他五官精致,剑眉大眼,鼻梁笔挺,嘴巴菱角分明,嘴唇温润干净。

  像谁呢?钱小娴突然觉得他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她的大脑飞快的转了一圈之后,她终于想起来,像闺蜜方圆的梦中男神李易峰!尤其眼睛,不过,高鉴的眼神更霸气,有些狂野和凛冽。

  “请你快点。”

  高鉴突然抬起头,四目相遇,钱小娴又慌乱的低下头,天啊,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会不会被他认为花痴啊!

  钱小娴赶紧打开登记簿,在客户名字一栏飞快的写上:墨镜男。

  “高鉴!”

  高鉴突然站起来,生硬的甩出两个字,然后转身走进卧室。

  今天真是中魔了,从没有过的凌乱!

  划掉墨镜男,写上高鉴。

  钱小娴登记完,打算把身份证还给他,可是,想到他居然不在这里等着,而是嫌弃地踱到卧室,这让她很不爽。

  她把身份证放到桌子上,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敲打着,心想,他干什么的呀,开着兰博基尼电话里说着英语,我撞了他,他居然还让我逃跑,财大气粗还是心眼好?

  钱小娴突然想起来,表姐昨天说,这个新客户要住两个月,是个难得的大客户,要她一定热情款待。两个月,就是从7月到九月,这可是旅游旺季,那房价每天可是五千元的,钱小娴飞快的计算着,妈呀,三十万!

  不过,一直提心吊胆怕认出来的钱小娴,突然抿嘴一笑,太幸运了,撞的是超级大富豪,这么有钱,就算认出他也不会让自己赔吧,有钱就是任性,好像谁这样说过。

  但是,只是高兴了那么几秒钟,钱小娴又蔫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暂,可是她发觉高鉴很矫情,有点盛气凌人,说话也咄咄逼人的,想到要和他交涉两个月,心里还真有点慌!而且,要是被他发现自己撞了他车,他会不会反毛,找茬难为自己啊?

  担心害怕都没用了,已经发生了,只能顺其自然,好在目前看,他好像并没认出自己,所以,自己还是少去他面前招摇。

  她把登记本放到包里,她这才想起洗衣机里的床单被罩应该洗好了,她去洗衣房,把半干的床单被罩晒到院子里的晾衣杆上。

  卧室的窗户开着,高鉴打电话的声音又传了出来,真的不是故意偷听,是他的声音节奏跨度很大,刺耳。

  晾完床单被罩,钱小娴还是拿出身份证,因为还没有和他交代好各种日常服务,所以,还是要和他说一下。这要是换别的客户,登记完就全部交代清楚了。

  当然也不能都怪他,谁让自己初次见面就给人家撞了,还恬不知耻的告诉人家大名不说,还傻了吧唧的补上一张名片!

  来到卧室门口,刚想敲门,但是听到他在电话里还在和谁争执着,很激烈,她缩回了要敲门的手,迟疑片刻想还是算了,中午吃饭再给他吧。

  钱小娴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多了,该准备午饭了,她把身份证又送回客厅,放到自己的包里。

  厨房在后院,蔬菜也要从后院的采摘园里摘,可是,钱小娴发现高鉴也刚刚去了后院。

  时间不早了,钱小娴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后院。

  看到钱小娴突然出现,正拿着手机拨号的高鉴,转身向门口走去。

  “高先生。”

  钱小娴露出招牌的微笑,说:“等一下,关于住宿的一些服务项目,我还没和你交代清楚。”

  “我的助理和客服都交代过,你按照规定执行就行了。”

  “可是,你提出了特殊的要求,所以,我不得不改变我的服务项目,”

  “特殊要求?”

  高鉴突然挂了电话:“这句话从何而来?”

  “啊,你不是过敏体质吗?我们这里的招牌菜你都不能吃呀,所以,请你制定一份菜单。”

  “奥。”高鉴恍然大悟一般,说:“一会儿,我给你发到你手机上。”

  “快点哦,我马上做午饭了。”

  钱小娴进了厨房,先从冰箱里拿出一块肉放在盆子里解冻,然后拿着编织筐到采摘园里摘菜。

  民宿的后院被一条鹅卵石的小路分成两部分,

  西部是厨房,然后是有一个飞檐的木亭子,里面可以喝茶,也可以吃饭。亭子前是用竹杆搭的葡萄架,下面有跑步机之类的健身器材。

  院子东半部分是采摘园,院子里有各种蔬菜。

  一会儿功夫,钱小娴就摘了满满的一篮子蔬菜,她哼着歌,打算去厨房。

  这时候,一只喜鹊突然从院墙外的核桃树上,扑棱棱的飞走了。

  钱小娴这才发现,院墙上的南瓜秧,顺着伸过来的树枝爬上了树顶,居然还长出了一个一米多长的大南瓜,那瓜身钻过浓密的枝丫,垂到了树冠下,一副伸长脖子要着陆的样子。

  不行,得把南瓜枝蔓拽下来,这铺天盖地的,既遮挡视线又挡风。

  钱小娴找来一把镰刀,她踩着凳子举着镰刀试探了一下,够不到树顶上的南瓜。

  她只好把镰刀放到墙头上,两只手攀着墙,蹬着凳子迈上墙头,那些枝蔓倒好说,可以直接用镰刀勾下来,干掉这南瓜有点难度。

  她站起来凑到树冠下,试着用两只手去拽南瓜的脑袋。

  “钱小娴,我身份证呢。”

