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4章 这人真特别

第4章 这人真特别

  钱小娴闪到一旁,完了,这下死定了。

  “别害怕!我什么都不想干。”

  高鉴拍拍身上的泥土,转过身去。

  钱小娴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也弯腰拍身上的泥土。

  只是瞬间,高鉴又转身,快步折回到她的面前。

  钱小娴一愣,天啊,要杀要剐痛快点,既然认出来,就直接说,非逼着我承认干什么?

  他一而再而三的试探,让她快要崩溃了。

  高鉴揽过她的披肩长发,迅速的挽到脑后,然后,左右打量着钱小娴。

  钱小娴的心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他刚才说自己又想逃,接着又查看了额头和腿上的伤,然后又把自己头发盘起来。

  他这是在感受第一次撞见她的样子啊!

  这人真是的,不是说好让自己逃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反悔了?

  “夏天,散着头发不热吗?”

  钱小娴没料到,高鉴竟然这样说,她猜不透他的意图,只是尴尬的回应了一句:“不热……”

  高鉴松开她的头发,问:“你多大?”

  “还有……20天……20岁。”

  莫名其妙,他问自己年龄干什么,钱小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嗫嚅着说完。

  “人不大心眼不少,小丫头,你的演技太嫩了。”高鉴走出几步突然停下来,钱小娴的心又是一缩,怎么,又要回来?

  高鉴并没有回头,说:“今天我有应酬,不用做饭了。”

  “中午?”

  “晚饭也不用。”

  见他进了房间,钱小娴冲到水管旁,把手和脸狠狠的洗了几遍,还好,他转移了话题,也许,他放过了自己?

  但愿但愿!

  因为刚才衣服弄脏了,她回家又换了一条裙子,但她还是不敢穿工作服。

  整个下午,钱小娴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她一遍遍回忆着这一天的经历,惊心动魄的。

  因为上午时间紧迫,她只是换了床单和被罩,房间和院子的卫生并没有收拾,于是,她又忙碌了一个下午。

  因为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她忘记给高鉴民宿的钥匙了,晚饭后,她只好把笔记本拎到民宿,一边码字一边等他回来。

  俗话说,人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偏偏笔记本又出了毛病,幸好,她和一个电脑维修部的老板住在同一个村子,她约好8点把电脑送到他家去修。

  钱小娴在一个中文网站写小说,她不能断更,断更就没有全勤了。

  她算了算,估计到晚上十二点能把最后一千字码上,想到这里,她突然拍了一下脑袋今天真是被撞晕了,电脑坏了,不是还有手机吗?

  晕了晕了!

  每天不是手机和电脑一起用的吗?电脑坏了,怎么就突然担心全勤飞了?

  这症状纯属是惊吓过度!

  今天,太多的惊吓,又加上后脑勺还在隐隐作痛,钱小娴拿着手机只码了几行字,就睁不开眼睛了,太累了,时间还早呢,不急,眯会再写,她闭着眼睛缩在沙发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灯突然亮了。

  钱小娴忽的从沙发上坐起来,高鉴站在客厅门口,她站起来赶紧说:“我在等你。”

  “等我?”

  “给你钥匙。我好下班回家了。”

  “奥。”

  钱小娴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条件反射一样,额头某个点位开始火辣辣的。

  高鉴突然伸出大长胳膊挡住门口说:“等一下。”

  “啊?还有事情吗?”

  “卧室的床单被罩被子枕头枕套全部换掉。”

  “我上午刚换的,你进去的时候……我刚换完。”钱小娴那个后悔啊,怎么又引出卧室的尴尬呢。

  “新的。不是新洗过的。”

  “毛巾浴衣都是一次性的,可是床单被罩,还有被子枕头怎么可能是一次性的?”

  “我不用别人用过的!换。”

  钱小娴看看手表说:“都7点半了,哪儿买去?”

  “还有,给我准备两套新的睡衣内衣。”

  钱小娴差点蹦起来,神经,这些东西都应该你自己带的,为什么要我买?

  “对不起,我没买过这些。”

  “我和你一起去。”

  “一会儿,我还要去修电脑呢。”

  “电脑?我给你修。”

  “你确定能修好?”

  “能!”高鉴飞快的扫了一眼茶几上的笔记本。

  钱小娴也不好再推脱了。

  离艺术村落很近的火车站附近,就有一家比较大的超市,高鉴把车停在超市门口,只是把头探出去望了望说:“这超市太小了。”

  钱小娴说:“这应该是附近最大的超市了。”

  高鉴没有说话,汽车掉头,直奔市里的方向。

  “去哪?”

  “海滨”

  “超市晚上9点关门啊。”

  “时间足够。”

  这个时间路上车辆很多,高鉴没有走公交路线,而是拐到高速附近的北道,这条路晚上车辆少一些。

  高鉴的车开得很快,大约过了15分钟,到了市里一家大超市前,他停好车。

  钱小娴看着他一系列娴熟的动作,感觉他似乎对市里很熟悉,完全不像外地游客需要导航才能找到目的地。

  也许正赶上周六,超市的人很多,不过,三楼的床上用品区域倒是没有几个人。

  钱小娴说:“你选吧。”

  高鉴说:“你选。”

  钱小娴说:“那你得说个标准,比如图案颜色价钱我给你筛选一下,最后你决定。”

  高鉴说:“价钱要最贵的,颜色要素色的。”

  钱小娴很快选好了被子床单被罩枕头,高鉴的电话一直没断,所以,每到他最后拍板的时候,总是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点头说:“行。”

  警报解除,钱小娴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本来,她以为这家伙一定很矫情,没想到如此随意,这真是一个高深莫测难于琢磨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浴衣睡衣还是一路通过,可是到了内衣这儿块,钱小娴推着满满的购物车蹭到一边说:“你选吧。”

  “你选。”

  这时候高鉴刚接完一个电话,他把手机塞进口袋,只是朝满满的货架上,瞟了一眼,好像需要的不是他,而是钱小娴。

  “我没买过!”

  钱小娴不禁想起下午的尴尬,高鉴在电话里讲英语那么流利,难道是从国外回来的吗?不然怎么这么开放,让陌生女子买这些吗?

  “选!”高鉴看看手表,命令的口气。

  “尺码。”

  钱小娴强忍心理的不适,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讨论这个问题,能用变态狂形容吗?

  可是,只要没过分,还是要忍一忍的,谁让他是客户呢。

  “不知道。”

  高鉴看看手表说:“快点吧,超市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

  真拿他没办法,可是当着一个大男人,自己挑这些,太难为情了。

  她在货架上扫描了一遍,随手拿起纯棉系列的一款说:“这个行吗?”

  高鉴扫了一眼标签,说:“才15元?”

  “这是纯棉的。舒服。”

  钱小娴飞快的瞟了一下高鉴的身材,然后拿着xxl的说:“这个号码可以吗?”

  “有点肥大。”

  钱小娴也不说话,速度塞进购物车里说:“大点舒服,就它了。”

  这时候,超市的音响里开始响起萨克斯《回家》。

  高鉴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说话,转身自顾向收款台走去。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