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5章 光环的背后

第15章 光环的背后

  “一直都很……坏吗?”

  钱小娴的声音小还说得也含糊吞吐,因为她觉得自己问得很傻。

  “对!我背负着这个坏字很多年了。”

  高鉴松开钱小娴重新坐到沙发上,他从烟盒里抽出香烟点燃,说:“我从没和别人说过这些,你是第一个想说的人。”

  “你……我们刚认识两天呢。”

  钱小娴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说,而且,语气也那么悦耳,她甚至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因为,第一个,这是多么珍贵的三个字,而且还出自一个被众星捧月的人。

  “有些人认识一辈子,也一样没有感觉。”

  “感觉?”

  钱小娴突然想起昨晚上自己说的话,你以为长得帅就有感觉就能恋爱吗?高鉴说完我会让你有感觉,然后他就……

  她的脸又熊熊燃烧起来,可恶,自己竟然还重复一遍。

  钱小娴发觉自从遇到他,自己就像脑子进了水,智商被漂洗掉了。

  “对,感觉,有了吗?”

  高鉴吐着眼圈,对她摆手说:“过来,躲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是老虎。”

  “不了,我去做饭。”

  天啊,又莫名其妙的拐到这个话题,他还要自己坐过去,他还真当自己是啥谁了。

  钱小娴赶紧转移话题,嘴上说着,脚已经跨出客厅的门。

  高鉴一个箭步迈过来,大长胳膊挡在门口,一下子把她的上半身拦在客厅,说:“先回答问题。”

  钱小娴只好靠在门框另一端,无奈地说:“这个不好回答……我们刚认识……时间太短。”

  高鉴蒙吸了几口香烟,然后吐几个烟圈。

  烟雾弥漫,因为离得太近,钱小娴用手捂着香烟,不禁眉头微蹙。

  高鉴迟疑了一下,快步走到茶几旁,把香烟掐灭在烟缸里,他重新做回到沙发上,他拿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滑动着。

  “钱小娴,其实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拐弯抹角,也不喜欢拖拖拉拉,我也不想马拉松似的和谁玩暧昧,也不想较劲脑汁的去猜,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所以,我喜欢直奔主题。”

  “嗯。”

  看高鉴刷着手机,钱小娴感觉舒服自然了好多,但是,他说的这番话怎么听着不对味呢?

  爱情对于她来说,是一片空白区域,在这方面她词缺语穷,因此,她只好敷衍的嗯了一声。

  “一见钟情,懂吗?”

  钱小娴以为他们的聊天会因为她简单的应答而停止,可是,没想到高鉴却又说了这么一句她认为高深的难题。

  她茫然的摇摇头,但是看高鉴盯着手机并没看到,她只好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不知道。”

  “怦然心动。”

  高鉴脱口而出,那么顺溜

  他的话一出口,钱小娴的心也是突然一动,从昨天到现在,自己看到他就惴惴不安,慌乱的心跳是怦然心动吗?是一见钟情吗?

  不,钱小娴不承认,自己的心是被他吓得乱动。

  只是片刻,钱小娴突然在心里诅咒自己,人家问我懂一见钟情吗,又没问我对他是不是一见钟情,自己又对号入座干什么?

  “你真费劲。”

  高鉴看到她无辜的闪着大眼睛无所适从,他翘翘嘴角,伸长胳膊把他的手机递过来说:“情商太低了,百度,看看你是不是。”

  “我有手机。”

  钱小娴慌忙掏出到高中的,能不懂这两个成语吗?

  何况她语文成绩一直很好,现在好歹也写写小说呢,虽然写得不是言情,但电视剧还有别人写的小说里,还是有这些都的。

  但是,面对高鉴如此直接追问,真是让她招架不住。

  心想,他非把两个不在一个频率的人拉到一起,不别扭吗?

  这人真是另类,刚认识两天就在一起讨论这些问题,尴尬不啊,人家别人恋爱都是水到渠成,感觉这些,谁还讨论啊。

  所以,钱小娴纯属是为了摆脱尴尬,她漫不经心的在百度搜到一见钟情。

  她先看了一眼百度百科,嘴角翘了翘,忍住。

  他俩才不是一见面就喜欢对方呢,当时,像冤家一样撞在一起,疼得恨不得撕了对方呢。

  “认真点。”

  高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面前,他伸手拽过她的手机,飞快的扫了一眼,然后,老鹰叼小鸡一样,把钱小娴提到沙发上。

  “哎呀,你有暴力倾向。”

  钱小娴被他铁夹子一样的手,弄疼了,她生气了瞪着他说:“我去做饭了。”

  “说,有没有心动。”

  “我们不了解,不可能的。”

  高鉴捏着她的胳膊,把她拽到沙发上说:“好,从现在开始我们相互了解。”

