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0章 手机恐惧症了

第10章 手机恐惧症了

  钱小娴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家!

  关好院子的大门,她靠在门上,捂着还在砰砰乱跳的心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突然,民宿院子里的灯亮了,随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关门的声音。

  钱小娴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溜进屋里,母亲的房间黑着灯,不过,门厅的灯亮着。

  “咋才回来?”母亲听到外面有动静,轻声问了一句。

  “啊……电脑毛病太多了……不好修呢。”

  钱小娴虽然已经和母亲撒了一次慌,可是,这次还是说得那么没底气,她从卧室拿了睡衣,奔到洗漱间。

  打开灯,她刚想打开自来水龙头,却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愣了一下。

  凌乱的头发,汗渍泪痕的脸,灯光下,她的嘴异常红润,湿润中闪着光泽,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她的脸又燃烧起来,自己被一个陌生人冒犯,居然那么长时间之后才反抗。

  因为他长得帅?因为他迷人的气息?还是因为想感受一下曾无数次幻想的滋味?

  如果是这样,自己真的是太那个什么了,他再帅也是陌生人,怎么可以这样和一个陌生人体验?怎么不死拼反抗?

  天啊,中邪了,中魔了,中毒了。

  钱小娴突然打开水龙头,用手捧着水狠劲搓揉自己的脸。

  洗完澡,她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却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总感觉后背像有蚂蚁在游走,闭着眼睛,脑海里却全是高鉴的影子,还有他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钱小娴不是相信童话的三岁小孩,她是绝对不相信高鉴那些话的。

  钱小娴认为他和自己刚认识一天,就这样对自己,他一定不是好人。

  可是,钱小娴不禁把这一天的点点滴滴又回忆了一遍,她想,他好歹也是个董事长啊,难道他真的为了完成任务才要结婚?要不,谁会拿婚姻当儿戏,和一面之缘的人约定?可是,钱小娴认为就算他真的要结婚,结婚对象也不可能是自己,哼,就算是自己,那他也不能霸道擅自做主呀。

  “滴滴滴——”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条件反射一样坐起来,果然不出预料。

  是高鉴的电话。

  像拿到烫手的山芋一样,她突手,在这深夜,手机的铃声格外刺耳,已经来不及静音了,她拿起床上的抱抱熊压下面,然后自己又趴在上面。

  直到铃声彻底消失,钱小娴才拽出手机,她颓然得趴在床上,心想,怎么办啊!明天怎么面对他啊,他要在这里住两个月呢,民宿只有她一个人管理,她躲不掉。

  本来,表哥是想安排两个人,可是表姐认为,民宿里住的大都是自驾游的游客,他们白天到海边游泳或者到周边景点游玩,只有晚上才回来,而且,他们也喜欢自己做自助烧烤之类的。

  只有十几个床铺的民宿,真的不算很忙,虽然雇一个人有点忙,但是两个人实在是浪费资源,于是,表姐说可以给钱小娴多开几百的工资。

  钱小娴也觉得不错,别人上班在路途上还浪费好几小时呢,自己除了管卫生就算给客户做饭,也还能多做出一份,这样母亲的饭又省了,而且,自己自由支配时间,她还能忙里偷闲,干点自己的事情。

  年轻多干点活,真的不算什么,民宿除了重要客源和重要的事情要表哥做主,几乎是自己一手遮天,自己说了算的感觉真的很好。

  其实,表哥刘浩在火车站附近还有一家酒店,因为地理位置处在黄金地段,他又善于经营,酒店很兴旺,不止夏天游客爆满,就是节假日的各种酒席,往往需要早两个月预定,才能排上日期。

  刘浩似乎永远不知足,他的口头禅:是向钱看向厚赚,我要暴富!

