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2章 隔墙有耳

第12章 隔墙有耳

  高鉴抬眼看钱小娴一眼。

  他重新打开一双新筷子,悠然的从保温盒里夹了一个饺子,放到嘴里,只嚼了两下,立刻吐到旁边的碗里。

  “早饭重新做!”

  “啊?还做饺子吗?”钱小娴闪着大眼睛无辜地说:“高先生,我可以用这饺子做成混沌,加上清汤和香菜,就不咸了。”

  “不,我还要吃饺子。”

  “高先生,那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吃饭呢。”

  昨天白天惊心动魄的,昨晚上又一夜没睡,钱小娴现在是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是飘的。

  “没事。我可以等。”

  “你,你不上班吗?”

  “我伤痕累累的怎么上班?”

  “哦。”

  钱小娴飞快的扫了一眼他的嘴巴,明知道他是在报复自己,但是不敢再说下去,乖乖地去了厨房。

  快七点的时候,钱小娴才做好了饺子,她对高鉴说:“你吃,我先回家了。”

  高鉴说:“等一下。”

  “啊?”

  “你和我一起吃,我才放心你的饭没问题。”

  “你,你怎么把人想的那么坏?饺子咸了纯属意外。”

  “你不坏吗?”

  钱小娴知道他说得什么,她触电一般转身冲出餐厅,心想,这人真是有病,总是含沙射影昨晚的事情干什么?那能怪我吗,谁让你不撒手。

  “喂,钱经理,你跑什么?我真没你那么坏。”

  声调那么可恶!

  钱小娴走出餐厅,心还在扑腾腾的跳,如果不坏,昨晚不就落入你的虎口了吗?

  民宿住进这样奇葩的人,看来,这两个月的日子不好过了。

  从去年到现在民宿也接待了上百的人了,那些客人都是客客气气的。

  哪像他长得正人君子,说话却是霸道嚣张还有一点坏,他简直就是正邪大杂烩。

  钱小娴无法把他和董事长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想起他和周晗在超市的对话,难道真的像他自己说的,他就是一个坏少爷?

  钱小娴从民宿的后院回的家,母亲的轮椅正停在自家后院的晾台上,似乎正在等她。

  “我做的饺子咸了,我到厨房加点水让他俩吃混沌吧。”

  钱小娴推开房门向屋里望了望:“他俩还没起来了?”

  “你表哥早上接走了。”

  “什么?什么?表哥不是在天娱市吗?”

  “他说早上才回来的。”

  钱小娴把保温盒放到厨房里,拎着油条走出来,她把油条递给母亲。

  “我等会儿再吃。”

  钱母往旁边躲了躲,接着说:“我和你说个事儿。”

  钱小娴坐到母亲旁边,一边吃一边听她说。

  原来,钱小娴前脚进了后院,胖婶后脚刚出了她家的前院。

  胖婶的女儿杨红昨天回来了。说她姑婆这几天都魔掌了,到处托人给儿子林伟找对象。

  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可是杨红姑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林伟和对象恋爱5年,最近开始准备结婚用品,女方看上了一张三万六的床,姑婆一听,积压在心头多年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床太贵,不买!

  可是,女方说不买就不结婚,双方就这么扛上了。

  姑婆对杨红说,不结就不结,我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娶媳妇是过日子不是娶祖宗供着!

  姑婆怨气真大,她列举了女方很多的毛病。

  杨红问林伟啥意思?

  她姑婆说,他还年轻懂个啥?现在他能包容能忍让,等几年过了新鲜劲儿,再弄个孩子,那时候,他就是累得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宠着媳妇了,将来打得鸡飞狗逃,也没好日子过,还不如现在趁早分了。

  其实,姑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看到儿子夹在两个人中间为难,也有点过意不去,可是,后悔也晚了

  女方母亲也杆上了,说啥也不让女儿嫁了,而且,还放出话来说已经找了下家。

  这让姑婆上火上大了,我们也找啊,找个比她还好的。

  她让杨红物色一个踏实的,靠谱的,知道过日子的好闺女,气死对方。

  胖婶说,踏实靠谱的好闺女倒是真有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就是小娴啊,长得好,性格好,干活利落懂事,不光靠谱,那绝对是谁娶了谁有福!

  只是胖婶担心钱小娴家庭条件不太好,没想到她姑婆说了,女方家庭条件差点没事,好闺女就行,他家也不差钱,就想找个靠谱的好闺女,娶妻不贤毁三代,老祖宗留下来的绝对有理。

  胖婶说,这倒不假,小娴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喜欢她,就是他妈呀,给谁家她都舍不得。

  杨红说,林伟也是个好小伙啊,我觉得他俩挺般配。

  胖婶这样劝钱母说,这一年年的过得贼快,你看咱村嫁不出去大姑娘还少吗?不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

  胖婶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的给钱母洗脑了。

  钱母说:“你杨红姐的朋友圈有林伟照片,我看了,长得真挺好的,一米八几的大个直溜溜的,模样吗,就是你给我说过你喜欢那个明星来着?”