  钱小娴没有想到,这个上市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这个超级大富豪,竟然也有那么悲伤的往事。

  原来,高鉴的父亲曾是一家国企高管,因为工作关系,10年前从h市来到这里,高鉴就读在这里的一所高中。

  高三那年,班里又转学来了一个名叫金岚的女生,因为高鉴的同桌刚转走,金岚正好坐了这个空位置上。

  金岚看到帅气的高鉴,第二天就他展开了疯狂的追求,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高鉴自然被她俘虏,两个人悄悄开始了朦胧的小初恋。

  那时候,他们晚自习八点半放学。

  因为他们离学校都很近,都是步行回家,两个人总是磨磨蹭蹭最后一个走出校园。

  然后,两个人手拉手走回去,高鉴总是把她送到她家的楼下,才转身穿过另一条街回家。

  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在金岚家单元楼的门口,高鉴情不自禁抱住金岚,初吻还没开始,悲催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辆汽车停在楼下,车灯明晃晃照在两个人身上,一个中年男人从车上跳下来,。

  随着大喝一声,高鉴被一双大手住,一拳打在鼻子上,那人第二拳还没落下来的时候,金岚一把抱住他爸说:“他是我同学。”

  趁着他爸松手的功夫,高鉴逃回了家。

  第二天,高鉴没有去上学,爸爸扇了他一具响亮的耳光,咬牙切齿地说:“我把送到学校,是让你去耍流氓吗?”

  高鉴这才知道,金岚并没有和他爸说,自己和高鉴是早恋,而说成高鉴欺负他。

  金岚的爸爸是律师,他找到学校说要起诉高鉴校园欺凌,学校无奈,只好通知高鉴的母亲让高鉴转学。

  母亲为此大病一场,好了之后,她决定送高鉴去美国读书,母亲不忍让他一个人在美国。

  可是因为高鉴的父亲是国企高管,妻儿不能都去国外。

  她母亲找了一家中介,并且听了中介的建议,她和高鉴的父亲办了假离婚,然后又从美国找了一个人假结婚,成功取得了绿卡。

  可是,6年后高鉴的妈妈才发现高鉴的父亲有了另外一个女人,他们已经生了三个女儿。

  当然,这时候,高鉴的父亲已经离开原来的国企,和周晗的父亲还有几个朋友一起开了这家公司,事业一帆风顺,并且在几年前成功上市。

  高鉴的父亲为了补偿对高鉴母子的亏欠,在物质上对他们毫不含糊。

  高鉴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可是高鉴知道父亲的事情之后,再也没有喊他一声爸爸。

  高鉴刚到美国的时候,一度无法接受被污蔑的打击,曾经割腕,曾经沉迷游戏,抽烟喝酒打架,而知道父亲的事情之后,他却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疯狂学习。

  因为母亲被这场变故击倒了,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高鉴带着母亲跑遍所有权威的医院,最近几个月病情才稍稍有了好转。

  可是这个时候,父亲重病并且被医生宣判最多能活一年。

  他被迫回国接手公司,可是,父亲还以为他是那个不良少年,不相信他的能力。

  因为父亲不久人世,母亲竟然也原谅了他,还逼着高鉴结婚生子,安慰父亲,用她的话说:“他看不到自己的事业后继有人,死不瞑目啊。”

  高鉴还是不原谅父亲,他也不原谅金岚,因为他们让他不相信爱情,就是这两个人,让他在亲情和爱情上,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

  母亲却这样说:“再恩爱的夫妻,都受不了两地分居,因为再高尚的灵魂,也是活在血与肉的身体里,也会对物质和生理有最起码的需求,你爸爸当时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可是,他并没有抛弃我们啊,他不是和我复婚了吗,他不是把他公司的股份都给了我们吗?”

  高鉴说:“他除了物质和伤害还给过我们什么?”

  母亲说:“他给了我伤害,可是他能全力以赴出资给我治病来赎罪,浪子回头金不换,看在他是你父亲的份上,我们就原谅他吧。”

  “我也可以挣很多钱,给你治病,让你过好日子,而且,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就是这句话,让他陷入了眼前的水深火热中,本来,他不想做董事长,他不想结婚,可是母亲说,你不是说不伤害我吗?你不是说话算数吗?

  好,如果不想伤害我,就接替董事长的职位,2个月之内结婚,一年之内生子。

  高鉴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烟,他诉说的语气平淡,似乎往事已经风轻云淡,但是他微蹙的眉头,和凝重的眼神,依然泄露他的伤痛。

  钱小娴见他不说话了,她突然好奇地问:“你和金岚是一见钟情吗?”

  高鉴抬眼望着钱小娴,足足半分钟,他才说:“她对我才是一见钟情。”

  “你呢?”钱小娴又追问。

  高鉴翘了翘嘴角,似乎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一样,想了想,他还是认真的说:“日久生情吧。”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