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娴在路上 > 第16章 能预支未来吗

第16章 能预支未来吗

  “其实那时候太小,不懂感情。”

  “哦。”

  “怎么了?”

  高鉴见钱小娴不说话,接着问道。

  “你还……爱她吗?”

  “爱过。”高鉴目光深沉,他盯着钱小娴的眼睛说:“我现在终于明白,我为什么对她念念不忘了。”

  “为什么?”

  “因为,忘不了她才能找到你。”

  钱小娴顿时晕了,电视里小说里好像都不是这样的,那里面的男女主角都是不说,就算有机会说,到了该说的程度,也不说,就那么扯着虐着暧昧着,不到故事结尾绝对不挑明。

  这样轻易说出来,都不是认真的,也不浪漫。

  钱小娴认为,他在花言巧语,他有目的性,正如他说得,他没有时间暧昧,没有时间浪漫,他现在需要结果。

  钱小娴才不呢,她还没把结婚划到日程。

  人家都说恋爱是最美好的,难道,是因为他爱的太多了,不想再有这种过程了?

  可是,自己还没经历过,就随便和人结婚,绝对不可能的。

  想着想着,钱小娴又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又想多了,他只是在玩,自己却在认真的拒绝。

  想想刚才百度的资料,再想想自的条件,她的心冰凉冰凉的。

  自己真是幼稚,居然还担心他是真的和自己怎样,其实,自己只是他的猎物,或者说是一个替身。

  “怎么了?”

  高鉴见她不说话,又追问了一句。

  “哦,那个金岚,就是我们村里金家老大的女儿吗?”

  钱小娴赶紧岔开话题。

  “金岚是从天娱市转学过来的,有一次,她说要回奶奶家给奶奶过生日,我才知道她奶奶家就住在这个村子,如果村里就一家金姓,那应该就是她。”

  “她精神失常过,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以为她过的很好,而我却是那么不堪,为此,心理一直不平衡,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

  “滴滴滴——”

  这时候,就和商量好的一样,两个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高鉴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钱小娴,他拿着手机走到客厅外的走廊去接听,

  钱小娴的电话是钱母打过来的,她问怎么还不回家。

  “我还没忙完呢,嗯,也还没做饭呢。”

  钱母说:“饭,你不用管我了,你胖婶今晚上从咱家做的饭。”

  “啊?她怎么从咱家做饭哩?”

  “还不是等你吗?杨红等你回复呢。”

  “我不愿意,妈,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人家还没分手呢,胖婶就给安排相亲,这太不靠谱了。”

  “我也问了,胖婶说分了,女的那边都相亲成功了,两个人挽着胳膊逛大街,就从林伟家旅店门口经过,当时,林伟妈差点被气晕。”

  “哦。等我回去再说吧,我忙呢。”

  钱小娴看高鉴走了进来,赶紧挂了电话。

  “你好像有什么秘密?”

  “没有。”

  钱小娴拎起笔记本,趁机站起来说:“我妈让我回家。”

  “我的饭呢。”

  “啊,高先生……”

  钱小娴看看手表,为难地说:“你,这么晚了,你真的没吃饭吗?”

  “真的。是不是觉得做饭很烦?”

  “嗯,也不是……”

  “你不做饭也行,回答问题……”

  高鉴突然站起来,他凑到钱小娴面前,说:“有感觉了吗?”

  “啊……”

  怎么又转移到这个问题,钱小娴慌忙摇头,她想必须尽快脱身,这样暧昧的夜晚,真的不能久留。

  “好,行动吧。”

  “啊?行动?”钱小娴没明白他的意思。

  “做饭去!”

  高鉴突然坐到沙发上,拿起香烟点燃,然后是一阵狂吸。

  足足一个小时候,钱小娴才把几道菜放到桌子上。

  “等一下。”高鉴看她摘了围裙,想走。

  “高先生,你还有事情吗?”

  “你把饭菜全部尝一遍。”

  “怎么了,高先生,我都尝过了,不咸的。”

  “太淡了!”

  “啊?”

  因为之前的饺子太咸了,所以,钱小娴没敢多放盐,,她端起两盘菜说:“我重新加工一下。”

  钱小娴把所有的菜重新加工了一遍,高鉴拿起筷子每个菜只夹了一口说:“太淡,重新加工。”

  加工了三次之后,高鉴拿着筷子说:“钱小娴,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尝尝,这菜怎么吃!重新做。”

  “你,你才是故意的。”

  钱小娴跌坐在座椅上,天啊,这人变化也太快了吧,刚才和自己还算友好,这话不投机,立刻就翻脸了。

  这两天折腾的本来浑身没劲,刚才又一阵忙碌,她实在没力气再重新做饭了。

  再说了,他想找自己的毛病,就算重新做了,他一样挑剔不合格。

  变色恶魔,一个梗用两次好玩吗?

