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4章 有人出生在罗马

第14章 有人出生在罗马

  她和高鉴第一次见面就冲突,还接连不断,就像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债主。

  一个复杂的大债主!

  自己欠了他钱也就罢了,似乎还欠了他的情,莫名其妙的被他抢走了初吻,这样还不算完,好像他还要后续?

  钱小娴想着高鉴昨天对自己说的话,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听着是挺招人的,可是,谁相信啊,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那是要代价的。

  钱小娴想,一定是他知道初恋已经结婚生子,死心了,无奈随便找个人应付父母,而自己正好成了他的猎物?

  他也太张狂了吧,以为随便谁都可以被他任意捕猎?任何人都有尊严的。

  想到这里,钱小娴撇撇嘴,不喜欢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人,还是不去了解他。

  她刚想关掉百度,突然想到自己写小说总是被吐槽好人写的太正,反派写的也不坏。

  自己的生活圈狭小,阅历少,所以被吐槽也正常,不过,现在有机会了,不如了解一下另类的人?

  用这样的心态,钱小娴从百度打上高鉴,她愣了一下。

  他昨天来的时候戴着墨镜,穿着很随意的服装,一派公子哥懒散装束。

  没想到,他百度里的形象如此闪亮。

  在一条高鉴接任旭日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消息里,他穿着西装的样子,风度翩翩,正气凛然。

  钱小娴怎么也无法把他和自己见到的高鉴重合成一个人。

  在生活中,钱小娴几乎没有接触过这种人,而简介里的金坦福大学金融管理硕士,上市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注册资金,还有,他打电话说的英文,和周晗对话里的留学生涯等等,那些内容就像天方夜谭。

  在学生时代,钱小娴也没奢侈的做什么留学的梦,普通家庭出身的她觉得能顺利的考上大学,能有份喜欢的工作,已经很幸福了。

  可是,这个不算高的愿望都随着辍学破灭了,于是,心态很好的她不得不降低自己对未来的要求,有份能赚钱还能养家的工作,最好能多赚点钱,给妈妈治好病。

  钱小娴觉得高鉴和他不止是不在一个频道,而是两个频道相隔十万八千里,甚至天上和地上的距离。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是有人出生在罗马。

  世界真的不公平,有的人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他们天生就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优越条件,而自己连上学的机会,想去拼一把机会都没有。

  此时此刻,她竟然突然的失落。

  高鉴,这个超级大富豪,自己和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永远不能到达的世界,也永远不能有交集的人!

  可是,就在昨晚他夺走了自己初吻,就在上午,他对自己说嫁给他可以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想过高品质的生活?

  和他结婚就是捷径,因为自己就是拼搏几生,估计也不会站住他的高度。

  想到这里,钱小娴在心里咒骂自己,没出息,竟然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但是转眼,她又原谅了自己,因为,并不是自己恬不知耻的惦记他,而是,他让自己考虑的,她才敢小小的心动了一下。

  就算他没有这显赫的身份地位,就是他颜值也会让人心动,不过,就是性格脾气不招人喜欢。

  何况,他只是仓促的想找个结婚对象,生孩子的机器,仅此而已。

  他对自己没有感情,也绝对不会产生认真的感情,他就是一个骗子。

  哎,好像他也没骗自己,他和他母亲的电话这么说,他和自己也这么说的,所以,也不能说他是骗子。

  只能说他拿感情随便,拿婚姻当儿戏。

  一通胡思乱想之后,她又开始自嘲,钱小娴你又想多了,不是为了写小说才了解他吗?

  咋又自己对号强入座?

  吃过午饭,钱小娴想起昨晚上新买的床单被罩还没洗,她匆匆收拾完家里的碗筷回到晨阳民宿。

  一阵忙碌,等她把床单被罩全部晾在晾衣杆上,只觉眼冒金花,浑身冷汗,快要虚脱,昨晚上一夜没睡,她的身体实在吃不消了。

  她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休息。

  夏天的中午本来就容易慵懒,可是,自己不能午睡,一会儿还要去市场买菜呢。

  她站起来走到窗前伸了一个懒腰。

  现在的时间,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刻,强烈刺目的阳光,透过明亮如镜的玻璃窗,洒满了客厅,照在墙角的圆筒状白色印花陶瓷花盆上。

  花盆里是一米高的散尾葵,这是钱小娴的最爱了,因为它就像一株迷你椰子树,嫩绿的叶片,闪着清爽的光泽。

  其实,种植散尾葵太麻烦了,因为它与其他的绿植相比较,体型略大了一些,散尾葵非常不耐冷,越冬期尤其要注意保持室内温度。

  可是,偏偏这海滨城市到了冬天却是淡季,晨阳民宿落到了冬天,只有周六周日才有零星的客人。

  没有客人的日子总不能开着空调养着它吧。

  到了冬天钱小娴只好把散尾葵搬到自己家里,到土暖气旁。

  母亲说,你照顾我就够累的了,你就不能买点好养活的,不矫情的花吗?

