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9章 他有毒

第9章 他有毒

  “滴滴滴——”

  放在沙发的手机响了起来,高鉴把笔记本放到茶几上,然后瞅着屏幕迟疑了几秒,他看是母亲的电话,就按了免提。

  “高鉴,我就问你一句话,周晗说的是真的吗?”

  “现在我和她在一起。”

  这时候,钱小娴正好端着红酒走过来,高鉴接过红酒,喝了一口放到茶几上,然后,伸手抓起钱小娴的胳膊,顺势一拉。

  “你……”

  “嘘。”

  高鉴对着手机说:“你等着,我给你拍段视频过去,你让周晗证实一下是不是同一个人。”

  高鉴调整好手机,他对钱小娴说:“放松,微笑。”

  因为高鉴的手机正在通话中,钱小娴强忍着心中的怒火。

  高鉴对着手机,不急不躁地说:“你就别跟着掺和了,你是看着周晗长大,她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白天在公司我要面对她,晚上回家我还要和她较量,我会疯掉的。”

  “可是,她能辅佐你,现在公司的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眼下我们也只能以大局为重。至于她现在对你针锋相对的,那是因为得不到你的爱,等结婚了,你的心放在她身上,她自然就安稳了。”

  “我不需要她的辅佐!你说给我两个月的时间的,怎么出尔反尔?”

  “高鉴,我之所以那么说,是知道你不可能在两个月之内找到,你给我老实说,这个女孩是不是你找来应付我的?”

  “不是!”高鉴挂了电话。

  “滴滴滴——”

  高鉴接通电话说。

  “我看过视频了,那女孩的眼神告诉我,这都是你导演的。”

  “要是真的,你会答应吗?”

  “那明天我就去买机票,飞回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来干什么,看我爸被那个女人伺候着,你舒服吗?”

  “我才是他合法的妻子。”

  “你身体不好,好好在美国待着,这边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你知道我身体不好,还气我?”

  “妈,你就忍心你的儿子一辈子和不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吗?你想让我的孩子和我一样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吗?”

  高鉴挂了电话,他这才撒开钱小娴,他点燃一支烟,说:“我是旭日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28岁未婚。”

  “嗯。”

  他正统的介绍让钱小娴不知所措,你是董事长你28岁你未婚和我有什么关系呀,钱小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高先生,我回家了。”

  高鉴把香烟掐灭在烟缸里,他忽的站起身,一只手搭在她的肩头,托起起她的下颚,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钱小娴瞬间移开眼神,她感觉自己的脸颊又火一样燃烧起来,他的眼神有毒他整个人有剧毒。

  高鉴说:“今晚留在这里。”

  “我不!”钱小娴用力挣扎着说:“高先生,你刚才在电话里说的话,我都听明白了,你别想拿我挡箭牌。”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以为你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钱小娴说着挣扎着向外走。

  高鉴向前跨上一步,一把拦住她说:“你别想逃了,我想得到的一定会得到的。”

  “你,你什么意思?”钱小娴想起下午的那一幕,突然不寒而栗。

  “哈哈,你抖什么?我又不是老虎。”

  高鉴把她抵到茶几的沙发前说:“给你选择的机会。你和我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

  “我不选,高先生,我们不过认识才一天啊,你怎么突然说这些?”

  “我父母要我两个月结婚,我不想浪费时间去寻找结婚对象,我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就你了。”

  钱小娴简直哑口无言,这也太荒唐了吧。

  “你……你……你有病吧。”

  “对,还病得不清。”

  钱小娴站起身,头也不回得往外走,高鉴却跨到她前面说:“别走,还没说完呢。”

  “有什么好说的?”钱小娴站住,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说:“高先生,我要下班了。”

  “今晚加班。”

  “加班干什么?”

  “聊天。”

  钱小娴从没见过这么胡搅蛮缠的人,她索性做回沙发,不卑不亢的说:“高先生,我不管你是谁,但是,你住在这里,你就是我们的客人,你住宿期间,我们按照规定会让你住的环境舒适,会让你吃的健康,我们会尽量满足你要求,现在是休息时间,没有任何理由加班。”

  高鉴的嘴角翘了翘说:“小丫头,嘴巴挺厉害呀。”

  说着他也坐到钱小娴的旁边说:“认真点,你说我们有缘吗?”

  钱小娴没想到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你不说,那我说。”

  “高先生,我们才不过认识一天。”

  钱小娴却突然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他说的有缘,会不会是自己撞了他的车,自己欠他一大笔钱,然后,正好可以帮他做挡箭牌救急,这样,他妈妈就不再逼她了。

  “我觉得好像认识很久了,而且,你不觉得这一天惊心动魄的,我们进展很快吗?”