  “怎么?有情绪?”高鉴拿着水杯,悠闲地喝着水说:“顾客就是上帝,你是培训上岗吗?”

  “如果上帝都像你这样折磨人,那还叫不叫人活了。”

  “受不了可以辞职回家,家里没人折磨你。”

  “这……不是你的公司吧。”

  “好,你把民宿的老板叫来,他的员工能力太差了,我要求换人。”

  “你……”

  钱小娴端起饭菜,气哼哼地回到厨房。

  她重新从冰柜里拿出食材。她看看手表,已经是10点一刻了。

  她还是给表哥打了电话,可是,表哥又关机了,她只好拨了表姐的号码。

  表姐问:“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在民宿将近两年了,钱小娴这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伺候的客户,更可怕的是,他好像缠上自己了。

  如果像他说的,他得到的一定会得到,那自己岂不是要落入虎口吗?

  他刚来两天就对自己这么放肆,他这样把男女关系当游戏的人,绝对不是好人。

  这些无法对表姐开口说,她只好把高鉴的身份和嫌弃饭菜咸淡的经过说了说。

  表姐说:“天啊,我说他怎么不住宾馆呢!民宿一晚上可是宾馆客房的十几倍啊。原来是旭日圆有限公司董事长。有钱人不在乎钱的,人家旅游就是来享受玩乐的,人家讲究的是情调。情调,懂吗?你好好好接待,没准明年他还来。”

  “咱暑期客房从没空挡过,他不来,一样有别的客人。”

  表姐:“你傻呀,住2个月的客户多省心啊,现在竞争激烈,找个舍得住2个月的客人,容易吗?”

  钱小娴说:“表姐,我尽力吧,万一他太过分了,你让表哥从酒店调过来一个厨师吧,我真的伺候不了,他吃不了农家菜,他要的菜,我真的做不好。”

  “你对他客气点,好好沟通,他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太为难人的。”

  钱小娴放了电话,开始重新做饭,她也不急,反正做好了,他不一定又是怎样刁难,还不如在厨房里耗着。

  再次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饭桌,他却不在。

  钱小娴只好去客厅找高鉴,客厅里没有,他在卧室?

  她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他的电话,可是他的手机关机了。

  无奈,钱小娴只好站到卧室的门前,轻轻敲了三下:“高先生,饭做好了。”

  可是,反复敲了几次之后,卧室里还是没有动静,她只好拧开房门探身进去张望。

  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一下闯了进去。

  高鉴穿着睡衣靠在床上,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他的耳朵上挂着耳机,面对突然闯进来钱小娴,他稍稍一愣,随即一把拽过她。

  出其不备的钱小娴,被他一下揽在怀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高鉴摘下自己耳朵上的一只耳麦,塞进她的耳朵。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我想给你个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我只能扮演个绅士才能和你说说话。”

  是薛之谦的《绅士》。

  记得看过这样一句话,听陈奕迅的人都很寂寞,听薛之谦的人都不快乐。

  钱小娴没有歌词里的经历和体验,也可以说,没有爱情经历的她听不懂爱情里的伤感。

  但是,还算聪明的钱小娴断定,高鉴在这首歌里听着他的初恋。

  哼,又被当替身。

  钱小娴挣扎着,可是他的胳膊用力的揽着她的腰。

  他手用力拦住她,眼睛却是专注的盯着笔记本的屏幕。

  钱小娴飞快的扫了一眼,屏幕上是旭日园股票k线图。

  “高先生,饭好了。”

  钱小娴挣脱无果,她只好用平和的语气说:“真的太晚了,我会挨骂的。”

  “你这是晚饭还是夜宵?”

  “啊……”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我想给你个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是那么大,我只能扮演个绅士才能和你说说话。”

  高鉴不说话话,而是随着音乐跟着唱了起来。

  钱小娴听着他的哼唱,这一切陌生又新奇。

  灯光迷离,无与伦比的颜值,迷人的浪漫气息,她感觉自己真的沉沦了。

  她不敢再看他,而是闭着眼睛,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

  她委屈,这一切算什么呀?

  高鉴突然拖住她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上,说:“我只是想预支一下未来!给点安慰好不好。”

  钱小娴没听明白,但是她还是很坚定地说:“高先生,请你自重,你总是这样动手动脚的,明天我真的要和我表哥说,你不走,我走。”

  “我对自己未来媳妇动手动脚也是合法的。”

  高鉴突然板过钱小娴的头说:“我好容易找到你,你走了,我们又得走弯路。”

  “谁是你……媳妇?神经。”

  “你啊,未来的,现在,我只是预支一个拥抱……”

  钱小娴彻底无语了,好在高鉴突然松开手说:“不过,你好像不怎么情愿,好吧,你回家吧,明早上我6点半吃饭,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

看过《娴在路上》的书友还喜欢