  钱小娴也不反驳,心里说,妈妈,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

  喜欢的事情从不会觉得累,反而是一种享受呢!

  钱小娴喜欢散尾葵的羽毛状的叶片,她觉得特有亚热带的风情,她向往遥远的南方。

  有时候,在朋友圈,看别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就叹息,自己就住在火车站附近,可是她还没做过火车呢,这些,她都不敢和人说,怕被人笑话。

  越是这样,越渴望外面的世界,可是,命中注定,她就像一只井底的青蛙,怎么蹦跶也蹦跶不出这个小家。

  不过,钱小娴已经习惯了生活的不完美,所以,她学会苦中作乐,学会自我安慰。

  现在,就是不出门也一样看风景,不久前,她关注了一个旅游博主,那人开着房车亚欧非,自己着迷的追看他直播。

  看了一段时间,她发现,大多数国家真的没有自己的国家好呢。

  尤其是风景,她才发觉,原来自己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拉着行李箱不远万里风尘仆仆地赶来,而她,就住在这里。

  想到这儿,钱小娴心情好了很多,她洗了一块抹布,把散尾葵的叶子一片一片擦干净。

  “滴——”

  手机短消息的声音,本来,昨夜一宿没睡,现在又是最慵懒的下午,钱小娴正处在昏昏欲睡的边缘,可是,就是这短暂的铃声,愣是像头顶泼来的一盆子冰水,她立刻清醒起来。

  从昨天开始,手机铃声真的成了世界上最可怕的声音。

  钱小娴点开消息——今晚米饭红烧牛排藕片炒肉,可乐鸡翅西红柿鸡蛋汤红酒。葡萄芒果西瓜。

  天啊,他干什么,不怕撑吗?

  看了短消息,钱小娴瘫坐在沙发。

  为了游客的健康,民宿一直坚持科学搭配一日三餐的饮食原则,就是早上吃的像皇帝,中午吃的像平民,晚上吃的像乞丐,他这样不怕发胖吗?

  不过,他真的不胖,一看就是经常去健身房的那种体型

  钱小娴突然想起他的手,就像铁夹子一样有劲,又想起昨晚上的那一幕,心里突然闪过莫名的悸动。

  钱小娴看看外面炙热的阳光,心想,等下午三点之后再去超市采购食材,实在是太累了,她窝在沙发里对着手机上的短信,发呆。

  可乐鸡翅她做过,可是红烧牛排没做过呀,她打开。

  看着看着,她迷迷糊糊的还是睡着了。

  “钱小娴!”

  不知道过了多久,钱小娴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她懵了,嗫嚅着:“天亮了吗?”

  “天黑了。”高鉴的声音带着凛冽的寒气。

  “几点了,我去做饭。”

  钱小娴看看手表,天啊,七点一刻了。

  “你经常这样睡在民宿吗?”

  高鉴把没吸完的香烟掐灭在烟缸里,那烟缸是钱小娴早上清洗过的,可是,现在里面竟然满满的,她这才发觉,屋子里也有浓浓的烟味,他在这儿坐了多久了?

  “不,因为昨晚上没睡好。”钱小娴解释道:“又起得太早。”

  “为什么没睡好?”

  “哦……”

  “在回味?”

  钱小娴忽的坐起来转身就走,高鉴却一把拉住她。

  “你别碰我。”

  钱小娴实在忍不住了,这人和刚认识的人就动手动脚,纯属臭流氓!虽然,他长得很帅,还有着董事长的身份,可是钱小娴对他真的没有了好印象。

  钱小娴说着,拼命挣扎。

  “我本不想碰你,可是,是你主动跑到我租住的民宿里,你躺在这里睡觉,你让一个正常的男人还怎么正常?”

  高鉴说着突然低头靠近她的脸。

  钱小娴这次早有防备,她突然捂住自己的脸,低声说:“对不起,我实在太困了。”

  “我来你民宿两天,你两天睡在沙发上,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我突然怀疑你,你是不是故意诱惑我……”

  “你胡说!”

  什么?他居然还倒打一耙?

  钱小娴义正言辞地说:“高先生,你作为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是不可以乱说的。”

  “什么董事长?我才不稀罕呢,我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坏少爷。”

  他又这样说,钱小娴立刻想起昨晚上高鉴在汽车里和周晗的通话——高中时代的我早就和金岚一起消失了!他为什么还是瞧不起我!

  钱小娴又想起关于金岚的那些传说,她高中的时候被一个男生骚扰,后来精神出了问题。

  那个男生就是高鉴吗?

  那,他是一个有前科的坏人?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