  钱小娴正全神贯注的摘南瓜,突然传来喊声,本来今天被吓得就有些神经质,心一慌,紧接着脚底下打滑,随着一声惊叫,她翻滚而下。

  更悲催的是,钱小娴放在墙头的镰刀,在她摔下来的那一刻,被她的脚不幸扫了一下,但危害程度还不至于跟着她一起滑落,而是在墙头上打了几个旋,镰刀也似乎努力保持平衡,挣扎了几秒,还是张牙舞爪的砸了下来。

  已经走到近前的高鉴,手疾眼快,他一把起地上的钱小娴,因为钱小娴的惯性冲击,高鉴不由得向后推了一步,他为了保持平衡,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揽住钱小娴的后背。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样,两个人同时被这突发事件弄懵了。

  高鉴温热的气息就在发迹间游动,他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似乎正以相同的频率,开始加速度,钱小娴从来没有和异性这么亲近过,她感觉自己在微微颤栗,凌乱中,她赶紧用力推搡高鉴。

  可是高鉴并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

  钱小娴不敢看他的脸,只是用两只手用力推他,可是他的胳膊紧紧的环绕着她。

  “你松手!”

  “又想逃?”

  高鉴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扫过,然后停在她受伤的额头。

  什么?又想逃?

  这没头没脑的问话,钱小娴还是立刻就领悟了,她皱着眉头尴尬的把脸扭向一旁,心里却打起了小鼓,怎么办啊?

  高鉴见她不说话,他的大手突然拖住她的脑袋。

  钱小娴后脑勺受伤的部位立刻一阵刺痛,她实在受不了了,挣扎着说:“疼。”

  “我在想,这场景很熟悉。”

  高鉴嘴角上翘,眯着眼睛又在她的脸上扫描了一圈之后,突然盯着她的嘴巴。

  “涂了口红?”

  钱小娴条件反射的咬住,脸狠劲扭向一侧,她心想,这话什么意思?

  高鉴突然把她抱起来,向前快走几步,把她抵在墙上。

  “你……”

  身体被狠狠的贴在墙壁上,钱小娴惊恐的望着他。

  高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那眼神,就像欣赏着自己的猎物。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啊?”

  “我好像在哪见过你!”说着,高鉴又把脸凑过来,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额头上。

  天啊,怎么办,他想让自己说就是肇事者,可是,自己竟然完全改变了穿衣和打扮,现在,他一定在偷笑自己自作聪明!

  只是短暂的惊慌,钱小娴心想,豁出去了,你别想试探我,只要你不说出证据,我就是不承认。

  高鉴伸手把钱小娴的眼镜推到头:“钱经理,你的眼睫毛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你的眼睛很美。”

  高鉴眯着眼睛说:“尤其睫毛一闪一闪的,眼睛里满是纯真,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你的眼睛可以判断,你是一个诚实的好女孩。”

  钱小娴听出来了,旁敲侧击,他在引诱自己说出实情!

  怎么办?自己承认吗?自己信誓旦旦说要负责,还给了人家电话号码和姓名!可是,承认了,自己哪有钱给他赔偿啊,就算卖房子,自己家的房子也买不了多少钱。

  “高……先生,你放开我,这样让人看到不好。”

  “超好啊,多刺激!”

  高鉴翘起嘴角说:“我最喜欢刺激,我突然发现找到对手了!”

  “啊?……”

  “说还是不说。”

  说我是撞了他车的钱小娴?妈呀,太难了!

  “你不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高鉴突然低头,钱小娴被结结实实的堵住,她没办法说话,只好用力抵触,可是,高鉴的双手紧紧扣着,钱小娴的后脑被顶在墙上,疼痛点又被触动,而且,自己曾幻想中的初吻,被一个陌生人霸道的抢走了,她却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她急得眼泪夺眶而出。

  也许是泪水刺激了高鉴,他停下来,伸出一只手拖着她的下巴说:“你哭什么?”

  “手拿开。”

  她的声音是突然爆发出来的,高鉴被高分贝似乎吓到,他一愣,但是,他非但没有松手,反而靠近钱小娴,他贪婪地扫描着她绯红的面颊,嘴角略过一丝莫名其妙的笑。

  片刻之后,他压低嗓音说:“等我看够了再放手。”

  “我,我要喊了。”

  “喊?喊一个我听听。”

  高鉴歪着头,翘着嘴角,钱小娴的眼睛黑白分明,此刻,黑亮的眸子里汪着泪水,更加楚楚动人。

  “我家就在隔壁,我妈能听到的。”

  “她听到又怎样?都是你主动。”

  “你,你胡说。”

  “别忘了,在车上,是你主动拉我的,在卧室,是你主动扑过来的。现在,我主动回应给你。”

  钱小娴心想,这人太无赖了,他磕在自己额头上,自己完全是被动的,怎么被他说成主动,天啊,这是什么人啊!她不好意思再纠结这个问题,于是,她再次提高嗓门说:“我真的喊了!”

  “真没良心,我刚才救了你,你却想害我!”

  “我不过是从墙上摔下来,用得着你救吗?”

  “这是人的本能!”

  高鉴说着一脚踩住扎在地上的镰刀,他弯下腰去,钱小娴以为他去捡镰刀,可是高鉴顺势随手提起她长裙的一角。

  钱小娴雪白的小腿上,一道明显的擦伤,格外醒目。

  “你干什么!”

  钱小娴一声尖叫,一下子把裙子拽过来。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