  于是,他又把自己在艺术村里的老房子,改造成一个雅致的艺术民宿,每天收费3千,周六周末每天5千,暑期旺季的两月更是5千的高房价。

  表哥一天的收入比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还多,钱小娴总是打趣他,说表哥是财迷,可是,追求幸福,靠自己的本事创业,不嫌累不嫌苦没日没夜的干,就是为了让家人过的幸福,这追求也没毛病吧。

  有时候,钱小娴也想,要是自己有钱了,也把自己家的院子改造成民宿,她也想赚好多好多钱,好给母亲治病,让她生活的好一点。

  可是,母亲瘫痪在床将近2年了,如果把老院子变成民宿,那就得去租楼房。母亲是住不了楼房的。

  住在有院落的平房,钱小娴还能把她挪到轮椅上,推到家门口晒晒太阳,或者和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一起唠唠嗑,这样瘫痪的日子还好熬一些,要是让她到楼上,非把她憋出抑郁症。而且,住在平房照顾母亲也容易一些。

  钱小娴身高164米,体重99斤,可是她妈身高165米,因为常年从事体力劳动,骨架子很大,自从腰摔折之后活动量少了,体重已经到了160斤。

  每次把她从炕上挪到轮椅上,钱小娴都大汗淋漓的。

  刘浩的平房和钱小娴家是邻居,开了民宿之后,刘浩对她说,你可以照顾妈妈又能挣生活费,一举两得。肥水不流外人田,民宿就交给你啦,哥发财了不会亏待你。

  母亲也说:“上哪找这么好的差事?在家门口就把钱赚了!”

  表姐更是神秘兮兮地说:“你表哥长得帅又有钱,这民宿要是雇个花儿一样的服务生,那不是引狼入室吗,啧啧,现在的小姑娘疯狂着呢!”

  钱小娴撇撇嘴:“他饭店的服务生不也是如花似玉吗?”

  表姐说:“饭店他又不直接和服务生接触,民宿就不一样啦。”

  钱小娴笑,表姐你累不累啊!

  “哈哈,我就这么一说,你还真信啊,其实,你表哥的为人我还是放心的,你看他饭店的服务员,他都不正眼看一眼。”

  秦燕妮经常这样自相矛盾的作惊,钱小娴认为她纯属是女人青春不在的危机心理在作怪。

  其实,他俩感情还是不错的,虽然也时常争吵,但是秀起恩爱,也能把人齁得半死,有时候看的钱小娴小心脏扑腾腾的,爱情真的这么好吗?

  不知道,反正自己还小呢,再过20天才是20岁的生日。

  前不久村里的张媒婆给她介绍了几个对象,张媒婆说,你家孤儿寡母的,赶紧找个男人支撑门户,可是张媒婆刚介绍完男方的情况,钱母就一口拒绝了。

  张媒婆介绍的人条件都很普通,这是一方面,母亲拒绝的理由只有钱小娴知道,母亲因为被自己男人的伤害,她否定了所有男人。

  因为,只要看着村里谁家姑娘出嫁了,母亲就会忧伤的看着她。

  “以后多赚点钱,就和妈过得了,结婚干啥?男人靠不住的!”

  “好的好的。”钱小娴总是答应的很爽快,她说:“我同学都上学呢,方圆才大二,她们要是知道我相亲想结婚,会笑话死我!”

  钱小娴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没喜欢的人,长这么大都没一个喜欢的。

  虽然,她有时候也期待爱情,但是,她并不期待婚姻,只是,生活中农村的女孩子,好像婚姻就是必须的归宿一样,到了一定年龄,你不着急,别人都会急。

  钱小娴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不读书了,就好像就理所应当的进入恋爱结婚的程序,经常会被问,有对象了吗,她总是笑着说,还小呢,不找对象,这时候,别人会说,女孩子不读书不找对象,那干啥?

  钱小娴总是无语,是我三观不正吗?

  我不读书了但是我还看书啊,我还想写书啊,我干啥?我要照顾妈妈我要赚钱养家。

  “滴——”

  正在钱小娴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手机恐惧症了,她慌乱的拿起手机。

  果然是高鉴发来的短消息。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