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3章 中了圈套

第13章 中了圈套

  钱小娴不敢再接茬,同意什么呀?

  恋爱五年,因为买不买一张床,因为家长反对,就能分手吗?这事不靠谱!

  她知道,母亲纯属是被对方的家庭条件冲昏了头脑,因为之前给她介绍的,家庭条件都很一般,对方的工作也都是公司保安,技工,快递员,都是普通收入的打工族,而且,房子也没有林伟家多。

  过了半小时,钱小娴梳洗完毕,她还是没有敢穿工作服,头发也还是散在肩头,还是戴着镜框眼镜,热就热吧,继续死要面子活受罪,总不能因为被识破了,就立马显出本色,那样不更可笑吗?

  钱小娴自嘲,这是不是就叫骑虎难下?

  刚才听了高鉴的电话,她真是做贼心虚。

  特别一听到他说去修车,钱小娴的心一颤,真金白银要出数字了吧,要是花得钱多,他会不会找我要?

  昨天,高鉴从拿着卡片确认名字,到盘起她的头发确认她的形象,然后又撩起裙子看她的伤口,其实,高鉴已经认出了她,只是她不说,他也不揭穿,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本来,钱小娴昨晚鼓起勇气要说出实情的,可是,当想到百度的那些可怕的资料,她憋不住突然大哭了一场,之后就被岔开话题没机会承认了。

  其实,她真的不敢面对,也只能得过且过,能拖一天是一天。

  现在,钱小娴最怕高鉴打着欠债还钱的幌子,对她图谋不轨。

  因为他的确是占了便宜的,所以,不能让他再得寸进尺。

  昨晚,两个人的关系出现僵局,他最初认为她故意把饺子做咸报复,虽然钱小娴及时澄清了,但他还是毫不留情的让重新做饭。

  这足以证明,他怨气十足开始刁难报复,要是修车再花一大笔钱,那就是火上浇油,自己死定了。

  因为,自己总不能不承认吧,可是,承认就得赔,用什么赔啊,自己没有钱。

  这两年的工资,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费,还有给母亲治病买药,自己的卡上余额也就四位数。

  自己之所以熬夜码字,也是希望能多一笔收入,可是,靠这个太难了。

  赚钱太难了,昨天偏偏又闯了这么大的祸,真是雪上加霜。

  想到这里,钱小娴叹了一口气。

  以前,母亲有病她辍学,她都没有哭过,她还想办法哄母亲开心,她阳光的心态,让这个残缺的家并没有因病陷入阴霾。

  可是撞了高鉴的豪车,钱小娴真的无法淡定了。

  钱小娴看看手表,估计高鉴应该走了,可走到后院,听到他还在打电话。

  看时间不早了,她只好从前院回了民宿,院子的门虚掩着,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她先简单了清理一下小路上的树叶,几次侧耳倾听,高鉴还在后院打电话。

  无奈,她只好硬着头皮把餐厅的碗和盘子收起来,端到后院的厨房去清洗。

  高鉴见她过来,他挂了电话也跟到厨房。

  钱小娴又莫名的紧张起来,心想,我干活你打电话,井水不犯河水,你过来干什么呀?

  “今天中午有应酬。”

  这句话让钱小娴迅速解除戒备,她竟然笑着说了一句:“太好了。”

  “太好了?”

  走出厨房的高鉴突然转过身,莫名其妙的转过头。又问道:“什么太好了。”

  “不用做饭好啊。”钱小娴笑着说。

  “我去,你的开心点可真低。”高鉴简直是哭笑不得,这理由幼稚的可笑。

  “你当然不知道每天做饭有多烦!”

  钱小娴麻利的把餐具放到消毒柜里。

  20岁,大多数女孩在这个年龄应该还在大学里上学,就是不上学早早上班的,在家里也是享受饭来张口的女孩时光。

  可是,钱小娴从18岁,就开始了天天做饭,因为母亲得了严重的腰间盘突出而且又摔了一跤,从那以后瘫痪在床,钱小娴高三没毕业就回家照顾母亲,她自嘲的叫自己青春小妇女!

  其实钱小娴不是单亲家庭,可是她却和单亲没有什么不同。

  他的父亲在深圳打工突然好几年舀无音讯,后来听那边回来的熟人说,他好像和别人同居了。

  所以在母亲出事后,钱小娴不得不辍学,偏偏又从事民宿这样的服务行业。

  这不是想要的生活,她每天就像被禁锢在牢笼,重复着不喜欢干的单调工作,可是她没有能力改变,所以,暂时的解脱,也就变成了难得的小快乐。

  听了钱小娴的话,高鉴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说:“有这么夸张吗?”

  “嗯呢,我都快成做饭的机器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钱小娴的声音很低。

  “想不想一辈子不做饭,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啊?”