  “我什么时候说喜欢明星来着?”

  “就是去年你过生日,你那几个同学在一起讨论那个什么男神。”

  “那是方圆迷恋的男神李易峰,我就说我也挺喜欢的,咋就成我喜欢的了?”

  “对对对,就是长得像那个李易峰。”

  “妈,你记得咋这么清楚?”钱小娴拍着母亲的大腿,笑着说:“你记性突然这么好了?”

  “和你说正经的呢,别笑。”

  “妈,我可没时间说这事啊,咱俩不是说好了,23岁之后再考虑这些吗?”

  “这小伙子家庭条件也好,他家在二十多年前城市改造的时候,城中村拆迁,补偿了一套楼房,一个带院子的二层小别墅,海边的一座家庭宾馆,你胖婶说了,你要是嫁过去正好连工作都有了,还是自己当宾馆老板,多好呀。小伙子也挺能耐的,他和他爸开个海鲜店,他光给宾馆饭店送货一年就收入这个数。”

  “3万?”钱小娴看母亲伸出三个手指头,她笑着说:“3万有点少哈,难道是13万?”

  “傻丫头,30万!”钱母白了她一眼说:“普通打工还三万多呢,人家是老板,你可真能猜。”

  “收入这么多,对象要个好点的床都不给买呢?”

  “滴滴——”

  隔壁民宿的花园里传来电话的铃声。

  铃声停了一下,立刻传来高鉴的声音:“我的车出了点小毛病,你明天送去修理。”

  “今天不行,今天我车限号,你派人来接我,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嘘——”

  钱小娴惊慌失色,高鉴在花园里!

  他是早就出来的,还是刚出来的?

  因为就隔着一个院墙,在这边院子里说话,在那边院子里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呀。

  钱小娴把手指竖在嘴边小声说:“嘘,妈,我去洗脸,得马上回民宿洗碗去了。”

  “我还没说完呢,你这丫头真是的,我一说这事,你就一堆理由推脱,你诚心的吧,你赶紧给我一句痛快话,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胖婶还等着回话呢。”

  钱小娴本来已经进了洗手间,可是看母亲还在唠叨,她又出来对着母亲指着隔壁摆手,意思是别说了。

  母亲随着她的手势向隔壁望了一眼,说:“你比划啥呀,找对象又不是丢人的事,看把你吓得。”

  “哎呀,老妈。”钱小娴说着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门口,把轮椅推进前边的卧室,说:“我才多大呀,人家方圆还上学呢,你就给我介绍对象,还在院子里喊,左邻右舍的咋不丢人啊。”

  “笑啥呀,结婚的法定年龄20岁,你马上就到了,谁也不能找个对象立马结婚吧,至少谈一年半载的,你咋就小了。”

  钱小娴瞪着母亲说:“天啊,胖婶给你惯了啥迷幻药了,你以前不是说……”

  还没等钱小娴说完钱母止住她说:“以前那是没合适的,这个真好,再说了,我以前和你那样说,实在是太偏激了,你胖婶说的对,你看咱家这条件,早早给你找个人帮,咱家也像个正常的家了。”

  “咋就不正常了?”钱小娴最不爱听这个理由了。

  “你妈是个瘫子,你没有爸爸。”母亲突然就哽咽了。

  “老妈,你的观点不对,我们过得不是挺好的吗?就说方圆吧,她有健全的爸妈,他爸和他妈一天三战三绝的,方圆说,她每天生活在战火硝烟中,能活着都不容易,你也知道的呀,一放假她就跑咱家住着,不就是懒得回她家吗?她还说我的妈妈比她妈好一千倍呢。”

  “她真这么说的?”钱母听到夸自己,突然破涕为笑了。

  “是,我去过她家,她妈特别暴躁。”

  “我有时候也吼你啊。”

  “那不一样,你那叫打是喜欢骂是爱,喜欢不够下脚踹。嘻嘻。”

  “又和我贫嘴。”钱母抬起脸盯着钱小娴的脸说:“你脑门咋了?眼睛咋肿了。”

  钱小娴下意识的捂了一下额头说:“额,昨晚不小心碰的。”

  “给我看看,严重不,买点药擦擦。”

  “没事。”钱小娴赶紧转身说:“我把油条放餐桌上了,你一会儿吃吧,我得去民宿打扫了。”

  “先别走,正事还没说呢,你到底愿不愿意啊。”

  “中午再说。我洗脸换衣服去。”钱小娴说着已经到了洗漱间。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