  钱小娴神经再次绷紧,再也受不了他含沙射影的折磨了,其实,自己一直瞧不起自己今天的行为,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可笑幼稚,高鉴也一定嘲笑她,看不起她。

  其实,自己也最讨厌敢做不敢当的人,所以,当时自己给了他联系方式,也是他让她走的。

  之所以再次遇到,钱小娴害怕承担责任了,那是他的车太吓人,今天钱小娴几乎百度了所有这种事例,虽然没有找出具体的数目,但是,车主的诸如“卖房吧”“钱多吗”这样的话真的太吓人了。

  钱小娴今天都在叹息,这么倒霉的事情怎么让她摊上了呢,她又想到失踪的父亲,摔瘫的母亲,想到她失去上学的机会,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尤其更伤心的是,面前这个豪车的车主,还是个董事长,那么有钱,还要给自己悲催的命运再加上一笔。

  钱小娴想到这里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高鉴被她的哭声弄懵了,他竟然有些束手无措地说:“你哭什么?”

  钱小娴却是越哭越来劲。

  “喂,你不怕别人听到吗?”

  “我伤心,我哭一下怎么了。”钱小娴也怕被人听到,她抽泣着拿出纸巾擦着眼睛。

  “我是认真的。”高鉴看钱小娴安稳了,他坐到钱小娴对面的沙发说:“你考虑一下。”

  “啊?”钱小娴以为他会揭穿她,可是,高鉴提起的却是这事情。

  “你不是不对付吗?”

  “我说过,我认为对的,就不是对付!

  “可是,我也不对付。”

  高鉴突然站起身坐到钱小娴旁边,伸手把她的脸移过来说:“你和我,能叫对付吗?”

  灯光下,高鉴的脸变得白皙和柔和,他嘴角微翘,目光也变得似笑非笑,钱小娴飞快的移开目光。

  “是不是有毒?”高鉴笑着说:“在超市你也看到了吧,周晗的话你也听到了吧,在大庭广众之下喊爱我的人不止她一个。”

  “你……你在炫耀。”

  “不是炫耀,是事实。”

  “如果不是你招惹,她们怎么会追着你。”

  钱小娴心想,自称坏少爷,而且,对刚认识一天的女孩就这么随便,一定到处播种情债。

  高鉴一下听出钱小娴的意思,他突然一本正经地说:“你什么话?你没见周晗一路在追,我一路在逃吗。钱小娴,如果我说,我只主动招惹过你,你信吗?”

  钱小娴摇头不说话。

  “你必须相信。”高鉴突然用两手板住钱小娴的肩头说:“我没有时间去招惹不喜欢的人,我也没有机会遇到暴力的人。”

  “暴力?”

  “对,我遇到的都是主动投怀送抱的,没有像你这样主动撞过来的。”

  钱小娴突然站起身说:“高先生,太晚了,我要回家了。”

  “不让你走。”

  高鉴拽着她的胳膊说:“我不喜欢今天的事情拖到明天。”

  “哪有你这样的,你讲不讲道理?你说的我没办法考虑,我们才认识一天,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是你想的那种随便的女孩子。”

  钱小娴知道自己的力量无法从他的手下挣脱,所以,只能从气势上压住他,她提高声音说:“高先生,你松开我,你是董事长,你是有身份的人,你要放尊重。”

  “董事长也是人,董事长也要恋爱结婚。”

  “那你也不能违背别人的意愿。”

  “你的意愿?”

  高鉴拿过钱小娴的笔记本,说:“你不也渴望恋爱吗?从你的qq里,我看了你从出生到现在的照片,看了你所有的说说,你在去年的生日许愿说,20岁要开始初恋,还有20天,你连人选都没有,怎么开始?”

  “你,你怎么看我隐私?”钱小娴一把夺过笔记本说:“看别人隐私是不道德的。”

  “哈哈,你哪有什么隐私啊,比白纸都干净。”

  高鉴落出洁白的牙齿,他笑着说:“钱小娴,我认定你了。”

  “为什么?”

  “因为你简单。”

  “简单也是优点?”

  “和简单的人在一起不累哈。”

  “我不,我还不想和复杂的人在一起呢。”

  “我不复杂。”

  “那也不。”

  高鉴板起钱小娴的脸说:“你看着我,就凭我,你怎么可以说不?”

  “你以为长得帅就有感觉就能恋爱吗?”

  “我会让你有感觉!”

  高鉴一把拽过钱小娴,他的又俯身而来。。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钱小娴再次措手不及。。

  她挣扎着,没办法说话她便用眼睛狠狠的盯着他,想用眼神击退他,可是,他没看她。

  高鉴的动作轻柔,略微急促的呼吸,就像撩动心扉的琴弦,电流一样麻酥酥的感觉在她的周身略过。

  两个人离得太近了,钱小娴感觉自己的脸颊一直到耳根都是滚烫的,她不由得闭上眼睛,鬼使神差的没再抵抗,随着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的身体又颤抖起来,高鉴的呼吸也粗重起来。

  突然,他的手下移,钱小娴梦醒一般,她慌乱地挣扎着说:“我要回家。”

  “不!”

  高鉴紧紧的揽住她,瘦小的钱小娴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她再次急出了眼泪,她的两只手开始用力掐他的后背,高鉴这才松开她。

  钱小娴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抓起自己的包,冲出民宿。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