  “嫁给我,我让你天天开心。”

  又来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些,看上去还蛮认真的,这是一本正经的说玩笑吗?

  为了避免像昨晚一样尴尬,钱小娴低头洗碗,不接茬。

  “你不是有个大大的梦吗?我可以让你实现。”

  “你……”

  钱小娴突然扭过头来,吃惊的看着他,高鉴说的是她文档里的话。

  没等她说下去,门口传来车喇叭的声音。

  “滴滴滴……”

  随后,高鉴的手机也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没接,而是直接走了。

  钱小娴听门口有汽车发动的声音,她才一溜烟的跑到客厅。

  她的笔记本就在茶几上,页面正打着她小说的文档。

  钱小娴一下跌坐在沙发上,她拿过电脑把那个页面飞快的扫了一遍,太尴尬了。

  因为昨夜没睡觉,钱小娴实在受不了了,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的卫生,准备回家。

  “滴滴滴——”

  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自己昨天才备注的号码——高鉴。

  “高先生。”

  钱小娴还是强压着心中的不满,客气的应了一声。

  “我卧室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份重要文件,我等着用。”

  “啊,你是说让我送过去?”

  “不用,你把文件传到我邮箱。你用我的笔记本操作。”

  钱小娴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两张写满英文的a4纸,自己努力看了几遍,还是看不懂。算了,反正就是照着写,别写错就行。

  钱小娴找到他的笔记本,整整用了10分钟,她才把文件输到他的qq邮箱里。

  “滴滴滴——”

  高鉴在电话里喊:

  “钱小娴,干什么呢!”

  “刚弄好,保存草稿箱了。”

  “太慢了。”

  这人真是的,人家帮你忙,还对着人家喊,真霸道!

  钱小娴退出qq邮箱,刚想关了电脑,她突然坏坏地想,昨晚上他看了自己的电脑,公平起见,自己是不是也看看他电脑里?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秒。

  不过就是这一秒,她还是点开了他的qq。

  网名——山河可鉴

  个性签名——给我一个空间,从来没有人走过。

  钱小娴忍不住又打开了他的空间。

  这时候,他的qq突然掉线了,弹幕提示——你的qq从手机客户端登录,如不是本人操作,请及时修改密码。

  因为空间已经打开,就算qq下线,也一样能够查看。

  钱小娴先扫了一眼说说,什么都没有!

  钱小娴迟疑了一下,还是打开他的qq相册。

  这是一个很早的qq了,相册里分别有初中高中大学的相册。

  就这样,钱小娴从他初中看到大学,特别在高中的相册里,还特别发现了一张女生照。

  不是很漂亮,因为她的眼睛没有自己的大,鼻子没有自己的挺,嘴巴也没有自己的菱角分明。

  不过,她笑得样子很甜美,两个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据说,这东西很有魅力。

  相片右侧备注是

  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

  钱小娴突然想起在超市,周晗说起过这个名字。

  她姓金!

  她突然茅塞顿开,昨天,他莫名其妙追问村里金家老大家里有什么人。

  难道,他的初恋就是金家老大的女儿?

  钱小娴想起村里一个发小就和金家住在一条街,她立刻从微信里询问金家大孙女叫什么名字。

  果然,发小立刻回复,金岚。

  确定金岚就是高鉴相册里的女孩之后,钱小娴觉得自己咋这么聪明呢。

  原来周晗说高鉴要找的人就是她,那么,高鉴之所以来民宿住两个月,就是为了她吗?

  住两个月民宿,30万的代价找她,可见,不是一般的感情!

  想到这些,钱小娴有些不是滋味,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对一个陌生人的隐私突然感兴趣?知道他为了寻找初恋才来到这里,自己竟然失落。

  她关了电脑还是有些不安,偷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犯罪一样。

  想了想,她在手机上编辑了一条短消息——

  高先生,我不小心看了你的相册,真的是不小心!

  发送。

  高鉴秒回消息——

  没关系,我们扯平,不过,我是故意的。

  中了他的圈套!

  钱小娴恍然大悟一般冲到客厅,她打开电脑上了自己的qq。

  虽然最近的没写说说,但是,以前自己矫情幼稚的说说,太丢人,还有qq相册里那些青涩的没开美颜的相片。

  钱小娴感觉就像没穿衣服,被人看个光光。

  不过回头想想,自己也把人家给看了!真的就像他说的,扯平了。

  她对着电脑愣了几秒钟,飞快的点开百度,输入上高鉴的名字,她想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之前来晨阳民宿的客人,大都是小团体,或者全家自驾游。

  钱小娴和他们也就是见面客气的打个招呼,最多就是,和客人聊聊当地的风景海产品之类的。

  大多数客人也就是住两天,最多不超一周,钱小娴对那些客人几乎是走了立马忘掉,就像街头从身边走过的陌生人,她从没兴趣去关心他们的身份。

  高鉴却不一样。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